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力斗徐炎
    嗡!
    八百丈的暗青色源氣沖天而起,攪動著風云,凌厲的劍罡散發出來,令得整個天地間都充斥著劍鳴之聲。
    這徐炎一出手,便是展露出了太初境七重天驚人的實力。
    周元的面龐,也是愈發的凝重,手掌緊握天元筆,面對著此等強敵,他也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轟!
    而就在徐炎源氣沖天的那一瞬間,在那另外的九座峰頂之上,也是陡然間有著九道強悍的源氣爆發開來,赫然都是達到了太初境七重天的實力。
    顯然,其余九峰上,戰斗也在拉開。
    不過,那九道強悍源氣跟徐炎這邊比起來,卻是有著一絲保留的味道,顯然正如徐炎之前所說,都會給這些后進師弟師妹一些顏面...
    但徐炎,顯然絲毫不打算如此。
    這種感覺,即便是山脈外的諸多弟子,都是能夠察覺到。
    不過對此他們也只能惋惜的嘆息一聲,誰讓周元這么倒霉,偏偏就撞見了劍來峰的徐炎,若是撞見其他峰的人,恐怕還能通融一下。
    在山脈外的河流中,陸玄音從其中升空而起,狼狽的落到岸邊,她抬頭望著那一座峰頂上爆發出來的凌厲源氣,美眸中掠過一抹恨意。
    先前在周元面前,她可算是丟光了顏面。
    不過在惱恨之余,又是有些畏懼,周元先前暴刺而來的無情兇悍的目光,令得她心頭微微發寒。
    這讓得她有些沒有勇氣再跟周元做對,但或許是老天給周元的眷顧用光了,這家伙此次又倒霉的碰見了徐炎。
    “周元,你也別得意,徐炎師兄會讓你知道,得罪我們劍來峰是多么愚蠢的事!”
    “這次的紫帶選拔,你別想再進半步,至于魁首,你更別想了!”
    ...
    啪!
    峰頂之上,徐炎面噙冷笑,雙掌猛然合攏。
    唰!
    那八百丈的暗青色源氣猛然分裂開來,化為數十道源氣光虹暴射而下,其形如劍,呼嘯之下,散發著無比的鋒利之氣。
    速度,也是快如奔雷。
    頭頂破空聲響徹,周元身形瞬間虛化,身形猶如一縷青煙,閃電般的暴退。
    轟!轟!
    一道道青色源氣暴射而下,碰撞到地面時,宛如巨劍,直接是生生的插了進去,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劍痕。
    每一道青色源氣的落下,都將會掀起巨浪。
    而周元那虛化般的身影,便是猶如海浪中的一葉扁舟,隨風搖擺,危險萬分,稍有不慎,就是傾覆之危。
    當最后一道青色源氣呼嘯而下時。
    周元的腳掌搽著地面倒射出了長長的痕跡,他的面色極為的凝重,因為在他的身體表面,隱隱有著淡淡的血痕出現。
    那是因為先前那些青色源氣掠過時所帶的劍罡所導致。
    “不愧是老牌的紫帶弟子。”
    周元搽去手背上的一道血痕,徐炎的源氣修為不僅雄厚,而且源氣的品質,也是達到了六品程度,那種鋒銳稍稍觸及,便是對著體內侵蝕而去,如果不是他自身的通天玄蟒氣品質更高,恐怕光是侵入體內的這些如劍罡般的源氣,就能夠讓得他此時頭疼萬分。
    按照他的估計,徐炎的源氣,應該是六品下乘。
    但所幸的是,他的通天玄蟒氣,乃是六品頂尖,這或許是他現在為數不多的優勢之一。
    “你的源氣品質不低么...竟然頂得住我這六品下乘的“青月劍氣”。”徐炎望著雖然渾身有些血痕,但自身源氣并沒有絲毫紊亂的周元,眉頭一挑,道。
    顯然,周元將那些侵入其體內的青月劍氣,盡數的化解了。
    “既然如此,那就更好了,免得我還擔心不留情的話會將你打壞掉...”徐炎嘴角微掀,充滿著寒意的道。
    當聲落的瞬間,徐炎腳掌猛然一跺。
    “轟!”
    只見得青色的源氣猶如沖擊波一般自其腳下橫掃開來,轉瞬間,便是彌漫了這天地間。
    “青月劍毫!”
    嗡!
    漫天青色源氣震動間,竟是分化開來,形成了無數道如毫毛般纖細的青色劍光,下一刻,億萬道劍光直接對著周元暴射而去。
    在這種攻擊范圍下,就算是周元速度再快,都是無法躲避。
    望著那鋪天蓋地呼嘯而來的青色劍毫,周元瞳孔也是微微一縮,下一瞬間,他的身軀迅速的虛化,看上去有些透明。
    “化虛術!”
    “天蟒鱗!”
    他一聲低喝,身軀之上,淡青色的鱗片浮現出來,覆蓋身軀。
    做完這些防御,周元依舊沒有停下,挽起衣袖,只見得手臂上,有著一道源紋浮現出來,閃爍著淡淡的光澤,顯然是早就刻畫好的。
    “琉璃金身紋!”
    當其喝聲落下,只見得那源紋瞬間蔓延開來,琉璃之色涌現,最后覆蓋了周元身軀。
    在那琉璃之光下,就連天蟒鱗,都是化為了琉璃之色。
    此時的周元,猶如是一尊雕塑,但所具備的防御力,卻是驚人得可怕。
    叮叮當當!
    而就在周元一切準備妥當的時候,那無數道青色劍毫也是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于是頃刻間,清脆的碰撞聲在這峰頂響徹而起。
    猶如一場青色劍雨,狂暴的呼嘯而下。
    山脈外,無數弟子吞著口水的望著這一幕,其他九座山峰現在才剛剛開始熱身,而周元與徐炎這邊,已經殺機畢露,雙方下手,毫不留情。
    “這徐炎也太狠了一些,這才剛開始,連他擅長的“青月劍毫”都施展了出來,這招就算是一般的紫帶弟子遇見了,都只能掉頭鼠竄。”有著弟子感嘆道。
    “沒辦法,之前周元團滅了劍來峰的弟子,現在徐炎必須讓周元以最狼狽的姿態落敗,才能夠挽回一些顏面。”
    “也不知道周元能不能抗得下...”
    “......”
    在那諸多竊竊私語聲間,只見得那峰頂之上的鋪天蓋地傾瀉而下的青色劍豪也是漸漸的稀薄,最終徹底平息。
    無數道視線看向那一片狼藉的地面。
    只見得那里的地面上,出現了無數密密麻麻的深洞,這些深洞不過小指左右,但卻一片漆黑,深不見底。
    而在那片區域的最中央,周元保持著雙臂交叉在面前的姿勢,而在他的身體上面,插滿了青色的劍毫,令得他看上去猶如刺猬一般,極為的凄慘。
    徐炎望著這一幕,雙目微瞇。
    咔嚓!
    周元的身體表面上,似乎是有著細微的破碎聲響起。
    只見得那琉璃般鱗片,開始迅速的破裂開來,不過鱗片裂開時,也會令得那些插在上面的青色劍毫隨之脫落。
    短短數息。
    琉璃般的鱗片盡數的落下,周元身體上的顏色也是恢復了正常。
    他的身體表面,有著許多紅色的小點若隱若現,隱隱有著血跡滲透出來,看上去有些狼狽。
    不過徐炎見狀,卻是一聲冷哼,譏諷道:“你這烏龜殼,還真是硬啊。”
    這些都不過只是一些外傷罷了,周元顯然是憑借著化虛術以及那鱗片還有最后的防御源紋,成功的將他這波殺招給承受了下來。
    這讓得徐炎面色有些不好看。
    原本他以為這一招,足以將周元釘在地上動都動不了。
    周元望著手臂上那許多的紅色血點,面色也是微寒,至從進入蒼玄宗后,他還算是第一次在正面交鋒中,被壓制成這樣。
    太初境七重天,果然厲害。
    不過,這徐炎就算真是頭猛虎,今日想要咬他這塊硬石頭,也得做好崩壞牙的準備!
    轟!
    周元嘴巴一鼓,源氣呼嘯,形成狂風,卷起漫天塵灰。
    而他的身影,則是在此時消失在塵霧之間。
    “化虛術大成么...果然擅長隱匿。”徐炎望著周元消失的身影,冷笑一聲,眼目之中,也是寒光大盛。
    “竟然還敢展開反攻,真是有勇氣呢...”
    “也罷,今日我便讓你知曉,什么叫做...蚍蜉撼樹!”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