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二十三章 初露崢嶸
    鐺!鐺!
    演武場上,隨著越來越多的新生匯聚而來,那高臺上有著響亮的聲音傳出,所有人都是抬頭,便是見到一位監考教師立于上方。
    “此次大考,以抽簽判對手,所有人都上前抽號,相同號者為對手。”那名監考教師雄渾的聲音響起,傳遍演武場。
    隨著監考老師的話落,眾多新生皆是上前抽號,場面愈發的沸騰。
    在那演武場西側的觀武臺上,大周府的高層也是云集于此,在那最中間的座椅上,正是大周府的府主,楚天陽。
    而在其身側的座椅上,則是一名紫袍中年男子,男子臉龐削瘦,雙目深陷,看上去有些冷厲,他靠著座椅,端著茶杯,神態漠然。
    此人,正是大周府的副府主,徐洪,也是乙院的院長。
    “楚府主,這一次你們甲院,恐怕只能從十名之后去選人了。”徐洪注視著演武場中,淡笑道。
    楚天陽面無表情,他自然是知道,這一屆新人中的那些表現優異的人,大都數都被齊岳所拉攏,而他們在通過大考后,無疑也都會進入乙院之中。
    “徐副府主,得意忘形可不是什么好事。”楚天陽寒聲道。
    面對著楚天陽蘊含著怒意的話,徐洪毫不在意,嘴角反而是裂出一抹譏諷笑容,他的乙院已經兩年府試第一了,今年若是再取得第一,就可按照規則競爭府主之位。
    到時候,這大周府的府主,就是他徐洪了。
    周圍的其他院長,見到兩人針鋒相對,也是只能保持沉默,因為他們都很清楚,楚天陽與徐洪的府主之爭,背后則是大周皇室與齊王府的爭斗。
    楚天陽心中對這徐洪惱怒異常,但也無可奈何,因為齊岳拉攏人開出的條件,很多連他都開不出來。
    “眼下就希望蘇幼微能夠表現不錯,她的天賦極好,若是入了甲院,好生培養,年底府試或許能夠和齊岳爭一爭。”
    楚天陽心中輕嘆一聲,旋即目光動了動,忽的轉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眼中有著一點憂慮之色,雖說他已經知道周元能夠開脈,但至今才剛剛一個月的時間,就算周元天賦不低于蘇幼微,恐怕也就才剛剛開了一脈。
    這個實力,莫說前十了, 恐怕今日根本就贏不了幾場。
    而周元是大周的殿下,有著這個身份光環,總是會引人注目,所以若是輸得太難看,還是會有損大周皇室的聲名。
    “希望殿下能夠多堅持幾場吧。”楚天陽搖搖頭,心中自語。
    而此時,在那演武場中,周元與蘇幼微也都是抽了號,周元十八號,而蘇幼微四十七號。
    “還好我們沒抽到相同的號。”周元見狀,不由得一笑。
    蘇幼微輕笑一聲,旋即一本正經的道:“若是你遇見了我,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周元對此只能翻了個白眼。
    在他們笑鬧間,那一座座演舞臺上,已是有著監督登場,然后一道道暴喝聲,接連的響徹而起。
    “一號秦崖,劉影!”
    “二號程羽,趙青衫!”
    “.…..”
    隨著一道道矯健的身影掠上那一座座演武臺,很快整個演武場都是沸騰起來,演武臺周圍圍滿了少年少女,各種加油的呼喝聲響徹起來。
    周元與蘇幼微倒是沒去湊熱鬧,只是遠遠的看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演武臺上很快也是有了結果,于是勝者歡呼,敗者黯然。
    不過大考不會因為誰的失敗就停止,所以一場場激烈的戰斗,依舊在那演武臺上不斷的上演,而很快的,排號也輪到了周元。
    “第十八號,周元,裴云!”
    隨著這道喝聲響起,演武場中,頓時諸多少年少女心頭一動,將注意力從各方投來,因為周元的身份,在大周府中人人皆知。
    而更讓得他們驚訝的是周元此次的對手,裴云。
    這一位,在此屆新人中,也算是名氣不小,如今已是開了三脈,而且還是三脈中的佼佼者。
    “周元殿下第一場就遇見了裴云?!”
    “這也太倒霉了,那裴云可是三脈中的佼佼者…”
    “周元殿下雖然精通源紋,但想要勝過三脈者,怕還是有些不太可能。”
    “難道周元殿下這第一場就要被淘汰了?”
    “.…..”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自演武場中傳開,周元在大周府中的名聲還不錯,所以很多人都是為之感到惋惜。
    “竟然是裴云?”蘇幼微的俏臉也是有些不好看,這裴云她自然是聽過,知曉其實力頗強。
    周元雙目微瞇,忽的若有所覺的看向不遠處的高臺,只見得那齊岳正面帶異樣笑容的望著他,當即心頭微動,自語道:“第一場就遇見這種對手,也真是太巧。”
    他目光微閃,這其中,恐怕有這齊岳插手,不過這家伙能夠做到這一步,足以說明齊王府對大周府的滲透頗為的嚴重。
    “為了給我找麻煩,竟然不惜暴露一些齊王府的暗子...”
    周元心中念頭閃過,然后沖著眸子中滿是擔憂的蘇幼微一笑,道:“放心,一個三脈想要阻我,怕還是不太夠。”
    “我先去了。”
    說罷,周元對著蘇幼微擺了擺手,便是快步對著那座演武臺而去。
    高臺上,齊岳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對著身旁的林楓與柳溪一笑,道:“好戲開場了,希望咱們這位殿下,能夠多堅持一下,讓我們看個過癮。”
    林楓與柳溪聞言,也都是眼中掠過幸災樂禍,笑瞇瞇的看向那座演武臺。
    在那西側的觀武臺上,楚天陽也是察覺到這一幕,當即眉頭微皺,心中無奈的嘆息一聲,周元第一場就遇見這種對手,怕是很難取勝。
    在那眾多惋惜的目光中,周元倒是神色平靜的上了演武臺,抬頭看向前方,只見得那里一名藍衣少年昂然挺立,目光戲謔的望著他。
    “真是沒想到,這第一場就遇見了殿下,待會若是下手重了,還望殿下莫怪。”裴云眼神怪異的笑道。
    “齊岳給你安排的?”周元淡淡的道。
    裴云眼神一凝,笑道:“我可不知道殿下在說什么。”
    周元整理了一下衣袖,道:“隨意當出頭鳥,恐怕沒什么好下場。”
    裴云有些惱怒起來,寒聲道:“殿下還是管好你自己吧,今日不要將顏面丟光才是。”
    在他們說話間,已是有著裁判一聲厲喝:“開始!”
    裴云眼神充滿著寒意,所以當裁判的喝聲剛落時,他的身形便是猶如獵豹般的疾射而出,五指緊握,一拳便是對著周元重重轟去。
    他這一拳,沒有半點留手,開了三脈的力量盡數涌動,拳頭表面有著源氣纏繞,一拳之力,竟是引發了破風之聲。
    這顯然是極為凌厲霸道的一拳,就算是開了三脈的人,都不敢小覷。
    演武臺周圍的眾人,都是不忍的搖搖頭,恐怕這一拳下去,周元就得落敗了。
    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凌厲的拳風撲面而來,周元望著裴云那顯得有些猙獰的面龐,忽然伸出手掌,對著那一拳抓去。
    “找死!”裴云見狀,頓時怒極而笑,這周元莫不是別嚇傻了,他這一拳,就就算是巖石都得被轟碎,而這周元,竟敢以肉掌硬接他這兇悍一拳?也不怕手臂被折斷?
    砰!
    在裴云猙獰的眼神中,他那蘊含著凌厲拳風的一拳,重重的與周元的手掌碰撞在一起,而他的嘴角也是有著得意的笑容浮現出來。
    不過,他嘴角的笑容,在下一瞬卻是陡然凝固了下來。
    因為他見到,周元那伸出來的手掌,紋絲不動,他那狂暴的力量呼嘯而出,卻是猶如沖進了一個黑洞中,毫無任何的反應。
    “怎么可能?!”裴云心中駭然出聲,面色劇變,感覺到不妙。
    周元望著面色大變的裴云,嘴角也是掀起一抹冷笑,他如今打通二脈,身體素質大幅度的增強,就算是三脈者都比不過他。
    他握住裴云拳頭的手掌緩緩的用力,猶如鷹爪一般堅硬,愈發強大的力量,讓得裴云感覺拳頭都要被捏碎。
    “開三脈!”
    裴云面色駭然,猛的一咬牙,低吼出聲。
    他體內的三脈陡然震動,吸取著天地間的源氣,頓時一股強橫的力量自他體內爆發出來。
    不過,就在他剛要掙脫周元的束縛時,周元也是陡然出手,不是,應該是出腳,只見得其腿風凌厲,腳掌上有著絲絲源氣纏繞,快若奔雷般的甩在了裴云胸膛之上。
    “滾吧!”
    砰!
    一道低沉聲音響起,裴云頓時感覺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力涌來,那股力量,就算是他催動了三脈吸取源氣,都是無法抗衡。
    于是,他的身體直接是在此時狼狽的倒飛出了演武臺,重重摔倒在地,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演武臺周圍的聲音,直接是在這一刻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
    周元與裴云的交手太快,他們先前還只看見裴云對著周元沖了去,還不待他們有所反應,下一刻,氣勢洶洶沖出去的裴云,就直接被周元一腳踹下了演武臺…
    這一腳,得多可怕的力量?!
    整個演武臺周圍,所有人看向周元的目光都是如同見鬼一般,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一次,周元并沒有催動任何源紋的力量。
    所以,那一腳,完全是周元身體的力量。
    可這種身體素質,就算是開了三脈的人都比不過吧?!
    他們這位據說無法開脈的殿下,什么時候強到這種地步了?
    蘇幼微也是玉手掩著紅唇,俏臉上滿是難以置信,她之前一直不明白為何周元會信心十足,然而到了眼下,她才明白…原來,周元一直是在藏拙!
    那高臺上,原本等著看一場好戲的齊岳,林楓,柳溪三人臉龐上的笑容也是在此時凝固下來,進而臉色都是一片鐵青。
    這般變化,實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