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二十三章 源玉的重要
    當顧紅衣那清脆的聲音傳開時,頓時那源山上下無數道目光都是匯聚到了周元的身上,其中充斥著各種情緒。
    之前周元搬運太初氣,顯然相當的雄厚,讓人羨慕嫉妒。
    不過搬運太初氣的多少,只能說明周元在神魂上面的造詣不錯,但對于太初境而言,還是得看氣府之中源氣星辰的數量。
    因為從某種程度而言,這代表著源氣的雄厚。
    當然,這并非是說源氣星辰數量越多的人就真的越厲害,這之間還有著多種的因素,比如源氣星辰的質量品質啊等等。
    不過,總體說來,源氣星辰數量越多,還是會占一些優勢。
    周元聽到顧紅衣如此直接的問題,也是微怔了怔,旋即他便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搖了搖頭,道:“無可奉告。”
    源氣星辰的數量,已是一個比較隱私的東西,這能夠讓得對方大致的推算自方的實力,雖然周元對此并不是很在乎,但他覺得在這種場合暴露出來,除了博得一些眼球外,似乎并沒有其他的好處,所以,他直接是拒絕了顧紅衣。
    噓!
    周元此話一出,頓時引來一片的噓聲。
    “你!”
    那顧紅衣也是明眸微睜,有些忿忿的盯著周元,想來以她的身份,很少這樣被異性拒絕過。
    “嗤,看來是沒臉說出來。”一些心儀顧紅衣的弟子,頓時冷笑出聲。
    “嗯,應該是說不出口,畢竟之前搬運回了那么多的太初氣,結果卻是全浪費了,真是可惜。”其他人也是附和。
    顯然,他們都是將周元的拒絕當做是心虛的表現。
    然而,對于他們的噓聲,周元倒是面龐平靜,道:“誰想要知道我有多少源氣星辰,挑戰一次不就知道了嗎?”
    眾多弟子一滯,嘀咕著罵了一聲,誰不知道現在挑戰你就要先付出三十枚源玉,那代價太高了。
    所以他們都只是暗暗搖頭,在見識了之前周元的戰斗力后,他們已不敢再小覷這個看上去是最好捏的一等弟子。
    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的周元比剛才更強了,因為他也是踏入了太初境一重天。
    周元瞧得無人回應,心頭倒是略有點失望,看來他這贏取源玉的想法是落空了...這些人吃了一次虧,已經不會再來第二次了。
    至于那些一等弟子,在沒有搞清楚他底牌后,怕也是不太會對他出手。
    顧紅衣銀牙輕咬,最終只能剮了周元一眼,不再多說,她雖然好奇周元凝結的源氣星辰數量,但雙方并沒有什么恩怨,所以她也不會因此就對周元動手。
    “這家伙,難不成還想用這種方式引起我的注意?”顧紅衣眨了眨眼,畢竟傾慕于她的少年實在太多,其中也不乏這種以另類方式博取眼球的。
    不過,這個想法很快也被她按滅下去,因為她瞧了瞧夭夭所在的方向,這樣一比較后,她便是輕咬了咬紅唇,因為即便是驕傲如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渾身上下充滿著神秘與空靈氣息的女孩,實在是人間絕色。
    夭夭與周元究竟是什么關系她不知道,但不可否認,兩人顯然相當的親密,不然的話, 不會連住都住在一起。
    半空中,那陳猿的目光俯視下來,淡淡的掃了周元一眼,然后看向諸多弟子,道:“今日的修行,到此結束,以后每日,你等都需上源山修煉。”
    對于這一點,所有人都是點頭,源山的修煉效果之好,他們已經親身體驗過了,自然恨不得天天都上山修煉。
    “不過源氣修行雖然重要,但源術修煉,也不可落下。”
    “你們可前往外山藏經樓,租借源術,不過等級越高的源術,租借的價格也更高,當然,都是以源玉來支付。”
    “而藏經樓中,也有著諸多講師,若是你們源術修煉遇見難題,可以向他們請教,但同樣需要支付源玉,能力越高的講師,價格就越高。”
    聽到陳猿這番話,諸多弟子都是感到頭大,怎么說來說去,什么都需要源玉?他們原本對源玉的概念還不是很大,但經過今日后,卻深刻的了解到了源玉對他們有多重要。
    沒有源玉,他們甚至連使用天源花修煉的時間,都會比旁人更少。
    如此看來,每個月這三十枚源玉根本就不夠花啊。
    那陳猿瞧得眾人苦兮兮的面龐,便是知曉他們在頭疼什么,當即繼續道:“至于源玉,除了每月發給你們的三十枚源玉,若是還想獲取,你們就得前往雜事閣領取任務。”
    “那里任務雜多,巡山,守夜,進山獵殺源獸,找尋源材等等,只要完成,都能獲得一些源玉補助。”
    眾人聞言,這才松了一口氣,原來還有這種源玉進賬,不然的話,他們的日子真是要過得緊巴巴了。
    周元的眼目也是變得明亮起來,去雜事閣做任務他暫時沒興趣,畢竟剛從韓山那里贏了三十枚源玉,所以他更感興趣的,還是那外山藏經樓。
    雖然只是外山的藏經樓,但畢竟是蒼玄宗,想來其中的源術應該等級不低吧?
    “如今我所修煉的源術,唯有大風雷是小天源術級別,能夠勉強拿出手來,其他的源術,即便是龍碑手,都是有些落后了。”
    周元自語,他以往所修煉的那些源術,隨著他實力的提升,也是漸漸被淘汰,甚至搞到現在,他大部分都是依靠通天玄蟒氣衍變出來的源術與人作戰,比如玄蟒鱗。
    所以他迫切的需要一些小天源術來增強自身的戰斗手段,不過小天源術顯然沒那么容易得到,畢竟在那圣跡之地中,他辛苦許久,方才得到一卷“大風雷”。
    “看來這藏經樓,必須去一趟了。”
    在周元自語間,那陳猿交代完畢,便是腳踏源氣而去。
    整個源山的氣氛松懈下來,喧鬧不斷。
    那顧紅衣美目掃了周元一眼,也沒有繼續與其說話的意思,直接便是轉身下山,顯然對于周元嗆她的事,還是有點小疙瘩。
    一身白衣的陸風,在那諸多圣州本土弟子的簇擁下,也是對著源山而下,他神色淡然,不過在來到周元面前時,腳步頓了頓,淡淡的道:“我對你沒多大的興趣,不過我和紅衣家里是世交,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太接近她,同時也對她能夠尊重一些。”
    “我不想找你的麻煩,但也希望你不要自找麻煩。”
    聲音落下,他也不等周元有任何的回答,仿佛是不屑一般,便是與其搽身而過。
    而陸風周身的那些圣州一等弟子,目光肆無忌憚的掃過周元,似是有點同情他引起了陸風的注意。
    周元沒有理會他們的目光,只是瞧著陸風的背影,眉頭微皺,這些圣州本土的驕子的高高在上以及高傲,的確是讓人真的很不喜歡。
    “也希望你們不會惹上我吧...”
    他雙目輕瞇,嘴唇微抿,有著一抹鋒銳浮現。
    不然的話,我這拳頭,怕是半點都不會認你們是不是什么圣州本土的驕子...
    (今天一更吧。)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