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兩百六十一章 玩什么
    時間悄然流逝,不知不覺間,一月漸至。
    距離選山大典,僅有一日。
    外山的氣氛,也是緊繃到了極致,諸多弟子,皆是神色肅然,眼神深處隱藏著緊張之色,因為他們都明白明日的選山大典有多重要。
    那可謂是真正的一步龍,一步蟲。
    在來到蒼玄宗外山的這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中,他們就已經深切的體驗到了蒼玄宗的龐大,各種修煉資源,根本遠非他們以往的王朝,家族可比。
    而光是外山就已是如此,若是成為了內山弟子,那又該會是何等的光景?
    所以他們都清楚,只有在這里,他們才能夠真正的踏上修煉大道。
    而近在眼前的選山大典,便是他們進入蒼玄宗的第一頭攔路虎,唯有闖過此關,方可算是真正的登上龍門。
    …
    山澗中。
    一日的修行結束,周元目光掃視眾人,道:“諸位,明日便是選山大典,我等前途如何,就看此朝了。”
    在那下方,宋婉溪,喬修,趙鯤等諸多弟子,也是眼神肅然,他們看向周元的目光中,還有著一絲敬意。
    這一個月來,周元的確是達到了他的承諾,為他們指點源術,令得他們實力大進。
    “周元師弟,這一月指點之恩,我等不敢輕忘,往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差遣的地方,只要一言,我等必定全力相助。”宋婉溪望著周元,語氣誠懇的道。
    性子跋扈的趙鯤也是認真的點點頭,道:“我趙鯤很少服人,小元哥你是第一個,以后若是進了內山,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我趙鯤絕不會推辭半句。”
    其他的弟子,也是紛紛出聲,看得出來,對于周元他們的確是抱著感激之情,畢竟如果不是周元挺身而出的話,他們恐怕并沒有膽子去挑釁有陸風領導的圣州本土弟子。
    而如今,周元更是還費盡時間指點他們,說起來,對他們的確是盡了心意。
    喬修聞言,則是笑道:“小元哥未來進了內山,必然前途無限,要不了多久定能成為宗門頂梁柱,到時候說不得連那“圣子榜”都可上去坐坐,你等能幫到什么?”
    他這惹人嫌的話一出,立即就引來眾多笑罵,氣氛倒是活絡了許多。
    周元也是笑著擺了擺手,道:“此次幫你們,也是為了在那選山大典上對抗陸風等人而言,算是各持所需。”
    雖然他并不懼陸風,但對方畢竟是人多勢眾,萬一要使什么手段,也會對他造成極大的麻煩,因此他才會收攏了宋婉溪,趙鯤等人,說起來,也是自有目的性。
    不過宋婉溪他們卻只是一笑,不管周元最初的目的如何,但最起碼,現在他們從周元這里獲得了好處,那就足夠了。
    “明日便是選山大典,苦修這么久,也該放松一下了,走吧,今日百香樓,我請客。”周元站起身來,笑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一片歡呼聲,眾多弟子一臉的歡喜,百香樓消費不菲,他們這些弟子,底蘊沒有圣州本土弟子那般豐厚,所以大多數都只能在那百香樓外流口水,但兜內空空,也不敢進入,沒想到今日周元幫他們圓了心頭所好。
    于是一群人聲勢浩大的出了山澗,直奔百香樓而去,倒是熱鬧非凡。
    不過待得他們剛進百香樓,臉龐上的歡喜之色便是一滯,因為他們見到,在那百香樓內,已是有著諸多身影簇擁,仔細看去,在那當中一人,赫然便是陸風以及眾多圣州本土的精英弟子。
    而在同時間,陸風,楊修,秦鎮等人都已是看見了他們,那秦鎮率先譏諷出聲,道:“喲,你們竟然也有底氣來百香樓了?”
    趙鯤等人聽到這譏諷的話語,頓時怒氣勃發。
    “你們來得,我們為何來不得?”周元走上前來,神色淡漠的看了那秦鎮一眼。
    而他這一眼,看得秦鎮微微一抖,想起了之前被周元鎮壓的一幕,當即面色有些陰沉難看,但卻不敢說話了。
    周元沒有過多理會,只是看向宋婉溪等人,道:“進去吧。”
    雖然有這些家伙在這里讓人不自在,但此時若是退走了,反而更是添了對方跋扈的氣焰。
    于是在他的領頭下,眾人也是涌入百香樓,然后在陸風等一眾圣州本土弟子的對面,尋了桌都是坐了下來。
    兩波人馬對峙著,百香樓內的氣氛都是有些古怪。
    陸風眼神微冷,與周元目光交匯,有著火花濺射著。
    噔!
    不過就在氣氛古怪僵持間,忽有著酒杯重重碰桌的聲音響起,趙鯤等人目光順著望去,頓時微微一變。
    因為此時他們方才看見,在那陸風身旁,還坐著一名玄裙女子,女子模樣俏麗,但那眼眸卻是充滿著冷傲。
    特別是在其纖細腰間,纏繞著一條精致的金帶。
    陸玄音,內山金帶弟子。
    “這百香樓什么時候什么人都能進了,真是損人胃口。”陸玄音俏臉沒有什么表情,眸子盯著酒杯,冷冷的聲音在這百香樓中響起。
    趙鯤,喬修等一眾人聽到這針對性明顯的話,都是面色漲紅,眼中滿是怒意,不過忌憚于陸玄音內山金帶弟子的身份,一時間竟都是不敢反駁。
    “百香樓的規矩,什么時候是一個金帶弟子能夠管得了的?”周元眼神平靜,淡淡的開口。
    聽到周元竟然還敢出言頂撞,陸玄音眼眸一寒,冷聲道:“果然是外山弟子,沒點規矩。”
    她看向了樓中的管事,道:“柳管事,今日這百香樓我包下了,將礙眼之人請出去吧,莫要損了我的心情。”
    那名為柳管事的中年男子聞言,卻是暗暗叫苦,他知曉陸玄音的身份,在那劍來峰中頗受喜愛,不是他一個百香樓的管事能夠得罪的。
    于是他只能將目光投向周元等人。
    周元眉頭皺了皺,盯著那名柳管事,道:“我可沒聽說過百香樓能夠將其他弟子趕出去。”
    柳管事只能苦笑一聲。
    陸玄音忽的站起身來,雙臂抱胸,眼神噙著譏誚的望著周元等人,玩味的道:“也別說師姐我過分,若你們真想留下來,也行,只要誰能接我一劍,今日這百香樓的開銷,我給你們全包了。”
    “若是沒這個膽子,那就早早出去,省得攪了我胃口。”語到此處,已是帶著冷斥。
    趙鯤他們面色個個難看,這陸玄音乃是內山金帶弟子,實力遠超他們這些外山弟子,她那一劍,恐怕就算是太初境四重天的實力,都難以接下。
    陸風面帶微笑的望著這一幕,心中卻是為陸玄音贊嘆一聲,她這一手,若是對方敢接,一劍就直接廢了,若是不敢,那也將會對這些鄉巴佬弟子士氣造成極大的打擊,如此一來,明日的選山大典,對方也是難以發揮全力了。
    周元眼神也是有些陰沉,這個陸玄音,心思著實是有些惡毒,眼見明日就是選山大典了,還費盡心思的要打擊眾人一番。
    對于接陸玄音一劍,他或許能夠硬接,但卻不打算在此冒險,因為他知道對方恐怕就是在故意等著他如此。
    不過,周元神色倒是平靜。
    “小元哥,怎么辦?”喬修偷偷問道。
    周元面無波瀾,道:“等。”
    “等?”
    喬修一愣,滿頭霧水。
    “怎么?之前倒是志得意滿,怎么現在都跟縮頭烏龜一樣?”陸玄音冷笑的望著眾人,道。
    那些圣州本土弟子,頓時發出了哄笑聲。
    趙鯤等人都是如坐針氈,面色青白交替,目光看向周元。
    而就在他們等著周元如何決定時,忽然有著一道略帶慵懶的冷淡輕聲,自那百香樓大門口處響起。
    “是你想玩嗎?”
    百香樓一靜,下一瞬間,所有目光瞬間匯聚向了大門口處。
    只見得那里,一名絕美倩影俏然而立,她懷抱著一頭小獸,青絲垂落,一對清眸,帶著仿佛對萬物都漠不關心的冷淡。
    月光落將下來,令得此時的她,宛如月宮仙子一般,即便是那陸玄音,都是在她面前失去了所有的顏色。
    她清眸一抬,望著那俏臉微僵的陸玄音,有冷淡的聲音再度響起。
    “玩什么?我來陪你玩吧。”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