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零三章 作弊
    寬敞沸騰的交易場內,當周元與那蘇鍛訂下彩頭的時候,頓時便是令得這賭石之處成為了全場最熱門的地方,諸多身影都是涌來。
    眼下的局面,誰都看得出來,這是最為經典與俗套的為了美人大打出手,只是這兩位主角,倒是讓得很多人都是興趣大增。
    一個是蒼玄宗的弟子,另外一個則是炎鼎宗的少宗主。
    平日里的蒼玄宗,高高在上,在蒼玄天內威名赫赫,而這位蘇鍛,地位也是不低,炎鼎宗雖然不及蒼玄宗,但這蘇鍛好歹是少宗主,地位也算是顯赫。
    如今這兩位對碰到一起,倒是有些意思。
    于是,越來越多的人圍攏而來,令得此地成為了最為顯眼的所在。
    ...
    當交易場因為這里的爭風吃醋沸騰的時候,在交易場的二樓處,同樣是有著一些目光居高臨下的看來。
    這二樓的地方,并不吵雜,跟下面的擁擠相比,顯得頗為的幽靜,因為能夠來到這里的,皆不是尋常之輩。
    而李卿嬋,趙燭以及百花宮的那位馮瑩等人,則正好在此處。
    在李卿嬋他們的對面,還有著數道人影,其中以兩人為首,那兩人也是模樣年輕,但卻自有一股威勢散發,顯然并非尋常之輩。
    而即便是李卿嬋,在看見這兩人時,美眸中都是掠過一絲忌憚。
    因為這兩位,正是圣宮此次派來的兩位圣子。
    王離,曹金柱。
    王離是一位紅衣男子,面龐略顯陰柔,嘴角帶著笑容,只是那目光,卻是顯得極為的鋒利,在他的手中,盤著兩顆赤紅的鐵球,鐵球散發著可怕的溫度,足以融化金石,但卻被他隨意的握在手中。
    而曹金柱則是身軀壯碩,宛如鐵塔一般,那眼神兇狠如野獸,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在兩人身側,白日里所見的那位楊玄,也是面帶著微笑。
    另外的一側,還有著數道人影,以一位身軀枯瘦的青年為首,別看他貌不驚人,然而熟悉的人方才知曉,那枯瘦的身體中蘊含著多么驚人的戰斗力。
    因為這位正是北溟鎮龍殿所派來的圣子,實力同樣強悍。
    這小小的交易場二樓上,竟是云集了四大巨頭宗門中的圣子,規格不可謂不高。
    四方人馬匯聚一處,也是有些涇渭分明,彼此的戒備忌憚著,氣氛自然也是談不上多友好。
    而也就是在這種略顯對峙的氣氛中,他們都是察覺到了下方的沸騰,然后那一道道目光便是投射而去。
    “嘻嘻,卿嬋,你們蒼玄宗這位小師弟,還真是性情中人,這是要為了青魚和那炎鼎宗的蘇鍛比比開炎石嗎?”馮瑩率先輕笑出聲,道。
    李卿嬋自然也是看見了周元的身影,當即微微一怔。
    趙燭倒是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道:“真是胡鬧,若是輸了,他丟人現眼也就罷了,可別丟了我們蒼玄宗的顏面。”
    說著,他便是將秦海招來,打算讓他將周元給拎上來。
    “趙燭師弟,這是他自己的事,沒必要管這么多吧?”李卿嬋淡淡的道。
    趙燭眼眉微垂,淡聲道:“卿嬋師姐,那炎鼎宗旗下的產業,最大的便是賭炎石,這蘇鍛也是精于此道,他故意慫恿周元與他比試,無非便是想要在人前掃他的面子。”
    “偏偏這周元不知天高地厚,以為仗著一個蒼玄宗弟子的稱號,人人都會讓著他嗎?”
    李卿嬋平靜的道:“那是他自己的選擇,丟臉的話,那也是他自己的臉,我蒼玄宗的顏面,恐怕還不是這種場面能夠丟得起的。”
    趙燭有些失語,但最終冷笑一聲,道:“那就看著吧。”
    白璃站在李卿嬋身旁,她望著下方的場面,也是低聲道:“不過這小子也真是能沾花惹草啊,這才剛出來,就跟人混得火熱。”
    聽得出來,她對于周元也是略微的有些不滿,既然來混天功,那就起碼做個努力點的姿態行不行,結果一來,就直接為了一個百花仙宮的女弟子,跟人爭風吃醋。
    “我可跟你說啊,如果他這次在炎髓脈中表現真的不行,回了宗后,我可是會如實跟長老稟報的,到時候你的面子也不好使。”
    聽到白璃的話,李卿嬋沒有說話,但內心也是輕嘆一口氣,清冷的眸子掃過場下的周元,眼神深處掠過一抹失望之色。
    或許,這次執意力保周元出來,的確是一次錯誤的舉動吧。
    在她看來,周元這種姿態行為,完全是有些因為烏長老對他不重視而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
    身處場下的周元,自然沒有察覺到來自二樓的那些注視,當他在見到那蘇鍛將那古木手串取出來當做彩頭時,他的嘴角便是有著一抹笑意忍不住的浮現出來。
    “蘇兄想怎么玩?”周元的聲音,仿佛都是在此時變得溫柔了許多。
    蘇鍛也是笑瞇瞇的盯著周元,然后他指著面前那賭石場,道:“還是正常規矩吧,各自下場,在這眾多炎石中各自挑選五塊,然后當眾開石,誰看出的炎髓年份越高,就誰獲勝,如何?”
    說到此處,他又是頓了頓,看向左丘青魚,破有風度的一笑,道:“算了,這樣會被旁人說是我欺負你,這樣吧,我選五塊炎石,你可以選十塊。”
    周元笑了笑,剛要說不用這樣吧。
    然而蘇鍛已是揮了揮手,不容他拒絕的道:“就這樣說定了。”
    蘇鍛面帶玩味笑容,因為他想要贏得徹底,不給周元任何辯駁的機會,而同樣的,他也打算嘗試一下,將這位來自蒼玄宗的弟子踩在腳下,是種什么樣的感覺。
    身為炎鼎宗的少宗主,蘇鍛并不算紈绔,對于這種賭炎石,他也是極為的老練,經驗豐富不遜色于一些精于此道的大師,所以從一開始,他都未曾想到自己會輸。
    而在蘇鍛周圍,那些黑炎州本地的諸多驕子,則是紛紛起哄,為蘇鍛展現出來的風度喝彩。
    顯然,他們都想著周元在左丘青魚面前顏面大失,讓得美人不再青睞。
    望著看上去很有魄力的蘇鍛,周元也是無奈的笑了笑,最后點點頭,道:“既然蘇兄這般有氣魄,那就如此吧。”
    蘇鍛微微一笑,然后沒有再多說,直接是在那無數道目光注視下,率先走入賭石場,目光在那無數漆黑的炎石上掃來掃去。
    周元望著他那充滿著自信的背影,笑了一下。
    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瞳孔中的圣紋已是暗中運轉,然后他便是看見了賭石場中那一塊塊炎石之中升騰的赤紅之光。
    顯然,正如他所料,這些炎石能夠屏蔽感知,但卻屏蔽不了破障圣紋的窺探。
    如今這滿場的炎石,在周元的眼中就跟一簇簇大小不一的火苗一般清晰明顯...
    所以,面對著這種情況,周元只能輕嘆一口氣。
    你就算真的精于此道,經驗豐富如大師...
    可,那也頂不過我會作弊啊...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