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二十一章 第一次搬運
    混沌般的空間中,一絲絲玄黃般的氣流飄蕩,散發著古老。
    對于這些玄妙的玄黃般氣流,周元本能的生出一種渴望般的情緒。
    周元的神魂立于這天地間,感知蔓延,這片空間仿佛無邊無際般,無法觸及到盡頭。
    “原來這就是太初境。”
    周元自語,唯有踏入太初境,方才能夠感應到這太初天,而到時神魂就能夠進入此地。
    “接下來,應該就是要以神魂之力,將這里的太初氣搬運回人體,改造氣府。”
    而顯然,越是強橫的神魂,在這太初天中就越有優勢,搬運起太初氣的效率,也遠勝他人。
    想到此處,周元倒是輕笑出聲,因為這正是他的強項,同等級的人中,他倒是很少見到神魂能夠與他相媲美的人。
    除了夭夭。
    畢竟,不是人人都擁有著“混沌神磨觀想法”這等高深的鍛魂術。
    周元的神魂,在經過圣血的洗禮后,也是愈發的凝煉,已是處于了虛境后期大圓滿,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踏入實境幾乎是水到渠成。
    正常說來,如果一人未曾修煉鍛魂術,當其源氣修為達到太初境的時候,其神魂倒是能夠隨之有所提升,但也是有限,大多都只是虛境初期。
    這與周元的虛境大圓滿,顯然有著極大的差距。
    所以,最起碼在太初境這個層次,周元的神魂,將會給他帶來極大的優勢。
    想到此處,周元便是不再怠慢,神魂之力散發而出,猶如是化為了一只只無形的大手,攪動著風云,將那天地間飄蕩的一縷縷玄黃氣流,吸扯而來...
    神魂之力在周身環繞,搬運而來的玄黃氣流,便是流淌在周身的周身,一縷縷的不斷加強著。
    一炷香后,周元神魂周圍,玄黃氣流宛如絲綢一般的流動。
    而此時周元附近的玄黃氣流,都已被搬運過來。
    一般說來,虛境初期的神魂,在這太初天內,僅僅只能維持一炷香左右的時間,便是會因為神魂之力消耗過大,被太初天強行的踢出去。
    不過周元顯然不在此列,他感覺到自身神魂之力依舊充足,于是他神魂飄飛而出,換了一處玄黃氣流濃郁的地方,繼續開始搬運。
    于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周元樂此不疲的不斷搬運著玄黃氣,直到最后隱隱感覺到神魂出現了疲倦感,這才意猶未盡的停下來。
    而此時,在周元神魂周圍,玄黃氣流環繞,猶如一個小小的龍卷風暴一般,頗為的壯觀。
    周元滿意的望著這些辛苦搬運而來的玄黃氣,點了點頭,然后心神一動,神魂便是開始脫離太初天。
    無形的神魂,裹挾著那諸多的玄黃氣,呼嘯而下,順著與肉身之間的牽引,不斷的落下...
    ...
    源山。
    此時的那一座座修煉臺上,金光已是逐漸的黯淡,那一株株天源花也是收攏了枝葉,金光黯淡,顯然是用盡了力氣。
    眾多弟子盤坐在修煉臺上,臉龐上都是充斥著歡喜之色,顯然這一次的修煉,讓得他們受益不淺,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們真正的品嘗到了進入蒼玄宗的甜頭。
    這種獨特的修煉,在外界是不可能擁有的,尋常宗派,也完全沒有這個資格...
    夭夭也是伸了一個懶腰,修長纖細的腰肢凸顯著曼妙的曲線,引得不少目光都是在若有若無的掃過來。
    作為一等弟子,如今的夭夭在新弟子間的名氣,顯然比周元還要高,經過昨天后,便是有許多人都在暗中打聽著她。
    畢竟夭夭太漂亮了一些,而且那氣質清冷淡漠,那種疏離的感覺,讓得一般人都不敢輕易的來找她搭訕。
    也唯有一些同為一等的優秀弟子,自詡有些本錢,方才敢想辦法覬覦一下。
    “咦?”對于那些目光,夭夭則是盡數的選擇無視,她抱著吞吞,美眸看向周元的方向,忽然紅唇間發出輕輕的驚咦聲。
    因為她察覺到,周元的神魂,有著一些異動。
    “這是...神魂進入了太初天?終于踏入太初一重天了嗎?”夭夭有些訝異的道。
    嗡!
    而就在夭夭話落時,忽然天空上有著異聲響起,諸多弟子疑惑的抬起頭,然后他們便是驚訝的見到,此時的高空中,有著一縷縷的玄黃氣息垂落而下,宛如流蘇。
    “這是...太初氣?!”
    望著那些玄黃氣息,諸多弟子都是驚呼出聲。
    “有人突破到太初境了?”眾人都是有些驚愕,眼前一幕他們很熟悉,那是在踏入太初境的時候,勾連了太初天,搬運回了太初氣。
    也就是說,有人突破到了太初境,不過,他們這里的人,還有沒突破到太初境的?
    “是那個周元!”很快就有人回過神來,他們這里,還沒真正突破到太初境的,除了那個周元外,還有能何人。
    于是,一道道目光便是帶著驚奇的投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
    然后他們果然是見到,周元正閉目,而高空中那落下來的玄黃氣流,便是籠罩了周元的身軀,開始源源不斷的對著其體內涌入。
    “嘿,這小子準太初境時就那么跳,若是踏入了太初境一重天,豈不是要翻天了?”一些圣州的一等弟子望著這一幕,不由得玩味的笑道。
    言語間,略有諷刺與高傲。
    “陸風,當初你突破到太初境時,第一次搬運而回的太初氣,持續了多久?”有著一等弟子笑問陸風。
    陸風面色淡漠,道:“九百三十五息。”
    這個持續時間,乃是太初氣從出現時開始,到沒入氣府結束,一般說來,因為速度快,所以都是以息來計算。
    突破天關境時,源氣沖破天關,以丈衡量。
    而這太初境時,便是看從太初天搬運回來的太初氣有多雄厚,顯然,越是雄厚的太初氣,持續的時間也就更長。
    “厲害啊。”聽到陸風的話,其他的一等弟子也是贊嘆一聲,臉龐上滿是嘆服,道:“我第一次搬運回來的太初氣,也就持續了四百息。”
    “我也差不多。”
    “看來風哥在神魂上也是頗有造詣啊。”
    陸風淡淡一笑,道:“曾獲得一道機緣,突破到太初境時,神魂正好達到了虛境中期。”
    “難怪。”眾人點頭,他們大多數都是虛境初期,自然比不得陸風。
    “呵呵,倒是不知道這個周元,搬運回來的太初氣,能夠持續多少息?”他們笑瞇瞇的看向周元,眼中有著看戲般的神采。
    之前周元敗了韓山,也算是挫了他們圣州本土弟子的一些顏面,如今若是能夠打擊一下周元,他們倒是樂意得很。
    在那眾人竊竊私語間,那顧紅衣也是美目看過來,她當初第一次搬運太初氣時,持續一千息的時間,比那陸風還要持久一些。
    所以,她也是想要看看,這個在準太初境時,就能夠強勢擊敗韓山的周元,究竟能夠達到什么程度?
    除了他們,就連之前曾幫周元說話的喬修等非圣州本土的弟子,也是看過來。
    半空中,那陳猿也是投來了目光。
    于是,在那一道道的目光注視下,周元依舊閉目,而高空中垂落下來的玄黃氣流,源源不斷的落下...
    時間,則是一息一息的迅速而過。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