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元筆之威
    赤紅的山頭上,周元靜立,在其身旁,漆黑斑駁的天元筆靜靜的懸浮著,在那筆身上,隱有光芒流轉,一股若有若無的強橫波動散發出來。
    周元眼神熾熱而激動的望著此時的天元筆,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此時的后者與之前有著多么巨大的變化。
    天源兵與玄源兵,一字之差,卻是天壤之別。
    手掌的手掌緩緩的攤開,只見得天元筆筆身迅速的縮小,最后化為一道光線徑直沖進了周元的體內,最后又順著他另外一只手掌射了出來。
    在晉入天源兵后,天元筆已經不必被周元時刻掛在腰間,而是能夠直接收入氣府之內,時刻以體內源氣蘊養。
    那時,兩者間的鏈接,也將會更上一層樓。
    而且,當周元握住天元筆時,他能夠感覺到,自身的戰斗力,也是在此時隨之暴漲。
    此時的天元筆,應該是下品天源兵,但如果要論起威能,周元感覺恐怕就算是一般的中品天源兵,都不一定能夠超過天元筆。
    畢竟怎么說,天元筆都算是曾經的圣源兵。
    “原來搞了半天,你是想用這些獸魂晶幫你晉升天源兵!”左丘青魚見到余波落下,也是靠近過來,美目白了周元一眼。
    虧得她之前還在擔心,恐怕看見獸潮的時候,周元的心中不知道有多開心。
    周元笑了笑,然后雙目微瞇的看向了遠處,道:“既然獸潮已經解決了,那也就該解決一些其他的麻煩了。”
    其實早在那蘇鍛等人靠近時,他就感應到了他的存在,畢竟他的神魂感應,遠超在場的所有人。
    他知曉這獸潮的源頭,便是蘇鍛。
    雖說這家伙引來獸潮反而幫了他一個大忙,但周元可不是坐視別人算計卻不反擊的人,既然這蘇鍛展露了敵意,那自然就是他的敵人了。
    “被發現了。”
    而當周元的目光看向遠處的時候,躲在這個方向的蘇鍛等人也是察覺到了,其他人面面相覷一眼,最后看向蘇鍛。
    蘇鍛的目光,帶著一絲貪婪的遙遙望著周元手中的天元筆,冷笑道:“發現了又能如何?一個太初境四重天,也敢在我們面前這么囂張?”
    雖說之前周元滅掉獸潮的手段讓人心驚,但當在知曉了緣由后,蘇鍛等人的忌憚就減弱了下來,畢竟周元的那種手段,用來對付靈智不高的源獸倒還可行,可如果要用來對付他們的話,卻是沒多大的作用。
    “可他畢竟是蒼玄宗的弟子…”有人擔憂的說道,萬一到時候惹惱了蒼玄宗的李卿嬋與趙燭,他們殺出來,倒霉的反而是他們。
    “蒼玄宗的人,現在恐怕都是自身難保。”蘇鍛撇撇嘴,道:“而且這炎髓脈之爭,本就是各憑本事,這周元如果在這里被打敗,蒼玄宗怕是沒臉來找我們一些小輩的麻煩,反倒是這個周元,回去了定是難逃懲罰。”
    “而沒了蒼玄宗的威脅,他一個四重天的實力,又算是什么東西?”
    聽完蘇鍛的話,其他人也是點點頭,眼中的忌憚消退,再度看向周元時,已是有些輕蔑,的確,在刨除了蒼玄宗這層虎皮外,周元這種實力,并沒有入他們眼的資格。
    他們的實力,雖說沒辦法和李卿嬋,趙燭他們這種圣子相比,但也達到了六重天左右,特別是蘇鍛,更是踏入了七重天。
    這種實力,就算是在蒼玄宗的紫帶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畢竟后者好歹是炎鼎宗少宗主,得到的修煉資源并不會比蒼玄宗的紫帶弟子少。
    蘇鍛見狀,滿意的一笑,然后也再不隱藏,身形一動,直接沖天而起,最后腳踏源氣慢慢的接近了周元所在。
    “周元,你這本事還真是不下么…竟然連獸潮都奈何不了你。”蘇鍛居高臨下的望著周元,道。
    周元望著現身的蘇鍛,也是微微一笑,雖然已經將對方認作是敵人,但一想到后者的所作所為,他還是忍不住的保留著一絲溫和。
    “蘇兄這份大禮,可算是不輕,不然的話,今日我可就真要大費工夫了。”
    蘇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中有著惱怒透露出來,道:“牙尖嘴利,周元,我勸你現在識相的自己滾出這片區域,這里,由我們占了!”
    周元笑著搖搖頭:“那可不行。”
    “現在的你,可沒說不的資格!”蘇鍛嘴角泛起一抹獰笑,他的手掌,猛的舉起,寒聲道:“動手!”
    轟!
    在其后方,忽然有著一道道狂暴的源氣沖天而起,源氣宛如洪流奔騰而過,所過之處連地面都是崩裂開來。
    那是隱藏在后方的人直接發動了攻擊。
    他們沒有半點的留手,而且也完全沒有以多打少的負擔,直接聯手發動攻擊,顯然是打算一個照面就將周元徹底的擊潰。
    “周元,小心!”
    后方的左丘青魚見狀,俏臉微變,就欲施展身法救援。
    那出手的數人,都是太初境六重天的實力,聯手發動的攻勢,更是兇悍異常,而周元只是太初境四重天,正面之下,必然一觸即潰。
    不過,就在左丘青魚倩影剛剛掠出時,卻是見到周元伸出手指,輕輕的打了一個清脆的響指聲。
    唰!
    清脆的聲音剛剛落下,只見周元身旁懸浮的天元筆便是暴射而出,宛如一抹光虹,徑直與那一道道狂暴的源氣洪流碰撞在一起。
    “狂妄!以為有了一柄天源兵,你就有資格和五位六重天硬碰了?!”蘇鍛見狀,森然笑道。
    “嗤啦!”
    然而他的聲音剛剛落下,便是有著細微的破碎聲響起,然后蘇鍛便是瞳孔微縮的見到,那五道狂暴的源氣洪流,竟是在那一瞬間,就被那支漆黑斑駁的黑筆,洞穿撕裂…
    那種感覺,仿佛就只是穿透了一層弱不禁風的紙一般。
    “怎么可能?!”在那后方,出手的五位六重天高手,面色皆是一變。
    在他們的感知中,那黑筆仿佛是有著一種奇異的力量,任何的源氣,在其面前仿佛都是顯得極為的脆弱。
    唰!
    而在他們變色間,天元筆速度如鬼魅般的接近了他們,筆尖雪白的毫毛分化開來,化為了五道雪白的匹練。
    嗤!
    毫毛匹練洞穿空間,如五條白蟒,直接是環繞在了那五人周身,捆縛而下。
    那五位六重天的高手見狀,體內源氣猛然爆發開來,試圖將那毫毛所化的匹練震散。
    然而,毫毛匹練卻是視那些源氣防御于無物,猛然勒緊,下一刻,那五人的身軀便是被捆得嚴嚴實實,動彈不得。
    他們瘋狂的掙扎,但不論他們如何催動源氣,那些雪白的毫毛仿佛都是無動于衷,然而越來越緊,令得他們身軀都是在嘎吱做響。
    周元屈指輕輕一彈,雪白匹練舞動起來,在空中帶起巨大的弧度,最后在一陣慘叫聲中,五道人影都是被狠狠的摔砸在了地面上。
    轟!
    整個大地都是顫抖著,一個巨坑出現,五道人影滿身鮮血的躺在其中,也不知死活。
    雪白毫毛此時方才迅速的收回,天元筆一個閃爍,便是出現在了周元面前,筆身微微擺動,似乎是在炫耀一般。
    半空中的蘇鍛眼角微微抽搐的望著這一幕,誰能想到,周元都沒出手,他面前的那支神秘斑駁的黑筆,便是在一個照面間,擊潰了五位六重天的高手...
    一般的天源兵,哪有這等威能?!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