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棘手的楊玄
    天空上,黑色的天元筆與一截慘白的骨鞭碰撞在一起,那所散逸出來的源氣波動,直接是引得空間都是在微微顫抖。
    “鐺!”
    骨鞭猛的一震,源氣爆發,直接是震開了天元筆,而周元的身形,也是在此時疾射而退。
    楊玄沒有追擊,他立于虛空,眼神陰翳的盯著周元,手中的骨鞭之上,灰白源氣縈繞,散發著刺耳的尖嘯聲。
    他周身的氣勢,在不斷的提升。
    天地間無數道視線也是匯聚于此時的楊玄身上,最后停留在其手中那慘白骨鞭上,皆是眼神一凝。
    “竟然也是天源兵?!”
    “好家伙,這楊玄竟然被逼到這一步了…先前白璃和秦海聯手,都沒做到呢!”
    “真是可惜,先前周元能夠逞威,主要原因便是因為他手中的天源兵,如今楊玄也是有了天源兵,恐怕局面又得有所變化了。”
    “……”
    在那諸多竊竊私語聲中,周元也是眼神微現凝重的盯著此時的楊玄,經過先前短暫的對碰,對方手中的骨鞭,應該的確是超越了玄源兵的層次。
    但卻并不算是真正的天源兵。
    準確來說,或許能夠算做一柄準天源兵。
    但即便如此,當楊玄也是祭出天源兵后,他的優勢就會開始衰減,畢竟天元筆的破源,最為的針對純粹的源氣攻勢。
    但在面對著對方的天源兵時,破源的威力就會弱上一些。
    周元的手掌,緩緩的緊握天元筆,漆黑如墨般的筆尖上,有著深邃之光流轉。
    唰!
    下一瞬,他眼神忽的一凝,因為那楊玄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他的前方,再然后,那慘白的骨鞭便是化為無數道骨影鋪天蓋地的呼嘯而來。
    每一道骨影,都是帶著尖嘯,傳入耳中
    甚至連體內的源氣都是受到了影響,有所紊亂。
    周元急忙運轉源氣,抵御著那種尖嘯的干擾,天元筆一震,源氣涌動間,也是立即迎上。
    鐺!鐺!
    只見得天空上,兩道人影閃電般的交錯,無數道筆影鞭影兇悍硬碰,每一次的碰撞,都有著千丈巨大的源氣漣漪爆發開來,震蕩虛空。
    那般交鋒,可謂是兇狠到了極致。
    不過這一次,任誰都是看得出來,面對著手持一柄準天源兵的楊玄,周元先前那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已經失去。
    雖說從品級上而言,楊玄手中的骨鞭比不上天元筆,但后者畢竟自身的源氣底蘊遠勝周元,所以在借助了骨鞭的力量后,也是漸漸的再度將局面扳回手中。
    在那天地間,一道道視線,都是緊張無比的望著天空上交戰的兩道人影。
    短短數分鐘,已是交手上百回合。
    鐺!
    又是一次猛烈的碰撞,周元身形被震退,他面色愈發的凝重,天源兵對于戰力的增幅的確非同小可,這楊玄與先前相比,棘手了太多。
    此時他的手掌,都是隱隱的傳來刺痛感。
    “你先前不是很囂張嗎?!”那楊玄目光看來,嘴角有著諷刺浮現。
    “打完再得意吧。”周元回以冷笑。
    “那就看你還能嘴硬到何時!”楊玄眼神陰冷,手中骨鞭猛然一震,竟是沖天而起,頓時間漫天都是陰冷的尖嘯之聲。
    天地間的源氣滾滾而來,涌入骨鞭之內,一股威壓也是隨之釋放出來。
    “天骨鞭,天骨影!”
    楊玄雙手結印,暴喝出聲。
    只見得天空上,骨鞭中有著慘白的源氣爆發出來,最后竟是在那骨鞭之外,隱隱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白骨虛影。
    那道虛影似人非人,似獸非獸,宛如是無數種的集合,看上去相當詭異。
    呼呼!
    那道巨大的白骨虛影周身匯聚著驚人的源氣,下一瞬,猛然呼嘯而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俯沖向周元。
    望著那道白骨虛影,周元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顯然是察覺到楊玄這道攻勢之凌厲。
    他也是深吸一口氣,手掌一松,天元筆沖天而起,吸取著天地間的源氣,頓時有著璀璨金光爆發開來。
    “天元筆,萬鯨紋!”
    當周元印法變幻時,天元筆內仿佛是發出了悠揚而古老的鯨吟之聲,澎湃的源氣宛如風暴般的呼嘯涌動。
    與此同時,一道巨大的鯨影浮現,盤旋在天元筆周身。
    緊接著,又是一道…
    一道道鯨影不斷的出現,最終竟是達到了五道!
    伴隨著天元筆進化到天源兵,萬鯨紋的威能顯然也是有了巨大的提升,以往周元施展時,頂多出現一道鯨影,然而現在,卻是翻了五倍!
    每一道鯨影,都擁有極為強悍的力量,如今五道匯聚,足以翻江倒海。
    顯然,面對著楊玄越來越驚人的攻勢,周元也是開始傾盡全力。
    “去!”
    周元一聲暴喝,天元筆震動,發出嗡鳴之聲,然后便是破空而出,五道鯨影在其周圍盤旋,鯨吟之聲,響徹天地。
    無數道視線,都是死死的望著這一幕。
    天空上,巨大的白骨虛影呼嘯而下,天元筆攜帶著五道鯨影沖天而起,最終,在那一道道緊張無比的視線下,兩者兇悍無匹的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
    數千丈的源氣沖擊,轟然炸開,即便是距離地面有著一段距離,依舊是震得諸多山丘崩塌,大地崩裂…
    天空上,鯨影被撕裂,而那白骨虛影,也是寸寸的崩裂。
    周元與楊玄的身影首當其沖,被那可怕的沖擊波所波及,當即兩人的身軀都是一震,略顯狼狽的倒射而出,
    最后兩人都是各自的被撞進一座赤紅山峰中。
    轟!
    山峰崩塌,亂石滾落,將兩人都是埋了進去。
    不過下一瞬,亂石便是被掀飛,兩道身影同時沖天而起,落在了對峙的兩座山頭上。
    無數道視線投射而去。
    只見得此時的兩人,衣衫都是有些破碎,嘴角出現了一絲血跡,顯然在先前那種對碰中,都是出現了一點傷勢。
    竟是不分上下。
    天地間響起了一連片的嘩然聲,一道道目光帶著驚異的盯著周元的身影…
    他們原本以為當楊玄也是祭出天源兵后,局面應該被逆轉,但沒想到周元也是如此的頑強,竟是生生的擋住了楊玄如此驚人的攻勢。
    在那遠處的天空上,李卿嬋望著這般結果,絕美的俏臉上也是劃過欣喜之色,原本臉頰上的寒霜也是有所融化。
    “這個家伙…還真是屢屢讓人意外。”她輕聲道,言語間,不乏一些贊賞之意。
    一旁的趙燭撇了撇嘴,道:“就怕他已是強弩之末。”
    李卿嬋柳眉微蹙,道:“趙燭師弟,雖然周元與你們劍來峰有些恩怨,但如今卻是一致對外的時候,休要漲他人威風,若是周元輸了,你我此次都免不了責罰。”
    被李卿嬋呵斥一頓,趙燭也就只能悻悻的收了聲。
    在李卿嬋,趙燭對面,那圣宮的王離,曹金柱也是在關注著那邊的戰場,而他們的面色,從一開始的輕松,同樣是漸漸的變得有些不太好看起來。
    他們也沒想到,楊玄竟然會被一個區區太初境四重天的弟子給阻攔下來…
    “楊玄究竟在搞什么?”曹金柱皺眉道。
    “那個叫做周元的蒼玄宗弟子,倒是有些古怪。”王離緩緩的道:“此人的源氣底蘊,超人想象的雄厚。”
    他們也是看了出來,即便沒有那古怪黑筆,周元的源氣底蘊都不弱于尋常的七重天,這說明他的源氣根基極為的扎實。
    “楊玄想要贏他,也就不能再有所隱藏了。”
    王離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卿嬋二人,然后他的聲音便是在源氣的裹挾下,如驚雷般滾過天際,傳向了遠處。
    “楊玄,不要再留手了!”
    他的聲音,滾過天際,最終也是響徹在了周元與楊玄對峙之地。
    楊玄的面龐,正陰翳的盯著周元,當他聽到王離的聲音時,眉頭皺了皺,眼中似是掠過一抹猶豫之色。
    但最終,猶豫化為了決然。
    圣宮之內,宮規嚴厲,若是此次他在這里失手,回去后必然會受到懲處,修煉資源也會被剝奪,嚴重影響日后的修煉。
    所以,他今日絕對不能輸。
    一抹兇戾,涌上了楊玄的臉龐。
    他陰森森的看了周元一眼,直接撕開了衣衫,露出了胸膛,只見在其心臟的位置處,有著一道環形的血紋,血紋猶如是在血肉中蠕動,上面隱隱有著古老的紋路。
    仿佛是一道封印。
    “原本這道封印,是我為了爭奪圣宮十二殿首席準備的,沒想到今日,竟會用在你的身上…”
    “你壞了我的好事。”
    “所以你放心,待我將你擊敗時,我會將你全身的骨頭,一截截的捏碎,以此來泄我心頭之恨!”
    當楊玄森然的聲音,帶著濃烈的戾氣,響徹起來。
    噗!
    楊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噴出,精血被他握在手中,然后抹在了心臟處的血紅封印上,頓時封印嗤嗤的冒出霧氣,封印開始被溶解。
    轟!
    當封印被徹底溶解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源氣波動,宛如被壓制許久的火山一般,在此時轟然爆發!
    他腳下的山峰都是在顫抖,崩裂。
    無數道目光帶著駭然的望著那道身影。
    因為伴隨著那源氣的節節攀升,此時的楊玄,赫然是突破了七重天的界限,隱隱的攀升到了八重天的境界!
    面對著這一幕,白璃,秦海等人紛紛色變。
    甚至于連周元,瞳孔都是緊縮,面色變得極端的凝重起來。
    這個楊玄…竟然還有這般讓人震驚的底牌!
    (今天恢復更新。)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