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夠了嗎?
    轟!
    一道源氣洪流狂暴的呼嘯而出,宛如巨蛟升騰,最后攜帶著可怕的威能,在那諸多震動的目光中,沖擊在了一道單薄的身影之上。
    那道身影當場便是被狼狽的震飛了出去,身軀狠狠的撞在山壁上,整個山壁都是龜裂開來,而他的身影,則是被深深的鑲嵌在其中。
    巨石開始崩塌,將他的身形盡數的掩蓋。
    那一幕,慘烈得不忍直視。
    首席峰外,無數道視線望著這一幕,都是發出道道惋惜之聲。
    雙方的交鋒,幾乎是呈現一面倒的姿態,周元完完全全被袁洪所碾壓,顯然雙方似乎并不在同一個層次之上。
    “這周元…還不認輸么?”
    “這也太頑強了…可惜,沒什么作用。”
    “能夠走到這一步,他的戰績已經算是很顯赫了,就算是輸在了袁洪手中,也并不丟臉。”有著弟子感嘆,言語間有著一絲欽佩。
    畢竟連呂嫣,周泰,張衍三人聯手都輸了,周元即便輸了,也不會對他的名聲造成絲毫的損害。
    那沈太淵一脈處,諸多弟子望著周元被袁洪一次次的轟飛,而他卻是咬著牙一次次頑強的沖上去,一時間也是沉默下來,緊接著看向袁洪的目光中開始多了一些憤怒。
    “周元!”
    不知是誰,忽然的吼出聲來。
    “周元!”
    “周元!”
    沈太淵一脈的弟子,越來越多吼聲發出,最后匯聚在一起,宛如驚雷般回蕩在天地間,聲勢驚人。
    顯然,他們在以這種方式,來為周元喝彩,為他鼓舞。
    吼聲越來越大,那呂松長老一脈的弟子對視一眼,最后也是振臂呼喊起來。
    “周元!”
    “周元!”
    “……”
    越來越多的聲音匯聚而來,驚動四方,連那其他峰的弟子,都是將目光投射而來,他們望著那道屢敗屢戰的頑強身影,也是眼神變得復雜起來。
    這般情景,總是感染人心。
    那個叫做周元的弟子,讓得他們知曉了什么叫做不畏。
    夭夭盤坐在青石上,她聽著那響徹天地間的聲音,空靈清澈的眸子,凝視著遠處首席峰峰頂的戰斗。
    “吼!”
    懷中的吞吞發出了低沉的怒吼聲,小小的身軀有著膨脹起來的跡象,獸瞳中有著兇光流轉,盯著峰頂上袁洪的身影。
    雖說它時常與周元打架,鄙夷周元,但吞吞心中的傲氣,恐怕無人能夠想象,它有著源自血脈的尊貴,尋常人類在其眼中,根本無須在意。
    所以當它能夠盡情的與周元戲耍時,那也是它接受了后者的表現。
    在它的心中,也只有當初的蒼淵,夭夭和現在的周元能夠讓得它接受。
    所以,在吞吞看來,它可以欺負周元,但別人若是這么欺負他的話,卻是絕對不行,那是在挑釁它的威嚴。
    夭夭玉手輕輕摸了摸吞吞腦袋,將它那有些暴走的身軀安撫下來,她那絕美的玉顏上沒有什么波動,只是當眸子掠過峰頂袁洪的身影時,則是有著一抹微冷之意閃現而過。
    …
    陸宏一脈的弟子,則是因為這突然間響起的震天般聲音,變得有些失措,他們倒是想要出聲支持袁洪,但聲音剛出,就被淹沒。
    陸宏長老面色漠然的望著這一幕,卻是一聲冷笑,毫不在意。
    這只不過是屬于弱者的絕望吶喊而已。
    但是,就算是你們喊破喉嚨,那周元,也不可能再翻身!
    此時,他就要為之前的張狂,付出代價!
    望著峰頂上那道狼狽的身影,陸宏的嘴角,有著一抹快意的弧度緩緩的掀起。
    …
    一片狼藉的峰頂之上。
    周泰,張衍,呂嫣三人望著那慘烈的一幕,面色都是有些不好看。
    周泰死死的咬著牙,眼神噴火的盯著袁洪,想來如果不是已被淘汰,此時的他就算是重傷的身軀,也要上去與后者拼斗。
    張衍面色同樣是不好看,他看了出來,這袁洪顯然是在戲耍周元,而周元是他們一脈的弟子,被如此戲耍,自然也是在踩他們的顏面。
    呂嫣美眸同樣是望著那崩塌的山壁,俏臉復雜,周元這種頑強,連她都是感到心悸,同時也感到極其的不忍。
    “周元,別起來了…認輸吧。”她喃喃道。
    只要認輸了,袁洪也就沒辦法故意以此羞辱他了。
    而且,就算認輸,也不會對他的名聲造成損失,因為他做得已經極為的完美了。
    此時,那首席峰外震天動地般的聲音,也是若有若無的傳來。
    “周元!”
    “周元!”
    “……”
    似是聽到了那些聲音,崩塌的山石處,山石滾動著,似是有著一道身影,艱難而狼狽的再度緩緩撐起身子,隱隱有著鮮血從石頭中滴落出來。
    呂嫣緊咬著銀牙,偏開頭去,不忍再看。
    “周元師弟…認,認輸吧!”周泰眼睛都紅了起來,
    張衍也是死死的咬著牙,雖說以前總是看不順眼周元,但此時后者那種頑強,卻是連他都是感到一絲由衷的心悸。
    袁洪凌空而立,雙臂抱胸,眼神冷漠的望著那滾動的山石處,然后他微微側頭,聽著那從首席峰外傳來的聲音。
    “看來你還挺受歡迎的啊。”袁洪似是微笑一聲,道。
    他搖了搖頭,淡淡的道:“不過身為失敗者,我覺得你不配。”
    “玩也玩夠了,接下來你若是再不認輸,我就只好,斷你一條腿,再看你能不能站起來了…”
    袁洪指尖上,有著狂暴驚人的源氣瘋狂的匯聚而來,整個天地間都是有著轟鳴聲響起,四周的大地,都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嗡嗡!
    而伴隨著源氣瘋狂的匯聚,只見得袁洪的身前,一道巨大無比的源氣劍影,緩緩的浮現。
    那柄劍影一出現,便是有著滔天般的劍氣肆虐開來,鋒利無匹,連地面都是被撕裂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跡。
    任誰都看得出來,這一道劍影,即便是巨山,都將會被一分為二,若是再落到周元的身上,憑后者的實力,必然無法再承受。
    周泰,張衍,呂嫣三人的面色都是劇變。
    “住手!”三人怒喝出聲。
    然而袁洪嘴角卻是掀起一抹輕蔑,根本未曾理會他們,屈指一彈。
    嗡!
    然后所有人都是見到,一抹劍光,在這一瞬間劃過天地間。
    那般速度,快如驚雷。
    很多人都僅僅只能見到那片大地被撕裂開來,那崩塌的山壁處,無數山石憑空的碎裂,斷裂處光滑如鏡。
    一抹劍光,直指那道艱難爬起來的身影。
    一瞬既至。
    “結束了。”袁洪淡淡的道。
    劍光掠過,分裂了無數巖石,沖進了山壁之中。
    有著劍氣肆虐開來,只見得那片山壁瞬間出現了一道道光滑的切口,最后開始鋪天蓋地的崩塌,墜落。
    煙塵升騰。
    無數人不忍的閉上眼睛。
    袁洪搖了搖頭,便是打算轉身離開,宣布此次首席之爭的結束。
    轟!
    不過就在他剛欲轉身的瞬間,那山石堆積處,有著一道狂暴的源氣猛然爆發,直接是將那無數山石震飛開來。
    天地間無數道目光驚愕的看來。
    袁洪微微一怔,訝異的道:“還有力氣?”
    他也是抬起頭,看向那崩塌的山壁,那里堆積的巨石早已掃飛,再然后,他便是見到一道身影,依舊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煙塵中,那道身影伸出著手掌,緊緊的抓著前方。
    那里有著光影浮現,赫然是一柄巨大的源氣劍影!
    袁洪的瞳孔,在此時猛的一縮。
    那道劍影,赫然是先前他所發出的攻勢,但為何…竟會在此時,被周元以肉掌生生的抓住?
    竟然沒將他的手臂斬斷?
    “怎么可能?!”袁洪眼中,掠過驚疑之色。
    天地間,也是有著震動的嘩然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噗嗤。
    周元渾身都是鮮血,皮開肉綻的模樣極為的凄慘,他吐出一口血沫,緩緩的抬起頭來,在他的眼瞳深處,似是有著銀色的光芒在緩緩的流轉,顯得極為的神秘。
    “你他娘的…”
    他喘息著,有著聲音,從那帶血的牙縫中緩緩的吐出來。
    “打夠了嗎?”
    當那最后一個低沉的字音落下的時候,周元血肉模糊的掌心間,銀光涌動,手掌猛然握攏。
    咔嚓!
    當其手掌握攏的瞬間,似乎那里的空間都是微微扭曲,再然后,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便是見到,那柄巨大的源氣劍影,竟然是伴隨著周元手掌的握攏…
    轟然炸裂!
    “打夠了的話…”
    “那就該到我了吧?!”
    與此同時,周元森然的聲音,響徹而起。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