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分配
    空間通道中。
    一道源氣云朵呼嘯而過,在那云朵上,蒼玄宗諸多弟子,皆是緊張又興奮的盤坐其中,顯然都是在期盼著即將出現在眼前的玄源洞天。
    李卿嬋轉過身來,明眸望著諸多弟子,紅唇微啟:“諸位,玄源洞天內,危機四伏,雖有機緣,但若是不謹慎,恐怕無法將機緣帶出去,所以還望諸位保持謹慎。”
    她玉手一揮,袖間忽有一道道光芒射出,落在眾多弟子面前。
    周元接過,只見得光芒中有著一枚玉簡。
    “這枚玉簡中,記載著玄源洞天中的部分地圖,這是以往進入玄源洞天的弟子所記錄,其中標注著一些光點,那說明此處應該有著玄源之精匯聚的地方,前往那里,便有一些概率能夠采集到玄源之精。”
    聽到此話,所有弟子皆是面露振奮,握住玉簡,微微感應。
    周元也是好奇的握住玉簡,雙目微閉,然后腦海中便是有著信息涌入,那是一副地圖,地圖有些粗糙,上面有著一些光點的存在。
    周元仔細的看了一眼,發現這些光點,似乎呈現不同的色彩,有些散發著兩色光暈,有些是三色…
    “這些不同顏色的光暈代表什么?”周元開口問道。
    李卿嬋道:“如果是兩色光暈,那就說明以往曾經有弟子在這里采集到過兩色的玄源之精,如果標注是三色,那便是三色玄源之精,當然,這并非是絕對,畢竟這些信息都是上一次玄源洞天開啟時所留下來的,總會出現誤差。”
    “色彩數量越多的玄源之精,自然就越珍貴,比如三色玄源之精,能夠用來凝煉三色筑神異寶,而如果是兩色的玄源之精,顯然就需要更多的數量才能夠達到相同的效果。”
    周元恍然的點點頭。
    “接下來將以各峰首席為隊長,組建七支隊伍,前往這片區域,將其中這些光點中的玄源之精,盡數采集。”
    “你們要記住,這些地方是我們蒼玄宗以往諸多弟子付出了極大代價方才獲得的信息,雖然在那里會銘刻下蒼玄宗的宗印,不過玄源之精誘惑太大,其他各方勢力的人馬若是察覺,必然也會虎視眈眈,到時候一些人貪婪之下,恐怕并不會管我們是不是蒼玄宗的人。”
    “畢竟,在這種紛爭之地,就算是死了,也不會知道是是下的手。”話到此處,李卿嬋的俏臉也是有些冷肅。
    眾弟子也是神情微凜,點頭應是。
    “那你們呢?”周元忽的問道,李卿嬋只是說了讓他們各峰首席領隊,顯然他們這些圣子,并不在此。
    “我們各圣子,將會直接前往玄源洞天深處地帶而去,一路探測,同時也算是為你們開路,如果你們將這些地方的玄源之精采集完畢,可往東而來,漸漸匯合。”李卿嬋說道。
    周元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各圣子直接去往玄源洞天深處,顯然是不想留在這里和其他弟子爭搶玄源之精,畢竟他們的實力更強,有資格去更深處的地方爭奪品質更高的玄源之精。
    可以想象,越是深入深處,所得到的玄源之精品質也會更高,當然,那所面臨的挑戰,也將會更為的艱難。
    各位圣子先行一步,一部分是為了開路,另外一部分自然是為了獲得更多高品質的玄源之精。
    李卿嬋美眸看向周元,道:“這片區域超乎你想象的遼闊,其中的玄源之精并不少,如果能夠采集到手,也是極大的收獲,并不比此時就深入的收獲少,當然,這里的競爭也很激烈,不可小覷。”
    她還當周元是有些看不上這里的玄源之精,所以為其解釋。
    周元聞言,笑著點點頭,他其實倒并沒有好高騖遠,一定要第一時間就前往深處,畢竟這玄源洞天太陌生,他覺得還是先摸索一下最好。
    李卿嬋見狀,這才松了一口氣,旋即眸子看向一旁的夭夭,道:“不過我希望夭夭和吞吞,最好暫時能先跟我們走。”
    在這個時候有膽子直往深處去的人,必然都不是省油的燈,所以就算是李卿嬋他們,都不敢心懷小覷,而夭夭與吞吞擁有著不遜色圣子的力量,如果能夠與他們同行去探索,無疑能夠增強他們的實力。
    夭夭聞言,柳眉微蹙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元,這玄源洞天內危機四伏,她顯然不是很放心離開周元。
    李卿嬋瞧得她這幅模樣,忍不住沒好氣的白了周元一眼,道:“他又不是小孩子,哪還需要你這么貼身保護?”
    其他的弟子也是笑瞇瞇的看過來,眼神奇特,不過更多的還是帶著一種艷羨,畢竟哪個人不希望身旁有一個如此絕色美人心心念念著自己,而且關鍵是人實力還這么強!
    在李卿嬋后面,楚青望著這一幕,也是拉著葉歌悄悄的道:“真的好神奇,這個小魔女竟然也會關心人?”
    葉歌卻是處于惆悵之中,眼神復雜的瞧著,根本不想理會他。
    周元倒是沒理會他們那種目光,只是對夭夭笑著點點頭:“放心吧。”
    以他如今的實力,只要不遇上各宗圣子級別的人,想必能讓他吃虧的并不多,而那些圣子級別的,應該都會去往更深處,暫時并不會碰上。
    而且,他也知道,這玄源洞天是對自身的一場歷練,如果夭夭跟隨在身旁的話,他恐怕也沒辦法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因為當身邊有人時刻能夠保護你的時候,內心深處總歸會帶著一絲松懈的。
    想要變強,本就需要在那一次次的極限中突破自我,心中帶著這一點松懈,必然是無法做到極限程度的。
    夭夭靈動聰慧,自然也是明白周元的意思,微微沉吟,也就螓首微點,其實對于周元的這種自強自立的想法,她也是感到欣慰的。
    她也并不想真的因為她的保護,反而讓得周元失去了銳氣。
    “那你自己多小心。”她叮囑道。
    周元笑著點點頭。
    李卿嬋見狀,也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雖說如今的周元在他們蒼玄宗各峰首席中都能夠排進前三,但跟圣子相比還是有些差距的,所以如果夭夭為了保護他,選擇跟隨著周元的話,那實在是有些浪費她那驚人的戰斗力了。
    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四周的空間通道開始漸漸的變淡,隱約間甚至可以瞧得一些扭曲的山川河流。
    “你們準備動身吧。”李卿嬋俏臉凝重起來,道。
    周元以及其他各位首席皆是站起,還有著諸多各峰的弟子也是陸陸續續的起來。
    “諸位師弟,請謹慎行事…”李卿嬋望著他們,沉默了一下,道:“希望再匯合的時候,大家能夠一個不少。”
    眾人也是沉默下來,在這種地方,恐怕就算是圣子帶隊,都沒有絕對的信心隊伍中一個人都不出意外。
    “保重。”
    眾弟子互相抱拳。
    周元的目光與夭夭對碰了一下,然后沒有再猶豫,源氣自體內涌出來,率先的一步踏出,身形急降而下,當其與空間通道接觸的時候,直接是穿透了過去。
    他的雙目也是緊閉著。
    玄源洞天,我來了。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