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想死啊?
    高溫升騰的赤紅大地上,忽然有著不少的破風聲響起,遠處有著不少的身影腳踏源氣掠空而來,最后停在了這片交戰區之外。
    這些人影,是核心圈外各方的勢力,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各方的爭斗都已接近尾聲,再然后他們便是聽見了圣宮與蒼玄宗在這里激烈交鋒的消息,于是便是蜂擁而來,想要看一場巨頭間的爭鋒好戲。
    那炎鼎宗的少宗主蘇鍛以及左丘青魚也都是在人群中。
    接著他們就看見了那闖入了交戰區的周元…
    左丘青魚精致的小臉率先一變,眸子中掠過一絲焦急擔憂之色,她也沒想到周元會這么傻乎乎的沖進去。
    要知道現在的這里,擺明了是圣宮占據絕對上風,那個楊玄的實力,出乎意料的強悍。
    而連蒼玄宗的白璃與秦海都是落敗,周元又能改變什么?
    眼前的楊玄,可不是之前的蘇鍛可比了…
    與左丘青魚的焦急相比,那蘇鍛則是眼露竊喜之色,之前被周元收拾一頓,雖然讓得他生出一些懼意,再不敢主動去挑釁,但如果能夠見到其他人去收拾周元,他自然也是能夠出口怨氣。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楊玄這般人物,也是你能去挑釁的?”
    …
    在那遠處,李卿嬋也是聽見了傳音石中的聲音,當即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縮,立即道:“周元?你來這里做什么!”
    她的聲音已經帶了一絲惱意,如今的局面,本就已經極為的劣勢了,周元這樣闖入進來,實在是有些不理智。
    畢竟以他的實力,摻和這種級別的戰斗,只會成為累贅。
    她身形在半空中停下,美目看向遠處,眼中有著靈光涌動,頓時遠處那大地上發生的戰斗也是被她收入眼中。
    然后她便是看見踏入那片戰圈的周元。
    “卿嬋師姐…我畢竟也算是蒼玄宗的一員,這種時候,躲在外面,終歸是有些不太好吧。”傳音石中,周元似是笑了笑,說道。
    李卿嬋微微一滯,旋即苦笑一聲,周元這份心思倒是好的,只是現實總歸是殘酷的啊。
    “哼,你這是好心辦壞事,沒這個能力,就不要摻和超出你范圍的事情,不然只會讓事情更糟。”那趙燭的聲音也是突然的響起,顯然他對于周元的出現更為的不滿。
    在他看來,周元這種愣頭青的行為,無非只能讓得那楊玄的威風更甚而已。
    他還要說什么,但李卿嬋卻是突然擺了擺手,制止了他。
    “周元,這是你的選擇,那你就要知曉將要付出的代價,那個楊玄手段兇狠,你自己小心吧,若是不敵,就早早退去。”李卿嬋緩緩的道。
    “是。”周元笑著應了下來,然后聲音就沉寂下去。
    趙燭出現在李卿嬋身旁,看了一眼她,沉聲道:“這周元也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你當初就不該帶著他參加此次的任務,如果換一個其他老牌弟子,局面說不定也不會壞成這樣。”
    李卿嬋淡淡的道:“連白璃和秦海聯手都敗在了那個楊玄的手中,你覺得就算是多了一個老牌弟子,又能如何?”
    她聲音頓了頓,然后眺望著遙遠處那道年輕的身影:“周元也不是那種魯莽的人,他會現身,說不定也是有著一些打算,萬一真出現了奇跡呢?”
    雖然她也知曉這種奇跡概率太低了,但這也是唯一安慰自己的方式了。
    趙燭聞言,嘴角撇了撇,大概也是覺得李卿嬋的想法太過的天真了。
    “奇跡?靠他那個烏龜殼嗎?”
    他搖搖頭,聲音譏誚。
    李卿嬋沒有再回答,她看了一眼依舊阻攔在前方的王離,曹金柱二人,神色漸漸的平靜下來。
    不過,她那平靜之中,卻是有著一抹決然。
    她已是打定主意,若是那邊情況越來越壞的話,那么今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即便是隕落此地,她也要拖著對方一起。
    事關蒼玄宗的聲譽,即便是付出生命為代價,她也將會去守護。
    …
    火山口外。
    烏長老也是看見了突然現身插足戰局的周元,然后也是愣了好一會,最后方才暗怒的道:“這個周元,真是個愣頭青!”
    雖然周元在這種局面挺身而出,讓得烏長老有些感嘆,但他的實力終歸是太弱了啊,就算是現身,也不過只是讓楊玄的戰績更為的輝煌而已。
    如此作為,實在是有些分不清場合。
    其他的勢力,也是在竊竊私語,顯然都在打聽突然現身的周元的信息,不過最后當他們知曉周元不過太初境四重天時,面色不由得有些古怪。
    連白璃,秦海這等優秀的弟子都是敗了,這位四重天的弟子現身,無疑是自討苦吃。
    于是他們紛紛搖頭,看來這一次的蒼玄宗,的的確確是要被圣宮壓一頭了。
    …
    在那諸多目光關注的戰場中,當楊玄聽到周元的聲音后,則是忍不住的笑了笑,他的目光已經收回,甚至懶得再投向出現在后方的周元。
    “你們蒼玄宗的弟子,也真是有意思…”
    他沖著面色慘白的白璃與秦海笑道,然后對著不遠處的一名圣宮弟子揮了揮手,道:“解決掉他,打斷一條腿吧,當是一個小小的教訓。”
    他甚至都是沒有要親自動手的想法,因為在他看來,那真的是太抬舉一個四重天弟子了。
    那名圣宮弟子的實力,也是達到了太初境七重天,從源氣波動來看,比蘇鍛都要微強一些,此時的他面目獰笑的看向周元。
    “小子,好好的躲在外面,誰都懶得去收拾你,偏偏你卻不長眼睛主動跑來,那可就真怪不得我們了。”
    轟!
    雄渾的源氣爆發開來,那圣宮弟子的身影如電般射出,直指周元。
    感受著身后的源氣波動,楊玄便是再度抬腳對著白璃,秦海二人走去,他打算徹徹底底的擊潰對方,從此讓他們一想到他,就會恐懼顫抖。
    楊玄的嘴角,有著森然的笑容,微微浮現。
    咚!
    不過,就在他步伐剛剛踏出的那一瞬間,后方便是傳來了一道低沉的源氣碰撞的聲音,緊接著有著慘叫聲響起。
    一道黑影從楊玄的身旁搽飛而過,重重的轟進了一片山巖中,整個人基本都差點被埋在亂石下面。
    這般變故,令得所有人都是怔了怔,他們的目光望著那亂石中,只見得那里,一道人影滿身鮮血的躺在其中,極為的凄慘。
    白璃,秦海他們望著那道身影,先是有些憤怒,然后忽然的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為他們發現,那道身影竟然不是周元!
    而是那位圣宮的弟子?!
    楊玄的腳步,也是在此時緩緩的停了下來,他望著那不知死活的圣宮弟子,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緩緩轉過身來。
    只見得那里崩塌的地面間,一道修長的身影握著黑筆緩步的走了出來。
    白璃,秦海的瞳孔都是一縮。
    他們實在是有些無法想象,周元竟然只是一招,就將一位實力踏入七重天的圣宮弟子生生擊潰。
    天地間有些寂靜。
    可以想象此時無數道目光都是充滿著驚愕的望著這里。
    因為似乎情況和他們想的并不一樣。
    “好歹也尊重一下我吧?你還真當我是來送菜的啊?”周元望著楊玄,笑道。
    楊玄沉默了一下,也是笑著點點頭。
    “有意思…竟然看走眼了…”
    “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是喜歡扮豬吃虎,沒想到這次,竟然遇見了一個比我還會扮豬的…”
    他嘆了一口氣,盯著周元,聲音有些遺憾。
    “本來只想打斷你一條腿,但現在看來…你真的是…”
    “想死啊?”
    話到最后,楊玄的面龐,徹徹底底的陰冷下來,令人毛骨悚然。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