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反殺
    云霧繚繞的巨山中。
    嗤!
    一片云霧忽然被撕裂,一道光影暴射而出,而在其身后,還有著兩道光影緊隨而來,澎湃的源氣波動蕩漾開來,沖散了附近的云霧。
    那最前方的光影,自然便是周元。
    而那兩道緊追而來的,則是陸宏一脈的褚陽與柳相。
    “破源!”
    周元的眸光掠過后方,手掌猛的一握,天元筆雪白的毫毛筆尖瞬間化為幽黑的色彩,異常的神秘。
    咻!
    天元筆呼嘯而出,天地間的源氣匯聚而來,源氣化為足足千丈的光尾,最后攜帶著極其鋒銳的氣息,快若閃電般的對著那褚陽暴刺而去。
    褚陽眼神微凝,雙手結印,頓時有著雄渾源氣光柱自頭頂處沖天而起,而光柱之內,一柄劍影發出劍吟之聲,最后直接與那刺來的天元筆碰撞在一起。
    鐺!
    金鐵之聲響徹,聲波傳開,附近的山壁都是被震裂開來。
    那褚陽的劍影,也是一柄準天源兵,顯然那陸宏一脈為了此次的首席之爭,做出了完善的準備,甚至連準天源兵這種寶貝,都讓得參選者人手一道。
    不過畢竟只能算是準天源兵,跟達到天源兵下品層次的天元筆相比,還是有所差距,所以那第一次的碰撞,劍影直接是被震開。
    而且天元筆幽黑的筆尖劃過時,也是將那道劍影周圍彌漫的源氣都撕裂開來。
    天元筆震飛劍影,宛如具備靈性般,再度吞吐天地間的源氣,閃電般的對著褚陽呼嘯而去。
    但就在天元筆沖入褚陽十丈范圍時,又是一道劍影長嘯而來,與天元筆碰撞在一起。
    這一次,是那柳相及時出手,也是催動了一柄準天源兵。
    而天元筆被略作阻擋,兩道劍影便是糾纏上來,碰撞之間,有著驚天般的源氣爆發。
    周元見到這一幕,手一招,天元筆倒射而回,落在他的手中,他望著那相距不過十步的褚陽與柳相二人,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
    這兩人,的確是配合極為的默契。
    而且他們也極為的謹慎,始終不肯分離開來,不論是攻擊還是防御,都是聯手而為,并且在防御的時候,這兩人也是在眼神毒辣的找尋著他的破綻,一旦找到,便是會毫不猶豫的發動聯手攻勢。
    這倒是讓得周元感到有些棘手。
    他的目光閃爍著,旋即速度陡然加快,沖入了云霧中。
    后方的褚陽與柳相見狀,皆是一聲冷笑,緊追不舍,他們也是感覺出來了,面對著他們的聯手,這周元似乎很是束手束腳。
    只要接下來他們繼續保持謹慎,找尋周元破綻,總有將對方擊潰的機會。
    于是,在接下來的時間中,三道身影快如閃電般的穿梭在云霧中,打打停停,但任誰都是察覺到,周元面對著抱團的褚陽二人,似乎是顯得有些力窮,無法再取得如同之前那般的勝勢。
    “看來周元總算是遇見鐵板了…”
    “那褚陽二人倒是聰明,這樣下去,周元遲早會撐不住,而一旦他露出破綻,恐怕褚陽二人就會發動雷霆攻勢。”
    “正常,周元的實力,頂多與他們一人相當,只要不給他偷襲的機會,他想要以一敵二,怎么可能?”
    “…”
    首席峰外,諸多弟子竊竊私語,皆是感到有些惋惜,看來周元這匹黑馬,應該也就只能到這一步了。
    那時刻關注于此的陸宏長老見狀,也是面露冷笑,道:“小子,你也該到此為止了。”
    …
    唰!唰!
    三道光影,一道在前,兩道在后,閃電般的自云霧中掠過。
    “周元,現在的你,可有些像是喪家之犬呢。”褚陽在后方,他的目光鎖定周元的身影,淡笑的聲音,在源氣的包裹下,傳向了前方那道身影的耳中。
    不過,面對著他的譏諷,那道身影并沒有任何的動靜,依舊是埋頭前沖。
    褚陽見狀,嘴角的譏諷更甚,他的目光與身旁的柳相對視一眼,加快速度緊跟而上,接下來,他們要死死的咬住周元。
    唰!
    他們的身影,也是再度沖入了云霧。
    不過,就在他們沖入云霧的那一瞬,忽然感覺到周圍天地間的源氣爆發出了異動,云霧開始旋轉,周遭的景象都是出現了變化。
    而兩人也是在此時失去了彼此的身影。
    “源紋結界?!”
    褚陽的面色一變,眼前這里,顯然是一座布置好的源紋結界!
    他的面色有些難看起來,這個狡詐的周元,看似在逃竄,原來是早就設置好了險境,就等著他們踏入其中!
    轟轟!
    周圍的天地間,有著極其狂暴的源氣匯聚而來,雷鳴與赤火開始涌現,最后鋪天蓋地的籠罩而下。
    褚陽眉頭緊皺,千丈源氣沖天而起,直接是將那些呼嘯而下的雷鳴赤火盡數的抵御而下,然后一道劍影沖出,對著前方虛空狠狠一斬。
    嗤啦!
    虛空猶如是被斬裂,露出了一道裂縫,而褚陽身形便是如電般的沖了出去。
    沖出裂縫,天地間的源氣恢復平靜,熟悉的云霧再度出現在了眼中。
    褚陽松了一口氣,看來他是破開了源紋結界,這周元布置好的陷阱,真是不堪一擊。
    “柳相?”
    不過下一刻,他忽然察覺到不對勁,猛的看向后方,只見得那里的云霧在瘋狂的匯聚,而其中有著赤紅雷鳴瘋狂的響徹,在那最深處,有著一道身影被困住。
    正是柳相。
    原來,結界的力量,都作用在了柳相那邊,所以他才能夠如此輕易的脫身。
    “現在就你一個人了。”
    一道平靜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褚陽面色陰沉的抬起頭,只見前方的虛空中,周元凌空而立,眼神毫無波動的將其鎖定著。
    這里的源紋結界,是他先前在解決掉吳海后,就布置而成了,所為的,便是打算借此將對方的人數優勢限制。
    褚陽看了一眼后方的源紋結界,冷笑道:“你以為這座結界能夠困住柳相多久?”
    柳相的實力他很清楚,這座結界雖然也不弱,但恐怕要不了多久,柳相就能夠脫困而出。
    周元笑了笑,道:“雖然時間不會太久…但用來對付你…卻是足夠了。”
    嗡!
    當其聲音落下的那一瞬,他的身影暴射而出,身軀之上有著玉光浮現,手中天元筆也是震動嗡鳴,那雪白的毫毛筆尖,迅速的化為漆黑色彩。
    “萬鯨紋!”
    “通天玄蛟鱗!”
    巨鯨般的虛影,在天元筆之上浮現,而周元那綻放著玉光的皮膚上,也是有著鱗片涌現出來。
    可怕的力量在涌動。
    這一出手,便是毫無保留。
    筆影呼嘯而下,下方的一座山頭,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斬斷。
    那褚陽的面色也是在此時變得極其凝重起來,顯然是察覺到了周元這般攻勢的恐怖,當即不敢怠慢,一柄劍影緩緩升起,被他握在手中。
    那是一柄薄如蟬翼般的長劍,劍身泛著波光,森寒如冰。
    “下品天源術,劍天河!”
    源氣呼嘯而出,劍影流轉,猶如是形成了一條劍氣河流,森然流轉,最后猛然沖天而起,與那狠狠砸來的天元筆兇悍碰撞。
    褚陽顯然也是傾盡全力。
    鐺!
    兩道可怕的攻勢碰撞在一起,沖擊波狂暴的橫掃開來,周圍的一座座山頭瞬間被摧毀,亂石飛濺。
    砰!
    劍氣河流在那道筆影之下破碎開來,筆影過處,連那柄劍影都是發出了一道哀鳴之聲,倒飛而出。
    噗嗤!
    褚陽也是受到了波及,面色一白,當即便是一口鮮血噴出,而其身影狼狽的倒飛了出去,他的眼中有著一抹驚駭之色。
    到得周元真正的展現實力時,他方才明白,前者的戰斗力有多恐怖。
    難怪連吳海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
    “唰!”
    不過在褚陽身形倒飛而出時,周元的身影,卻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其前方,其嘴巴鼓起,下一瞬間,似是有著低沉聲響起。
    “天陽火!”
    青色的火焰呼嘯而出,帶著恐怖的溫度,噴向褚陽。
    察覺到那青火的高溫,褚陽面色再變,顧不得體內的傷勢,急忙運轉源氣,帶著森森劍意呼嘯而出,與那青火碰撞在一起。
    嗤嗤!
    兩者碰撞,連空間都是變得扭曲起來。
    腳下的那座山峰,都是在此時被點燃,連山石都在融化。
    “該死!”
    褚陽面色鐵青,周元的攻勢連綿而兇狠,這才短短一個照面,就將他逼得如此的狼狽。
    “不可硬戰,要拖下去,柳相馬上就能夠打破源紋結界,到時候與其聯手,就能將局面扳回來!”
    心中這般想著,褚陽深吸一口氣,氣海之內,一顆顆源氣星辰震動,不斷的有著雄渾源氣流淌出來,最后呼嘯而出,抵御著青火的蔓延。
    不過,就在青火與其那森寒劍氣僵持時,忽然,一只手臂從那青火后伸出,其上有著鱗片閃爍著光澤,一把抓出。
    劍氣撕裂而過,然而卻只是將手臂上的一些鱗片撕碎,但鱗片下,玉光浮現時,直接將劍氣盡數的抵御下來。
    那只手臂,五指緊握,一拳轟開源氣,帶起了音爆之聲,在那褚陽瞳孔中急速的放大。
    一層層源氣防御在此時盡數的破碎。
    嘭!
    那褚陽 根本就來不及再有更多的舉動,那蘊含著可怕力道的一拳,便是重重的轟在了其胸膛之上。
    噗嗤!
    褚陽一口鮮血噴出,面色慘白,他的目光死死的望著前方,只見得那里的青火緩緩的褪去,一道修長的身影,立于其中。
    “你看,我說過…時間足夠了。”周元抬起臉龐,望著褚陽,露出燦爛的笑容。
    褚陽滿嘴苦澀,心中滿是悔恨,這個周元,太狡詐了,他們本應該在第一時間,分出最多的人手,將他驅逐出局的。
    可惜…現在卻已經將大好的的局面敗壞了。
    “周元…你別得意,就算你真能贏了我們又如何?袁洪師兄那一關,你根本過不了!”
    “你們的人,也不可能會是袁洪師兄的對手!”
    褚陽死死的抓住周元的手腕,嘴角有著諷刺的笑容流露出來,最后眼皮漸漸的落下,顯然也是陷入了重創昏死之中。
    周元眼神淡漠,手掌抓住褚陽,將其拎起來。
    “過不過得了,你說得也太早了一些。”
    …
    轟!
    一座石臺上,源紋結界忽然爆炸開來。
    一道身影自其中疾掠而出,正是柳相,他沖出結界,厲喝聲便是響起:“周元,你以為一道結界,就能夠將我阻攔嗎?”
    他抬起頭,望向前方,瞳孔忽然猛的一縮。
    只見得在那里的山頭上,一道人影坐在山崖邊,一只腳垂在懸崖外,在他的肩膀上,扛著一只黑筆,黑筆雪白的毫毛從筆尖垂落下來,宛如白色的鎖鏈。
    而垂落的毫毛上面,一道狼狽的人影被捆縛,不知死活。
    赫然便是褚陽!
    山頭上,那道年輕的身影微微低頭,眼神平淡的望著那破開結界而出的柳相,然后緩緩的站起身來,將那被捆縛住的褚陽丟開,居高臨下的盯著柳相。
    “出來了啊?”
    “既然出來了,那就準備去陪你師兄吧。”
    …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