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第三級
    云霧繚繞的山澗中。
    周元盤坐于水火鍛龍臺上,此時的他渾身大汗,身軀不斷的微微顫抖著,顯然是剛剛承受了一次水火源氣的錘煉。
    當日與吳海交手的事,在結束后就被周元拋諸腦后,他也沒有理會此事引起的一些動靜,直接是繼續埋頭于深山苦修之中。
    首席之爭愈發的接近,已經容不得他松懈。
    “好痛…”
    周元低聲呻吟著,因為小玄圣體修成玉皮境,他的肉身也是增強了許多,那第一級別的水火源氣對他的錘煉效果已是減弱了許多。
    所以,如今的周元,直接是一咬牙將級別徹底的穩固在了第二級。
    那樣對肉身的錘煉更強,當然了,那所需要承受的痛苦,也遠不是第一級水火源氣可比的。
    周元有些艱難的站起身來,身形掠到山崖邊,然后癱坐下來。
    不過他并沒有休息,而是從懷中掏出了一枚斑駁樹鱗,其中有著濃郁的乙木之氣散發出來,令得周元的精神都是微微一振。
    在昨天的時候,他就在玄老的幫助下,再度從龍鱗槐樹那里砍了二十多枚樹鱗下來,因為修煉肉身太消耗血氣,而周元體內的那一道“太乙青木痕”因為他最近的肉身修煉,也是消耗了許多,若是再不做補充,恐怕就會直接徹底散去。
    如果沒了“太乙青木痕”,周元顯然也就不可能每天以這種強度來錘煉肉身,那樣他的修煉進展,將會變得相當緩慢。
    周元閉目,雙掌間有著樹鱗懸浮,一縷縷的碧綠氣流升騰而起,最后源源不斷的涌入周元以內。
    在其血肉間,碧綠光點若隱若現,一道原本有些虛浮的古老紋路,則是吸收著這些光點,一點點的恢復著明亮。
    漸漸的,再度有著旺盛的血氣與生機,在周元的體內綻放出來。
    他那原本有些蒼白的面色,也是逐漸的恢復紅潤,先前水火源氣錘煉所帶來的劇痛,也是在悄然消散…
    一個時辰后。
    周元睜開了雙目,掌心間的那一枚樹鱗則是化為粉末落下來,其中的乙木之氣,被盡數的汲取而盡。
    感受著體內充沛的血氣,周元也是吐了一口氣。
    “距離首席之爭,只有二十多天了。”
    他雙目微瞇,眼中掠過沉吟之色,以他如今的實力,已是并不懼吳海這種層次的對手,但光是如此,顯然是不夠的。
    因為最麻煩的人,是陸宏一脈的袁洪。
    從之前那短暫的接觸來看,這袁洪,就連周元都是感受到一些危險的氣息,此人必然會是這一次首席之爭上最強的攔路虎。
    即便如今將“小玄圣體”修至玉皮境,肉身也算是有所小成,但按照周元的估計,恐怕這還并不保險,除非他能夠在首席之爭到來之前,再在“小玄圣體”上做出提升,達到第二重銀骨境。
    但想要達到銀骨境,顯然并不是簡單的事。
    他能夠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修成玉皮境,已是常人難及的速度,而銀骨境,顯然比玉皮境更難修煉。
    即便這段時間他將水火源氣提升到了第二級別,但自身骨骼,依舊還沒有任何有蛻變的跡象。
    “小子,休息好了還不趕緊繼續上去修煉,磨蹭什么呢?”在周元沉吟間,玄老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在那旁邊的殘破石亭中,玄老捏碎了煙葉,投入煙斗中,點燃吸了一口,煙霧升騰,他那渾濁的目光,則是透過煙霧,懶洋洋的看著周元。
    周元目光微微閃爍,掙扎了一下,最終有著堅定與決然之色涌出來。
    他抬起頭,看向玄老,道:“前輩,我打算將水火源氣提升到第三級。”
    玄老握著煙桿的蒼老手掌都是抖了抖,目光罕見的有些驚愕,道:“你小子不要命了?第二級水火源氣對于現在的你來說,就已是有些難以忍受了,你還敢挑戰第三級?”
    他盯著周元,以為后者只是在說胡話,然而卻是見到了周元那堅定的目光。
    “你說真的?”玄老有點動容。
    挑戰第三級,這可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周元緩緩的點了點頭,他這一年的苦修,不就是為了即將來到的首席之爭么?如果這一次失手,那么說不定他就只能等到明年了…
    而現在的他,顯然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等待。
    所以,他必須以最極端的方式,將他的潛力逼出來…即便這會顯得有些殘酷。
    但修煉之道,本就需要一往無前的勇氣。
    想當年在大周時,他體內八脈不顯,甚至都無法修煉,那時候,如果他心生放棄的話,恐怕也不可能會有今日。
    而當年他都未曾放棄,現在…就更加不可能讓得他放棄了。
    玄老用力的抽了一口,煙霧升騰起來,他站起身來,看著周元凝重的道:“小子,第三級的水火源氣,對于現在的你而言過強了一些,如果你執意的話,怕是要有吃大苦頭的準備。”
    他的言語,在大苦頭三個字上加重了許多,顯然告訴周元此事并非兒戲。
    周元笑了笑,沒有回答,身影一動,便是出現在了石臺上,他目光直視著玄老,顯然已是用行動代表了答案。
    玄老微微怔了怔,輕輕點頭,那渾濁的雙目深處,似是有著濃濃的欣賞之意浮現出來。
    修煉一道,千難萬阻,從未有過坦途,這么多年中,他見過太過驚艷卓越的天才,但有時候,毅力與勇氣,或許會比天賦還要更加的重要。
    他也同樣沒有再說話,手中竹帚輕輕一揮,一道源氣波動散發開來。
    緊接著,那兩座山峰上纏繞的石龍頭頂上,第三枚石鱗,也是漸漸的變得明亮。
    轟轟!
    整個天地,仿佛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高溫與寒氣,悄然的彌漫,各自彌漫了半壁天際。
    最后,兩只石龍巨嘴大張,下一刻,浩蕩的水火洪流噴發而出。
    石臺之上周元旁坐的身影,幾乎是在頃刻間,就被兩道水火洪流所淹沒,那座石臺,都是在此時一半變得赤紅,一半有著冰霜凝結…
    與此同時,一道死死壓抑著痛苦的低吼聲,有些歇斯底里的自那水火洪流中傳出。
    一炷香后。
    當水火洪流落下時,玄老急忙望去,只見得一道渾身冒著蒸汽的身影落入眼中,周元渾身皮開肉綻,宛如被剝皮一般,極為的滲人。
    但他的雙目,卻是死死的睜著,鼻息間有著微弱的呼吸。
    他的精神顯然時刻緊繃著,此時待得水火洪流散去,也終于是達到極限,然后身軀便是從那石臺上墜落而下。
    顯然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一道源氣涌來,纏繞著周元墜落的身軀,將其馱負而起,落在了山崖邊。
    玄老望著直接昏迷過去的周元,但卻能夠見到在其皮膚下,有著碧綠的光紋若隱若現,散發著血氣,維持著周元的生機,那些皮膚,也是在漸漸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
    而隱約間,似乎是能夠透過血肉,看見一絲銀光掠過。
    玄老咂了咂舌,暗嘆一聲,竟也是有著一點佩服。
    “真是個小瘋子啊…”
    …
    當周元開始在那水火鍛龍臺上瘋狂修煉時,時間也是在蒼玄宗內悄然的流逝,不知不覺間,首席之爭的日子,愈發的接近。
    而蒼玄宗內醞釀許久的氣氛,也是越來越沸騰,整個宗門的目光,都是匯聚向了這一年一度中最為重要的大事。
    首席之爭,即將來到。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