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圣宮動手
    所謂破源,便是能夠破除天下源氣,在面對著任何的源氣攻勢時,這道破源紋,都將會展露出一種專門的克制與破壞力。
    簡單來說,任何的源氣面對著破源,或許其威力都將會被削弱。
    這也是為什么蘇鍛那全力以赴的攻擊,在周元的面前如此脆弱的主要原因。
    在破源紋的賦予下,他的所有源氣攻勢以及防御,都是沒有多大的作用。
    這就是天元筆第五紋,破源。
    當然,這并非是說任何的源氣攻勢與防御都對周元沒了效果,因為破源也有著極限,而那種極限,便是取決于周元自身的實力。
    他越強,破源紋自然也就越強。
    如果他面對的是實力遠超于他的敵人,恐怕破源紋,也只能是做到削弱對方源氣的作用,雖然這一點從某種角度來說,已經很不凡了,但畢竟,不可能如眼下這般摧枯拉朽。
    在破源紋的協助下,這場來自蘇鍛等人的挑釁,很快就結束,而那最終的結果,便是只剩下蘇鍛帶起他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朋友狼狽的逃出了周元所在的這片區域。
    留下了滿地的獸尸以及狼藉。
    周元也沒對蘇鍛怎樣,雖說后者屢屢想要以小手段來惡心他,但說實在的,這種層次的人,現在已是入不了他的眼。
    即便沒有天元筆的進化,他要收拾蘇鍛,也花費不了多少的手腳。
    對于沒有威脅的事物,他顯然還是比較寬容的。
    趕走了蘇鍛,周元手中的天元筆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自其掌心中鉆了進去,最后靜靜的懸浮于氣府中,吞納著源氣。
    此時的后方,左丘青魚輕邁著玉足走了上來,水吟吟的美目帶著驚奇的盯著周元,道:“看來我是白擔心一場了,這蘇鍛,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啊。”
    她的內心,顯然也是有點震驚的,那蘇鍛雖然只是剛剛踏入七重天,但周元不過也才太初境四重天而已,可即便如此,蘇鍛在周元的手中,竟是沒有半點的抗衡之力。
    那周元的戰斗力得多強悍?
    她之前還擔心周元在進入蒼玄宗后泯然于眾人,畢竟這種巨頭宗派內的天才實在是太多了,周元能夠在他們蒼茫大陸脫穎而出,但那里的戰績,放在蒼玄宗恐怕只能說是普通。
    不過如今來看,她的擔心顯然是多余了。
    眼前這個家伙,不管是到了哪里,似乎都是顯得與眾不同。
    周元聞言,也是笑了笑。
    “好了,既然你這邊麻煩解除,那我也得去守著我那一畝三分地了。”左丘青魚小手輕拍了拍,笑盈盈的道。
    “多謝了,你那邊你如果有問題,就來找我。”周元笑道,雙方的關系也算是熟識了,所以他也沒過多的客氣。
    “嘁,只會用打架解決問題的蠻子…我這般漂亮,論起威力,可比你那天源兵還要強。”左丘青魚紅唇微撇,小手捧著如玉般的精致臉蛋,驕傲的道。
    周元啞然,倒是沒法辯駁,對于很多男人而言,左丘青魚的容顏還真是無法抵御的魅力,所以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被迷得神魂顛倒也是很正常的事。
    從某種角度而言,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天源兵能夠相比的“武器”。
    “走啦。”
    左丘青魚玉手一擺,嬌軀便是疾掠而出,如百花在輕風中飄揚,身影優雅動人,但又令人無可琢磨,短短一會,便是消失在了周元視野中。
    望著左丘青魚離去,周元方才在巨大的旗幟下方盤坐下來,如今天源兵也成功進化,他倒也不用再四處去獵殺天炎蜥了。
    而經過先前蘇鍛他們的敗北,想來其他的勢力,應該也不太敢來打他這里的主意。
    所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他這里應該會變得極為的清靜。
    “那便繼續修煉“天陽神錄”吧…”
    周元自語,然后盤坐下來,袖袍一揮,只見得一道道赤紅如血般的巖漿在面前升起,赫然是前些天在賭石場贏來的炎髓。
    這些炎髓能夠提升火屬性的功法或者源術的威能,而天陽神錄,也正在此中。
    天陽神錄所修煉出的那一口“天陽火”,如今的周元只是小成而已,而大成的“天陽火”,將會由白色化為深青色彩。
    若是能夠修至圓滿,“天陽火”則是會從深青化為暗金色,那時候,一口天陽火噴出,真的是擁有著焚山之力。
    在周元得到炎髓后,便是在開始修煉“天陽神錄”,如今那口白色的天陽火,已經比之前變得更為的霸道強橫,只是想要踏入大成,顯然還得有所努力。
    周元的目光,盯著眼前緩緩流淌的炎髓,然后微微一吸,只見得一縷縷血紅般的火線升起,最后直接是順著周元的鼻息,涌入了他的體內。
    頓時間,熾熱的氣息在體內散發,令得周元的身軀變得極為的滾燙。
    不過周元神色卻是不動,忍耐著那種灼痛感,運轉“天陽神錄”,白色的火苗在體內升起,最后將那一縷縷血紅的火線,不斷的吸收煉化…
    而隨著這般煉化,白色的火苗中,也是開始有著點點青光浮現。
    赤紅大地上,周元的身影靜靜的盤坐,面前的炎髓流淌著,釋放著高溫。
    時間流逝,很快便是將近半日過去。
    周元面前的那一道炎髓,也是逐漸的黯淡下來,顯然被吸收殆盡,最終化為火苗消散開來。
    周元緊閉的雙目在此時也是緩緩的睜開,他感應體內,那一道白色的火苗之上,青色愈發的濃郁…
    “還差一點。”
    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在消耗了數道百年份的炎髓后,他的這口天陽火,顯然開始接近大成的境界。
    “此番出來,也算是收獲不小了。”
    周元自語道,留在宗內,他顯然是沒辦法得到這些炎髓的,那他所修煉的“天陽火”,顯然也就只能停步在小成的境界。
    吱吱!
    而就在周元感嘆間,忽然耳中有著細微的吱吱聲傳出。
    聽到這聲音,他怔了怔,旋即才想起自己的耳中有一顆“傳音石”,只不過之前傳音石內并沒有任何的聲音傳來,導致周元都快忘了這一茬。
    “李卿嬋師姐,趙燭師兄…我這里有人闖入,是圣宮的人!”傳音石中,有著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聽聲音應該是對于中一位劍來峰的弟子。
    傳音石中沉默了一會,然后有著李卿嬋的聲音響起:“許斌,你哪里有幾位圣宮弟子闖入?”
    “一人。”那名為徐斌的弟子迅速的回道。
    “你只需固守即可。”聽到是一人,李卿嬋顯然是微微松了一口氣,圣宮的那支隊伍中,除了王離,曹金柱二人外,其他人的實力與他們這邊相差不多,如果只是一人的話,不見得就能夠對付徐斌。
    接下來傳音石內再度陷入寂靜。
    不過這種寂靜只持續了不到十分鐘,再度被打破,一道有些震驚與虛弱的聲音響起:“李師姐,我這里失守了,對方很強,遠比我強!”
    “我在撤向呂師兄鎮守的區域,但對方緊追著我…”
    傳音石內,其他的人聞言,頓時轟的出聲,有些混亂。
    “怎么可能?圣宮的人中,實力都與我們相差不多,你怎么可能這么快就敗了?”那是秦海的聲音。
    “難道是王離和曹金柱出手了?”白璃也是立即問道。
    趙燭那低沉的聲音也是響起:“徐斌,是誰在出手?”
    “不是王離和曹金柱…”那徐斌的聲音相當虛弱,顯然是被重創了:“他是楊玄!”
    “楊玄?”李卿嬋與趙燭的聲音都是微顯疑惑,他們一般所關注的都是圣宮的圣子,顯然楊玄并不在這個層次。
    “徐斌,你退守至呂梁那里,聯手守住。”李卿嬋迅速的命令道。
    “是。”徐斌應道。
    之后傳音石內繼續安靜下來。
    周元眉頭微皺著,這個楊玄,果然不簡單,不知道那徐斌和呂梁聯手的話,能否守住…
    他靜等了半晌,再然后耳中的傳音石終于有著聲音響起。
    “李師姐,趙師兄,我與徐斌聯手,同樣是敗在了那個楊玄手中。”那道艱難的聲音,應該就是呂梁,只不過他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得傳音石內一片寂靜,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不對勁了。
    李卿嬋的聲音,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道:“所有人,立即撤退,在白璃處匯聚,這楊玄,應該就是圣宮此次隱藏的手段。”
    “你們先行匯聚,再尋找反擊之機,我和趙燭會伺機出手。”
    這個時候,光守著地盤已經沒用,必須先和圣宮正面做過一場了。
    “是!”
    傳音石內,傳來諸多聲音,然后再度歸于寂靜。
    周元目光微微閃爍,面色顯得有些凝重,看這樣子,圣宮的手段,終于開始展露了…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