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夭夭的怒火
    首席之爭時日漸近,整個蒼玄宗,都是處于了一種鼎沸之中,各峰各脈都是摩拳擦掌,對那個位置虎視眈眈。
    畢竟,那個位置,象征著諸峰弟子之首,同時也是進階圣子的必經之路...
    所有蒼玄宗的弟子,從進宗的第一天起,首席弟子便是他們眼中的目標,他們為此努力多年。
    所以,當每年年終首席之爭來臨時,那般盛況,遠非之前的紫帶選拔可以相比。
    可謂是真正的年終盛事。
    ...
    夭夭漫步于山林間,倩影修長纖細,宛如自畫中走來一般,帶著一股驚鴻之感,在其腳下,吞吞邁著小短腿緊跟著。
    她跟隨著路上的一些印記前行,避開封印,然后眼前的林間變得開闊,山崖出現,水火鍛龍臺也是落入了視線中。
    再然后,她便是見到那近乎昏厥般的躺在地上的身影,正是周元,不過此時的后者模樣極為的凄慘,看上去猶如是剛從蒸鍋里面撈出來一般,渾身的血肉都是有著壞死般的跡象,顯然是遭遇極重的重創。
    瞧得周元這般模樣,夭夭先是一怔,然后那俏臉就變得冰寒了下來,美眸如利劍般的看向一旁吞吐著煙霧的玄老。
    自從上次她與玄老交談過后,她便是未曾再來此處,但沒想到今日再來,卻是見到這幅情況。
    “你對他做了什么?”夭夭聲音冷冽如冰的道。
    吼!
    吞吞也是發出低吼聲,獸瞳死死的盯著玄老,嘴中有著黑光浮現,小小的身軀也是開始膨脹起來,兇氣畢露。
    玄老見狀,無奈的道:“跟老夫我可沒關系,是這小子這些天執意將水火源氣增加到第三級。”
    夭夭冷哼一聲,快步上前,玉指抹過周元的鼻息間,感受著那細微的呼吸聲,這才微松一口氣。
    她的眸子看過周元那赤裸了大半的身體,此時那近乎壞死的血肉下,隱隱可見碧綠的光芒若隱若現,在這些光芒的侵潤下,周元的毛孔中,有著黑色的淤血在滲透出來。
    隨著淤血的散開,他的身體在漸漸的恢復正常。
    不過即便是處于昏迷中,周元的身體也是在本能的微微顫抖,可想而知,之前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真是胡來!”
    夭夭柳眉微豎,她就說這段時間周元回洞府的時間越來越晚,每次回來都是極為的虛弱,原來他竟是將水火源氣提升到了第三級。
    而且此事也沒告知她。
    她轉頭看向玄老,冷聲道:“他不知道輕重,你也不知嗎?錘煉若是過度,肉身也會毀于一旦!他肉身若是被毀了,你賠得起嗎?”
    玄老張了張嘴,顯然是沒想到他竟然都會被叱責一頓,當即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對于眼前的夭夭,玄老內心深處總是有著一種莫名的忌憚與心悸,所以他也只能訕訕一笑,道:“不至于不至于,他修煉了太乙青木痕,再重的肉身創傷,都能迅速的恢復,只是吃點苦頭而已。”
    “這叫吃點苦頭?”夭夭道。
    周元的心性也算是堅韌,不過能將他都搞成這幅模樣,可想而知那第三級的水火源氣有多可怕。
    玄老悻悻的抖了抖煙桿,知曉了和女人根本說不通道理,所以直接理智的閉嘴,有些郁悶的抱著竹帚,蹲在一旁吧唧著煙嘴去了。
    夭夭冷哼一聲,也沒再搭理玄老,而是站在一旁,她也是看了出來,周元雖然肉身創傷極重,但體內的太乙青木痕也是在迅速的修復著肉身。
    她這一站,便是一炷香的時間。
    此時地面上的周元,那緊閉的雙目,終于是緩緩的睜開,嘴中發出一道痛苦的呻吟聲。
    他仰天躺在地上,感受著體內傳出的無力感,在那第三級水火源氣的錘煉下,對于肉身的消耗太大,這是體內血氣虧損的表現。
    不過好在體內的太乙青木痕開始散發出血氣,補充著自身。
    咳。
    而在周元躺在地上不想動的時候,那一旁有著干咳聲響起,是玄老。
    “讓我多躺躺。”周元無力的道。
    “你還想躺多久?”一道如山泉般清冷的聲音響起。
    周元一驚,急忙轉頭,然后便是見到一旁那如柳枝般的窈窕身影,當即猛的坐起身來:“夭夭?”
    旋即他尷尬的一笑,道:“你怎么來了。”
    夭夭精致的玉顏上沒有表情,道:“若再不來,你什么時候被人玩死了我都不知道。”
    那石亭中的玄老郁悶的吧唧了一口煙嘴,在這蒼玄宗,能夠被他指點,不知道是多少人搶都搶不到的機緣,結果在夭夭嘴里,卻是變得如此的不堪。
    周元也是瞧了郁悶的玄老一眼,連忙道:“沒事,這些修煉我都能承受。”
    夭夭沒理他,道:“收拾一下,跟我回去。”
    瞧得夭夭那冷意十足的臉色,周元也是感覺到一點寒意,當即老老實實的爬起來,收拾了一些衣衫。
    “喂,小子,你最近的修煉,成果還是不小的,雖說還沒有修成銀骨境,但也到了即將蛻變的極限了,只要再做打磨,應當就能得償所愿。”玄老說道。
    周元有些惋惜,沒想到吃了這么多的苦頭,竟然還沒修成銀骨境,外煉之道,果然艱難。
    夭夭卻沒理會他們,邁開長腿便是轉身而去,顯然對玄老還是頗為的不滿。
    周元對著玄老揮了揮手,也是趕緊跟上。
    “小子,明日便是首席之爭了,好好加油...圣源峰封閉多年,也該到了再見天日的時候了。”玄老望著周元的背影,吞吐著煙霧,緩緩說道。
    周元腳步一頓,回頭道:“前輩的意思是希望由我來打開圣源峰的封印?”
    然而玄老沒再回答,他那蒼老的面龐在濃濃的煙霧中若隱若現,顯得有些神秘。
    周元也沒再問,轉身而去,只是在即將走入森林時,方才有著聲音傳來。
    “前輩放心,圣源峰的首席位置,我要定了!”
    兩人漸漸遠去,玄老那渾濁的目光,透過煙霧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然后抬頭望著那終年縈繞著云霧的主峰。
    “這么多年了...圣源峰,也應該再開山門了吧?”
    ...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