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劍來圍島
    源池雖然遼闊龐大,但當蒼玄宗七峰的弟子盡數入內后,這片海域,依舊還是開始變得喧嘩熱鬧起來,分外精彩。
    跟可憐巴巴躲起來的圣源峰不同,其他六峰對于源池祭已經是駕輕就熟,所以他們直接是深入源池,最后各自找尋到了六座巨大的島嶼,然后以此為基地,對著四面輻射開來,開始獵殺源獸,奪取源髓。
    如果在高空俯視下來,則是能夠發現,六峰所在的區域,方圓萬里之內,幾乎沒有平靜的地方,各處都是在爆發著激烈的獵殺之戰。
    眼下這種階段,各峰都是在努力收集源髓,雖然偶爾會因為爭奪水獸間產生摩擦,但大多都能克制,畢竟這六峰都不是如圣源峰那樣可以隨意欺凌的。
    在實力相仿的情況下,就算是強勢的劍來峰,都會收斂一些。
    而他們在面對著圣源峰時之所以如此咄咄逼人,無非是認為后者并沒有資格與實力享受到那種客氣罷了。
    于是,在六峰彼此的這種克制下,數日的時間,倒是悄然而過。
    不過雖然對于其他峰保持著克制,但劍來峰卻并沒有將圣源峰給忘記掉,幾日的時間中,在獵殺著水獸的同時,也是在搜尋著圣源峰的蹤跡。
    而以劍來峰的弟子數量,當時間來到第四日的時候,便是不出意外的有著劍來峰的弟子找到百里澈。
    “哦,發現圣源峰的蹤跡了?”百里澈聽到匯報,嘴角掀起戲謔的笑意。
    孔圣與趙燭二人率領了一批弟子出去搜尋千丈水獸,他正好留守于島嶼基地。
    “有看見周元與那周小夭嗎?”百里澈漫不經心的問道。
    “倒是未曾看見,不過發現了那頭神秘小獸,它實力極強,當時我們正在掠奪一隊圣源峰的弟子,結果被它趕來,如果不是我們跑得快,怕是反而要被它搶了。”那名弟子心有余悸的道。
    “哦?”百里澈眉頭微挑,對于那頭神秘小獸,他也是頗為的忌憚,畢竟連趙燭都曾經傷在它的手中。
    “首席,要直接去圍剿他們嗎?”那名弟子問道。
    百里澈微微沉吟,搖搖頭,道:“不急,眼下六峰都在傾盡全力的獵殺源獸,暫時沒必要為了圣源峰浪費時間。”
    他雙目微瞇,頓了頓,接著道:“不過那周元與周小夭為何未曾現身?倒是有些奇怪。”
    百里澈想了想,緩緩的道:“雖說現在沒時間為了圣源峰興師動眾,但也不能完全忽視他們,我會派一支數量在千人左右的隊伍去,將圣源峰所在地包圍,免得到時候他們四散逃竄,還要浪費手腳。”
    “圣源峰其他弟子不足為懼,唯有那頭小獸有些麻煩,你們可以分開騷擾圣源峰的弟子,若是那小獸趕來,立即撤退便是。”
    “如此反復騷擾,也能逐步瓦解圣源峰的士氣,到時候,說不定不用我們出手,那周元便會引起眾怒,顏面掃地。”
    “找機會抓幾個圣源峰的弟子,分別審問一下,那周元與周小夭是否有什么準備。”
    “另外,好好探測那座島嶼,如果發現有異樣的波動,立刻上報!”
    “是!”
    那名弟子聞言,也是立即恭聲應下,然后退了下去。
    百里澈抬起頭,望著那名弟子所稟告的方向,微微一笑,笑容中頗有些獵人玩弄獵物般的戲謔。
    在他看來,進入源池的圣源峰,的確就是任由他拿捏的獵物罷了。
    “周元,這一次,我看你們還往哪里跑?”
    ...
    圣源峰弟子所在的那座小島。
    海邊,周泰,張衍,呂嫣三人湊在一起,面色都是有些憂慮,因為在那半日之前,便是有著弟子來匯報遇見了劍來峰的弟子。
    這說明他們的行蹤遇見暴露在了劍來峰的探知下。
    此事傳來,也是令得圣源峰弟子的士氣再度下降,再加上周元這位首席無法出面,一時間人心惶惶。
    “劍來峰已經發現了我們。”周泰沉聲道:“他們必然會有所行動。”
    呂嫣美目忍不住的看向島嶼深處,道:“周元他們還沒準備好嗎?”
    周泰苦笑著搖搖頭,表示他也不知情,自從當日將眾人帶到這里后,周元與夭夭,都是未曾再露過面。
    呂嫣抱怨道:“他可是首席弟子,所有人的主心骨,連他都不露面,最近士氣都不知道低落成什么樣了,而現在劍來峰發現了我們的蹤跡,很多弟子都頹喪得很。”
    周泰為周元辯解道:“周元師弟這樣做必然有他的原因。”
    “希望吧。”呂嫣嘆了一口氣,如今也只能這么想了,雖然她實在想不出,周元究竟有什么能耐抗衡劍來峰。
    “周泰師兄!”
    而在他們三人說話間,忽有弟子慌亂的自遠處疾掠而來,驚慌道:“劍來峰來了好多人,直接是將我們這片區域給封鎖了!”
    周泰三人聞言頓時大驚,急忙升空而起,果然是見到,在那海平線的盡頭處,有著一道道光影騰空而起,成環形一般,幾乎是將方圓百里盡數的封鎖。
    從那種散發出來的鋒銳源氣來看,必然是劍來峰的弟子。
    顯然,正如他們所料,在探尋到他們的蹤跡后,劍來峰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周泰目光掃視,緩緩的道:“劍來峰來的弟子,應該在一千人左右,并沒有真的傾巢而出。”
    “這顯然是想先困住我們,而只要等到劍來峰搜集的源髓差不多了,那就該要對我們出手了。”呂嫣俏臉不好看的道。
    “我們現在,根本就闖不出去了。”
    三人皆是沉默下來,而此時,一支支在附近搜尋水獸的圣源峰小隊陸陸續續的從外面狼狽的逃回來,落在小島上,皆是神色惶惶,在他們的后方,有著一些劍來峰的弟子在嬉笑著追逐,顯然是在戲耍圣源峰的弟子。
    “嗷!”
    而在諸多弟子驚慌間,一道低沉的獸吼聲陡然響起,眾人看去,只見得那一直懶洋洋趴在地上的吞吞體內忽有驚人的源氣波動爆發開來。
    那一對獸瞳,泛著兇光鎖定那些劍來峰的弟子。
    那些劍來峰的弟子被這股兇威籠罩,駭得差點墜落入海,不過最后還是穩住身影,掉頭便逃散而去,顯然也是知曉吞吞的厲害。
    雖說劍來峰這些弟子被吞吞兇威嚇退,但諸多弟子還是神情低落,垂頭喪氣的坐在地上,顯然這次的源池祭,因為劍來峰的針對,讓得他們看不到一點的希望。
    再加上周元與夭夭的不見蹤影,整個圣源峰的士氣,低迷到了極致。
    周泰三人望著這一幕,也是心頭沉重,轉頭看著島嶼深處,眼中憂慮漸濃。
    “周元師弟,你真的有辦法嗎...”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