中網文學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三篇 第七章 大戰落幕
    像之前游絲斜陽劍訣第六層‘心有千絲結’,也是群攻招數,可那不蘊含劍意,而秦云這一招‘春雨’則更進了一步。

    “這點實力就想贏我?”黑妖王惱羞成怒,他兇名傳江州自然有其依仗。

    嗖!嗖!

    兩顆白骨珠迅速飛回,環繞在黑妖王周圍,它們不斷旋轉著,也阻擋著秦云施展的本命飛劍!并且黑妖王手持一桿叉子,配合兩顆白骨珠自然防的滴水不漏。

    “無邊火獄!”黑妖王面容猙獰。

    只見五顆白骨珠陡然噴發出洶涌的黑色火焰,黑色火焰彌漫,包裹在黑妖王周圍,同時也有更多的火焰朝下方的那艘船只飛去!

    “好多火,黑色的火。”船家老漢、船娘看著天空中降臨下來的滔天黑色火焰,無邊無際,仿佛黑色云層壓下,都臉色發白顫抖中,他們也想鼓起勇氣努力不顫抖,畢竟生死本來就是神仙和妖魔斗法決定的!可他們控制不住身體!

    “小心,這是五火白骨珠積蓄已久的毒火。”一旁伊蕭連道。

    “放火?小道罷了。”秦云心意一動,整個船只都懸浮起來,脫離了水面,并且腰間的一柄紫色飛劍飛出,迅速在周圍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周天劍光光團,包裹住了整個船只。

    轟轟轟~~~

    黑色火焰猶如云層壓下,這些火焰雖很毒,卻根本破不開秦云改良后的周天劍光,這才是秦云最強的防御絕招,即便一柄八品法寶飛劍施展威力也頗為不弱。跟隨著滔天火焰降臨下來的還有三顆白骨珠,三顆白骨珠猶如流星,怒砸而下。

    可一樣被周天劍光完全阻擋住。

    “白骨珠威勢也就這般,也破不了我的周天劍光。”秦云一翻手,原本纏繞在手腕上的手環,竟是兩層金屬薄層貼近形成,如今其中一層手環薄層卻飛了起來,且變得平直,赫然又是一柄黑色飛劍。

    秦云當初斬殺公冶丙,也得到公冶丙積蓄多年的寶物。

    公冶丙好歹也是一位頗為厲害的先天實丹境妖魔,又是郡守,只是可能修行時間短了些,升為郡守日子也短,所以他留下的寶貝即便全部換各種材料……也不夠秦云將本命飛劍提升到五品,要知道巡天使這種層次,拿出件法寶,一般都得是五品層次的。

    只能說公冶丙還是窮了些,都不及紅玉道人、炎道人等人。

    當然秦云還是在巡天盟總部的藏寶殿換取了些材料,將本命飛劍達到了六品。

    只是和其他青令巡天使相比,秦云還是略微寒磣了些!

    本命飛劍只是升到六品,公冶丙留下的寶物還剩三四成之多。想要達到五品?所需寶物得抵得上三四件六品法寶!秦云所以就將公冶丙那些寶物,也多多換取,換取些‘陣法’布置在秦府,如今秦府固若金湯,比之郡守府也只是略差一截。又換取了三柄八品法寶飛劍作為補充,像給伊蕭的八品法寶簪子,也是秦云在巡天盟總部藏寶殿換的。

    “又是一柄飛劍?”旁邊龍小蓮看著天空中滔天黑色火海被巨大的劍光光罩給擋住,又看到秦云身前又懸浮著一柄黑色飛劍,不由拍拍胸口松了口氣。

    秦云瞥了眼身旁的龍小蓮,笑道:“別的不敢說,我的飛劍之術,進攻方面就罷了,這論防守我卻是最是自信的。”

    “我相信你,姐夫。”龍小蓮連道。

    “龍小蓮!你夠了!”一旁的伊蕭,終于忍不住傳音道。

    龍小蓮瞪大眼睛,眼睛滴溜溜亂轉,裝傻中。

    而在船只另一頭的船家老漢、船娘則恍惚中,看了看已經懸浮起來離開水面的船只,又看了看上方滔天黑色火海被劍光光罩給擋住。

    “爹,我們家船飛起來了。”船娘連道,“我們家船也能飛?成仙家法寶了么?”

    “不知道,不過,這神仙法術可真漂亮。”船家老漢抬頭看著周天劍光光罩,“比我在城里看到的煙花還漂亮。”

    ……

    秦云抬頭看著,微微皺眉:“能有那般大威名,果真有點實力,這點群攻招數威力還是弱了。”

    “煙雨劍訣之血未冷!”

    秦云眼中厲芒一閃,立即施展出另一殺招。

    風消失了,雨也消失了。

    原本圍攻在黑妖王周圍的飄灑的雨滴盡皆消散,讓黑妖王微微一愣,不過兩顆白骨珠依舊小心翼翼環繞周圍,手中一桿叉子也時刻警惕。而銀色飛劍在遠處也顯現出模樣,跟著銀色飛劍速度陡然暴增,化作耀眼的劍虹,并且所化的劍虹竟帶著一絲凄厲的血色。

    “殺!”黑妖王耳邊隱約聽到了喊殺聲。

    他仿佛看到了戰場上飄灑的血液,鼻尖都聞到血腥味。

    “不好。”黑妖王經驗豐富,知道不妙,努力抵擋飛劍對自己的影響,一些厲害的先天金丹境高人的招數,甚至能影響他人感官,不知不覺就已丟掉性命。因為這一等招數已經蘊含部分天道意蘊了。

    “嘭。”“嘭。”

    兩顆白骨珠的確厲害,也擋住了論變化比之‘春雨’少了許多的‘血未冷’。可血未冷這一招,卻仿佛一個沙場上的悍將,不惜一切也要殺敵,威勢也比春雨大多了!兩顆白骨珠盡皆被撞的拋飛,雖然旋轉著又飛回來,可一時間防御還是空了。

    黑妖王連揮動叉子抵擋。

    “嘭。”黑妖王叉子擋住了那一柄飛劍,卻也被震得踉蹌后退,飛劍一閃再度來襲。

    帶著凄厲的血色虹光,黑妖王的兩顆白骨珠剛剛飛回來,飛劍就擦過了黑妖王的腹部,刺出了巨大的傷口。

    “回來!”黑妖王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連操縱遠處的另外三顆白骨珠。

    嗖嗖嗖……

    顧不得再去對付秦云了,那三顆白骨珠猶如流星般迅速飛回,畢竟本身也就一兩里距離,在那凄厲血色虹光飛劍壓著‘兩顆白骨珠和手持叉子的黑妖王’接連襲擊時,又在其肩膀上刺出一個血窟窿后,另外三顆白骨珠終于趕到了。

    五顆白骨珠環繞在身體周圍,黑妖王手持叉子方才勉強擋住那瘋狂的那一道凄厲的血色虹光。

    “嗯?”船只上的秦云見狀,“去去!”

    呼呼!

    身前懸浮的黑色飛劍,半空中的紫色飛劍,盡皆化作兩道流光,朝遠處黑妖王飛去。

    如今黑妖王收回五火白骨珠全力防御,連黑色毒火也跟著收起來,秦云自然無需施展周天劍光招數了。

    “什么,又來兩柄飛劍?”黑妖王一看,臉色一變,“走!”

    顧不得其他。

    五火白骨珠在身體周圍環繞,手持大叉子,黑妖王當即便立即遁逃。

    而遠處的金霄大妖,見勢不妙早就暗金色翅膀猛然一扇,嗖的就消失在天邊,再一眨眼就完全消失在秦云的視野內。論遁逃,金霄大妖的確逆天的很。

    “逃了?”秦云見狀,雖然能操縱飛劍追殺十余里,可秦云卻沒追殺,“本想借機試試我的煙雨劍訣中的劍陣之術,不過既然他逃了就算了。這兩柄飛劍終究只是八品法寶,且又不是本命飛劍。威勢和本命飛劍相比差上許多。即便施展劍陣之術,以他五火白骨珠防守之嚴密,怕也難以奈何他。”

    “旁邊還有這般多妖魔。”秦云目光看到天空中也在逃跑的一些妖怪,那些妖怪逃跑速度就慢多了,沒法比黑妖王比。

    “羊角山乃是一出名的妖魔之地,多少人族死在他們爪下,被他們吃掉,如果他們躲進老巢我是沒辦法,可現在?”秦云眼中寒光一閃。

    本命飛劍飛回。

    紫色飛劍、黑色飛劍卻是化作兩道流光,紫、黑兩道流光迅速貫穿周圍一個個妖怪。

    “大王救命。”

    “大王。”

    “不……”

    這些妖怪們一個個恐懼無比,但是沒用。

    曾經,他們看著那些弱小的人族在他們面前恐懼時,只會覺得興奮。而如今他們淪落到這等境地時,卻再也不興奮了,有的只是絕望。

    “不,大王,救我。”牛妖也焦急,他可是先天虛丹境大妖啊。

    “噗噗。”

    紫、黑兩道流光瞬間交錯而過,便貫穿了牛妖的身體。

    即便操縱兩柄八品飛劍……秦云依舊能發揮出先天實丹境巔峰實力,斬殺一個先天虛丹境大妖自然是輕而易舉。

    很快。

    天空中一個個妖怪尸體盡皆墜落,也就黑妖王和金霄大妖逃掉!黑妖王在動手的時候,怎么也想不到會是這般結果。

    “贏了,黑妖王逃了?”伊蕭抬頭看著也有些驚訝。

    黑妖王本身也有青令巡天使層次實力了,能占上風算不錯了,打的黑妖王逃命?連手下都顧不了,這就難得了!

    至于斬殺?

    那雙方實力差距得更大。

    “正面實力比我弱些,不過保命也挺厲害,五火白骨珠環繞身體周圍,就跟個龜殼似的。”秦云說道。

    “這些老妖盤踞一地威懾一方,其他不說,保命本領都是極強。”伊蕭則道。

    嘭~~~船只同時也降落,砸落在河水中,讓河流中水面都澎湃起來。

    而這一戰。

    也同樣達到巡天鑒定下的界限,被巡天鑒查知,會被記錄在黑妖王和秦云的卷宗中去,同時巡天鑒處值守的修行人,也立即將這消息告知了江州地界的元符宮主、彭岳等先天金丹境高人。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