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五十二章 取血
    小樓,吞吞的小窩中。
    吞吞悠閑的躺著,微瞇著獸瞳,獸瞳中滿是滿足色彩,先前在那百香樓,周元滿足了它所有的需求,將那平日里舍不得點的大餐盡數的送上。
    所以此時吞吞望著一臉笑容坐在面前的周元時,眼神顯得極為的親昵,它覺得,如果周元每天都能夠這么對它的話,想必在它心中地位,應該能夠達到夭夭的百分之一...
    不過,讓得它有些疑惑的是,眼前的周元一直笑瞇瞇的看著它,像一個傻子一樣。
    算了,只要他好好對它,就算是個傻子,也認了吧。
    吞吞心中這般想著,就想睡覺。
    “小吞吞啊...”而此時坐在它面前的周元,笑容可掬,眼神溫柔,聲音親切。
    “你看,你剛才那一頓,知道吃了多少嗎?吃了八百六十枚源玉。”周元伸出雙掌,給它比劃了一下。
    吞吞極為的聰慧,靈智極高,自然也聽得懂周元的話,當即也是有些羞澀,用小爪子捂住眼睛,因為它知道周元一個月領取的源玉才三十枚。
    如果周元沒有其他收入的話,光是吞吞這一頓,就吃掉了周元幾年的收入...
    “想不想以后經常這樣吃?”周元諄諄善誘。
    吞吞用力的點著腦袋,獸瞳都在放光。
    周元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道:“你想要經常這樣吃,那前提就是我的源玉足夠,所以我現在需要你幫我一點點的小忙,以后我就能夠獲得更多的源玉,那樣你才能夠經常吃大餐。”
    吞吞怔了怔,旋即有些警惕的看著周元,出于本能,它察覺到一絲絲的危險。
    在那陽臺處,夭夭曬著陽光,小手握住一卷古籍,眸子輕輕的掃了一眼屋內,紅唇微掀起一抹弧度。
    周元望著吞吞,然后從袖中取出了一個小小玉瓶,微笑道:“其實很簡單,那就是讓我放你一點點的血就可以了!”
    吞吞渾身毛發都是倒豎起來,蜷縮起身子,對著周元發出一道低吼聲。
    這個家伙,竟然敢放它的血!
    “如果你連這點小忙都不幫我的話,以后百香樓,恐怕我們一次都去不了了。”周元平靜的道,然而那言語間的威脅,卻是極為的濃烈。
    吞吞的獸瞳中閃過猶豫之色。
    顯然它的心中處于劇烈的掙扎。
    “你想想剛才吃的大餐,是不是比肉干更好吃?以后去不了的話,會不會很遺憾?”周元的言語間,充滿著誘惑。
    最終吞吞發出了一道哀鳴的聲音,然后垂頭喪氣的伸出了一只爪子,顯然是無法承受周元的誘惑而妥協了。
    周元見狀,嘴角也是有著一抹笑容裂開,手掌一握,天元筆膨脹開來,雪白的毫毛閃爍著鋒利的寒光。
    嗤!
    周元運轉力道,筆尖化為一道毫光暴刺而出,狠狠的刺在吞吞爪子上。
    火花濺射出來,鋒銳的筆尖落在吞吞布滿著鱗片的爪子上,卻只是留下了一道痕跡,根本未能將爪子刺出一道口子。
    周元目瞪口呆,這防御力也太強了吧。
    一旁的吞吞投來了鄙夷的眼光,讓你戳你都戳不開,太沒用了吧...
    周元臉龐一熱,嘟囔道:“我這天元筆畢竟才只是中品玄源兵,那第四紋一直都不覺醒...”
    他提起筆,深吸一口氣,源氣涌動,凝聚在了筆尖,竟是形成了紫色的玄芒。
    赫然是那玄芒術。
    筆尖再度呼嘯而下,不過這一次,總算是有了效果,終于在吞吞爪子上開了一口小口子,頓時有著鮮血滴落出來。
    周元連忙伸出玉瓶,接住血滴。
    此時他方才發現,吞吞的鮮血,呈現一種深沉的金色,每一滴鮮血,都顯得極為的厚重,有著一股神秘的波動散發出來。
    “好重的份量。”
    周元握住玉瓶的手掌微沉,吞吞的血,竟是異常的沉重。
    “真的是好東西啊。”周元舔了舔嘴唇,憑借著感覺,他就知曉吞吞的鮮血不一般,當即握住吞吞爪子,用力的捏著,要使得那小口子中的鮮血能夠滴落得更快,更多。
    于是,數分鐘后,周元終于是接滿了一玉瓶的鮮血。
    不過他還是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巴,飛快的又是掏出一個玉瓶,眼神熾熱的道:“再來點,再來點!”
    難得有這種機會,多搞一點是一點!
    吼!
    不過對于他的這種行為,吞吞卻是發出惱怒的低吼聲,爪子猛的抬起,便是狠狠的拍到了貪得無厭的周元胸膛上。
    砰!
    悶聲響起,一道慘叫聲也是響起。
    周元的身影直接是撞破了小樓窗戶,在半空中劃起一道弧線,狼狽的摔在了地面上,嘴中哎喲的叫著。
    陽臺處,夭夭將手中的古籍抬起,擋住了眸子,不看這自食惡果,得寸進尺的家伙。
    周元躺在地上,捂著胸口爬了起來,先是檢查了一下玉瓶沒碎,這才松了一口氣,忍不住的搖搖頭,道:“小氣的家伙,多接一瓶又怎么了...”
    他揉著胸膛,隱隱作痛,吞吞這家伙,出手也太狠了。
    “不過總算是搞到手了。”他將手中的玉瓶輕輕拋了拋,臉龐上有著喜悅之色浮現出來,如果真如夭夭所說的話,吞吞的血,應該能夠讓他手中那些四品高階的源獸精血,堪比五品。
    “你怎么了?”
    在周元心中欣喜的時候,一旁忽有著一道嬌聲傳來,他一抬頭,便是見到顧紅衣站在不遠處,俏臉疑惑的將他給望著。
    “沒事。”周元收起玉瓶,笑道。
    “你怎么跑來了?”他問道。
    顧紅衣猶豫了一下,道:“我聽說你去那琳瑯閣購買修煉九龍典的源獸精血,被那陸風先搶走了?”
    周元神色坦然,點點頭,道:“被他搶先了一步,把那僅有的五品源獸精血給買走了。”
    顧紅衣銀牙輕咬了咬,眸子中也是掠過一抹怒意,陸風的作為,顯然讓得她感到不齒。
    她玉手忽的一抖,一道黑影丟向了周元。
    周元驚詫的接過,入手冰涼,竟然也是一個玉瓶,玉瓶內有著粘稠的鮮血在流淌,散發著狂暴兇悍的波動。
    “五品龍屬源獸精血?”周元一驚。
    “這是我托關系從內山弄來的,不過只有這么一種。”顧紅衣道。
    周元也是有些驚訝,顯然沒想到顧紅衣竟然會為了幫他去求來一道五品龍屬源獸精血,當即連忙搖搖頭,道:“不用...”
    顧紅衣擺了擺玉手,打斷他的話,道:“不要婆婆媽媽了,你和陸風的恩怨,終歸是有我的原因,我也不能袖手旁觀。”
    她瞧著周元,忽的一笑,戲謔的道:“我聽說你跟陸風說,要在選山大典上,搶他的第一?”
    “現在這話可都已經傳開了,很多人都在笑你不自量力呢。”
    周元啞然,沒想到這話這么快就傳開了,看來是那陸風故意為之。
    “本不喜歡惹麻煩,不過他三番四次的挑釁,若是不反擊一下,也不符合我的性子。”周元笑了笑,道:“怎么,不看好我么?”
    “理智告訴我,你機會不大。”顧紅衣紅潤小嘴微翹,道:“不過,我倒是希望看見你搶了他第一的那一幕。”
    周元點點頭,道:“那就借你吉言了。”
    顧紅衣也是干脆利落,揮了揮小手,便是轉身踏著源氣投向了遠處山澗的小樓中。
    “你多多努力吧,選山大典可時間不多了,我可是很期待你到時候的表現。”
    她的聲音,在山澗中隱隱傳來。
    周元望著她消失的身影,然后拋了拋手中那瓶五品源獸精血,他看向遠處,微瞇的雙目有著冷冽涌現出來。
    “陸風...”
    “你會預先搶走那些精血,這說明你心中對我也存有一些忌憚,所以才用這般手段以求萬全...”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擾下我的話,恐怕只能說你太天真了!”
    “選山大典上,你中意的那個第一...我搶定了!”
    (雖然每周都有一兩天只有一更,但是,大家有票就投給元尊吧..)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