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章 八脈現
    茅屋之前,少年那稚嫩而顯得有些清瘦的臉龐,卻是在此時布滿了難以掩飾的激動,他雙手顫抖的撫摸著身軀,那種宛如重生般的感覺,讓得連年少老成的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咧嘴傻笑起來。
    畢竟,這對于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
    伴隨著年歲的增長,那些同齡的少年少女,都開始開脈修行,展現出不同的天賦,雖說平日里周元掩藏得很好,但內心深處,卻依舊是對此充滿著艷羨。
    他同樣是在渴望著開脈,踏入那源氣大道,掌握那通天徹地般的力量。
    這一天,他已夢寐以求許久了。
    “你本出生時就八脈自開,乃是天生的開脈者,不過可惜一出生就遭遇災劫,而你體內的八脈,感應到外來的毀滅,于是以一種自我保護的形態,隱入你了身體最深處,所以這些年來,即便當你年齡達到正常八脈出現的時候,你體內的八脈,依舊遲遲不現。”黑衣老人望著面色激動不已的周元,笑了笑,道。
    “不過八脈雖隱,但終歸還是能夠感受危機,所以想要再度將其激發出來,唯有將你自身置于死地,方才能夠逼得八脈現身。”
    黑衣老人眼皮一抬,淡淡的道:“你莫要以為剛才的死亡氣息是假的,若是你無法在最后一刻激發八脈護身,那么現在...你就真的死了。”
    正在激動之中的周元聽到此話,頓時渾身一寒,怔怔的望著黑衣老人,面色有點發白,顯然是想起了剛才那種濃濃的死亡氣息。
    他甚至有著一種預感,若是再晚上片刻,恐怕他真的會死。
    顯然,黑衣老人激發他體內八脈重現的方法,具備著相當強烈的危險性。
    “怎么?怪老夫沒有事前告訴你?”黑衣老人笑瞇瞇的道。
    周元深吸一口氣,搖了搖頭,緩緩的道:“只要能夠開脈修行,即便是冒著再大的風險,我也會去做,所以事先知不知道,并沒有多大的意義,只是現在想來有點心有余悸罷了。”
    黑衣老人這才點點頭,略有點欣賞的道:“你這小娃子,年紀不大,心性倒是還不錯。”
    “不過如今雖然八脈再現,可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你原本八脈已開,但隨著這些年八脈的隱匿,八脈已是再度堵塞封閉,所以你要從頭開始修煉,將這八脈盡數的打通,才能夠跨過開脈境,踏入養氣境。”
    “而且,你這種情況,會比常人開脈更為的艱難,因為當初為了避開災劫,你體內八脈乃是自我封閉,所以開脈難度,比常人更難。”黑衣老人搖了搖頭,道。
    周元聞言,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但旋即便是舒展開來,道:“但至少,現在的我,比之前更有希望,不是嗎?”
    現在的情況再差,能差過他之前連八脈都找不到的情況嗎?開脈更難又如何?但卻總算有了希望,不是嗎?
    黑衣老人身后,那名青衣少女拎起水缸中吞吞,輕輕一抖,只見得小獸身體上就冒出點點赤光,將那水滴盡數的蒸發干凈,然后她這才滿意的將其抱起。
    她玉手輕撫著小獸,平靜的妙目,倒是在此時多看了看周元,顯然后者這種對于開脈修行的執著,讓得她有點驚訝。
    “無法開脈修行也不算什么,我同樣無法動用源氣。”她紅唇微啟,語氣淡淡的道。
    青衣少女顯然是屬于那種性子比較淡泊的人,對于不上心的人或物,都是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而此時這句話,竟是有點安慰的意思。
    周元倒是有些驚異的盯著她,眼前這個青衣少女,竟然也無法動用源氣?
    “呵呵,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夭夭的確無法動用源氣。”一旁的黑衣老人笑了笑,旋即沖著周元戲謔的道:“不過你可就莫要小看了她,她的源紋造詣,盡得老夫真傳,別看她年齡和你差不多,但在源紋造詣上,足以成為你的老師。”
    “哦?”
    周元眼神中充滿著驚疑,原來眼前這個青衣少女,竟然在源紋上有著極為高深的造詣,這可真是讓人意料不到。
    “但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如今開脈的難度,固然更高,但有舍就有得,所以你每一次的開脈,你獲得的好處,也會比常人更強。”黑衣老人笑道。
    周元眼睛微亮,他知道每一次的開脈,自身的身體素質都會得到提升,按照黑衣老人這么說,顯然到時候他的提升,也會比常人更強,如此看來,開脈雖更難,但也能夠接受了。
    周元心中念頭轉動,忽的望向黑衣老人,苦兮兮的道:“前輩,雖然如今我能夠開脈修行,不過已是慢人一步,想要達到能夠保護夭夭姐的程度,怕是要用時不短啊。”
    黑衣老人似笑非笑的盯著周元:“你小子拐彎抹角的想要說什么?”
    周元嘿嘿一笑,道:“要不前輩你好人做到底,賜小子一點機緣?”
    眼前這位黑衣老人,顯然是深不可測,按照周元的估計,恐怕其實力已經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至少,他父王周擎必然是遠遠不及。
    一般時候,以周元如今的身份,恐怕還接觸不到這種程度的強者,而眼下既然有了這種機會,周元自然是想要盡可能的把握住。
    這就是機緣。
    黑衣老人聞言,嘿然一笑,道:“好個滑頭的小子,竟然如此貪心。”
    周元敏銳的察覺到黑衣老人話語中并無怒意,這才笑道:“晚輩這不是為了能夠更好完成前輩的囑托嗎?不然萬一真遇見危險,我這小胳膊小腿,除了先死在夭夭姐前面,似乎也沒其他的作用?”
    他苦兮兮的模樣,再襯著那稚嫩的臉龐,顯得有些滑稽,一旁的夭夭紅唇忍不住的微彎了彎,眼波流轉,這個家伙,倒也是有趣。
    “黑爺爺,若是你不想最后變成他來扯我后腿,反讓我保護的話,還是答應他吧。”夭夭玉手輕輕撫摸著吞吞,紅唇微啟的道。
    周元聞言,頓時對著她投去感激的目光,然而少女卻依舊是神色淡淡,猶如未聞。
    黑衣老人輕撫胡須,目光微微閃爍,陷入了一種沉默,仿佛是在思考著什么,不過最終他還是輕嘆一口氣,道:“夭夭你也說得不錯,這小子若是太弱,反而給你添麻煩。”
    他盯著周元,目光幽幽,緩緩的道:“不過老夫之法,不傳外人。”
    周元何等的聰慧,一聽到此話,直接是瞬間拜倒下來,恭敬的道:“弟子周元,拜見師父!”
    “嘿,你這小娃子,還真是機敏得緊。”黑衣老人也是被周元這干脆利落的舉動搞得嘖嘖稱嘆,他僅僅只是語氣稍有松動,結果這個小子,就直接開始拜師了,這打蛇上棍,真是練得熟練。
    黑衣老人搖了搖頭,旋即感嘆道:“不過能夠在這里遇見,也是一場緣法,雖然你這小子是為了老夫之法而來,但這弟子,老夫就暫且先收了。”
    周元聞言,頓時大喜,恭敬拜下。
    黑衣老人望著一板一眼將拜師禮行完的周元,那蒼老的眼目倒是變得溫和了一些,他道:“既然你這小子這么舍得下狠心,那老夫倒也不能小氣了。”
    “如今你八脈已現,我就傳你一道引氣術。”
    開脈境時,體內無法儲存源氣,所以無法修煉真正的功法,只能修煉引氣術,待得八脈齊開,踏入養氣境后,才能夠正式的修煉功法。
    黑衣老人指尖有著光芒浮現,仿佛是有著細微的文字流淌,然后他指尖陡然點在了周元眉心之間。
    轟!
    隨著指尖觸及眉心,周元頓時感覺到腦袋一漲,緊接著有著大量的信息灌注而來,令得他腦袋都在此時變得昏沉了一些。
    不過昏沉很快消退,周元細細品味腦海中出現的信息。
    引氣術,龍吸術?
    顯然,這一道引氣術的名字就叫做龍吸術,聽上去倒是頗有氣勢,不知修煉起來的效果如何,不過能夠被黑衣老人拿出來的,應當不是凡品。
    黑衣老人收回手指,盯著周元看了看,笑道:“我看你先前身上刻畫了源紋,你對此道有興趣?”
    周元點點頭,認真的道:“源紋一道,博大精深,不可小覷。”
    這兩年他都專修著源紋,隱隱能夠感覺到源紋的精深厲害之處,源紋一道,有些類似四兩撥千斤,以微小的力量,構建神秘的源紋,最后爆發出極強的力量。
    不過可惜的是,源紋無法做到自身蛻變,而且又是博大精深,想要有所成就,必然消耗精力,所以很多的源師,都只是將其視為小道,懶得多修。
    黑衣老人聽到周元此話,倒是贊同的點點頭,道:“世人愚昧,視源紋為小道,嫌其晦澀難精,但卻不知,源紋之道,重在神魂,一旦精修,可與源師之道相輔相成。”
    周元瞧得黑衣老人在說起源紋時,頗有些傲然之意,心中就知,黑衣老人在這源紋一道上面,應當有著不凡的造詣。
    “我看你神魂靈動旺盛,說起來倒是頗具源紋天賦,老夫再傳你一篇鍛魂術。”
    黑衣老人一笑,下一瞬,他的雙目忽的暴射出精光,直接是射入周元的眼瞳之中。
    周元腦袋猛的轟鳴做響,仿佛是有著洪鐘大呂在腦海中回蕩,無數古老的字體在眼瞳中流轉,最后待得漸漸平息時,一抹信息,自心中流淌開來。
    “混沌神磨觀想法...”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