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強勢
    巨大的裂痕自山林間貫穿而過,沿途的山頭盡數的崩塌,整個天地間,那一道道目光都是近乎呆滯的望著這一幕。
    氣氛死寂。
    如果說之前寧墨被周元一拳轟跪下去,眾人能夠理解那是因為周元故意示敵以弱所導致,但眼下這一幕,卻是再度有些顛覆他們的認知。
    寧墨這道殺招,幾乎已是傾盡全力的最強攻擊,面對著這等攻勢,就算是同等級的強者,都不敢硬憾鋒芒。
    然而,誰能想到,周元不僅沒有退避,反而是選擇了最為蠻橫的方式,以一種無可匹敵般的姿態,硬生生的將寧墨最強手段轟碎開來。
    那些目光望著遠處最后一座崩塌的山峰,寧墨的身影被掩埋在其中,先前周元那一拳,足以轟殺一位太初境九重天初期的強者。
    沉默半晌,當這天地間那些目光再度投向周元時,已是充滿了濃濃的忌憚與懼色。
    而此時,他們方才徹底的明白過來,為何眼前的周元,明明看上去只是太初境七重天的實力,但卻能夠成為蒼玄宗的首席了。
    山谷之間,金章等眾多蒼玄宗的弟子,也是有些震驚的望著這一幕,雖然他們知曉周元的實力不弱,但也是沒想到,他竟然能夠直接將圣宮的一位首席摧枯拉朽般的擊敗...
    要知道,那寧墨的源氣修為,同樣是達到了破萬之數,如此造詣,在他們蒼玄宗七位首席間,都足以名列前茅。
    “沒想到經過九龍洗禮后,他的實力,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金章的眼神有些復雜,此時的周元,顯然遠比源池祭時更強大了。
    其他的弟子,眼中更是有著敬畏浮現。
    而那些圣宮的弟子,一時間則是面色難看,顯然有些難以相信寧墨竟然會在蒼玄宗這位首席的手中敗得如此凄慘。
    特別是那名為王淵的首席,他愣了好片刻,方才從眼前這一幕中清醒過來,緊接著他的面色便是變得極端陰沉起來。
    但對于那些目光,周元卻是眼神毫無波動的望著最遠處那座崩塌的山峰,那里寧墨的源氣波動已經微弱到了極致,但應該還有一口氣。
    于是周元邁出步伐,顯然是打算趁他病,要他命。
    轟!
    不過,就在他步伐剛剛踏出時,突然有著兇悍無匹的尖銳聲破空而來,一道黑光帶著驚人的源氣呼嘯而下,當頭砸來。
    黑光尚未落下,腳下的地面已是崩裂。
    周元腳步停住,眼神微凝,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斜揮而上。
    鐺!
    金鐵之聲響徹而起,火花四濺。
    狂暴的漣漪風暴肆虐開來,周圍的古樹,頓時被攔腰掃斷。
    周元的身軀一顫,目光一抬,便是見到那與天元筆狠狠撞擊之物,竟是一根黑色的鐵棍,鐵棍之上,銘刻著古老的源紋。
    而在那黑色鐵棍的另外一頭處,正是那圣宮那位名為王淵的首席。
    兩人的目光對碰在一起,皆是有著殺意涌動。
    “小子,你真是好大的狗膽,竟然下如此重手!”王淵眼神森寒,喝道。
    周元先前的反擊太過的迅猛,所以連他都是來不及救援,寧墨便是被周元狠狠的重創。
    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譏諷,道:“你們圣宮敢殺我蒼玄宗的弟子,我還需要對你們的首席留情嗎?”
    王淵語氣陰森:“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算什么東西?!”
    他雙掌緊握鐵色鐵棍,雙臂之上,有著黑色的源氣流淌起來,一聲暴喝,鐵棍便是再度重重的砸下,那般聲勢,就算是一座山岳,都將會被其一棍砸塌。
    不過周元卻是怡然不懼,天元筆化為黑光迎上,黑筆與黑棍,直接是在那數息間猛烈的轟擊了上百回合。
    周圍的環境,直接是在兩人的交鋒下,被盡數的撕裂。
    鐺!
    最后一次重擊時,周元與王淵身影皆是倒射而退。
    那些圣宮弟子見到這一幕,心頭都是微沉,原本當他們看見王淵含怒出手時,還在期盼著王淵能夠強勢擊敗蒼玄宗那位首席,為他們圣宮挽回一些顏面,但令得他們沒想到的是,即便是王淵出手,似乎也并沒有取得多少的上風。
    要知道,在他們圣宮十位首席中,王淵已經能夠排到第四,比排名第五的寧墨,實力更強!
    王淵手中鐵棍重重的插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深痕,他眼神陰翳的盯著周元,先前那瞬間的交鋒,他已是感覺到了后者的實力。
    周元的源氣修為,絲毫不比他弱。
    “我氣府之中的源氣星辰,已凝煉至一萬兩千顆,眼前這小子,明明只是七重天的等級,為何底蘊會如此之雄厚?!”王淵眼中有些驚疑不定,據他所知,就算是他們圣宮的圣子,似乎在七重天時,都極少能夠達到這種源氣底蘊。
    而當王淵對周元出手時,山谷之中,金章也是疾掠而出,立于虛空,手中的源紋筆閃現,有著諸多的源紋若隱若現,虎視眈眈的鎖定了王淵。
    被兩位首席鎖定,那王淵眉頭也是皺了皺,這令得他知曉,今日的局面,他們圣宮,已是落入了下風。
    于是,他當機立斷的揮了揮手。
    那圍困著山谷的眾多圣宮弟子見狀,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最終還是疾掠而退。
    有數名弟子落在那崩塌的山峰中,將其中的寧墨給挖了出來,此時的后者早已昏死過去,滿身的鮮血,胸膛塌陷了好大一塊。
    鼻息間的呼吸,都是變得極其的微弱。
    看這樣子,能不能活都是個問題。
    王淵也是看見了寧墨的狀態,當即面色更加的陰沉,他陰冷的盯著周元,緩緩的道:“小子,你惹了大禍。”
    “是嗎?”周元淡笑一聲。
    “如果寧墨死在了你的手中,我圣宮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王淵一字一頓的道。
    “靠你么?”周元手中的天元筆抬起,指向了王淵。
    王淵冷笑一聲,道:“你的確有些實力,不過小子,你也莫要得意,這片區域是我圣宮的地盤,很不幸的告訴你們,除了我二人以外,我圣宮血圣殿的首席,也在此處。”
    “血圣殿首席?范妖?”
    聽到這個名字,周元倒沒什么動靜,反倒是半空中的金章面色猛的一變,旋即他急忙傳音給周元:“那范妖在圣宮十大首席中,排名第三,實力比這寧墨與王淵強多了!極其棘手!”
    周元眼神波動了一下,眉頭微皺,倒并非是因為那所謂的范妖,而是因為為何圣宮竟然會有三位首席齊聚這片地域。
    “這些家伙,難道也是沖著那六彩寶地而來?”周元心中掠過這道念頭。
    王淵瞧得色變的金章,方才寒聲道:“我奉勸你們,若是識趣的話,就趕緊滾離這片地域,否則待得范妖動手時,你們這些人,就準備永遠別走了。”
    聲音落下,他再度陰冷的掃了周元一眼,手掌一揮,便是疾掠而退。
    “走!”
    “叫做周元的小子,趕緊如喪家之犬一樣的逃吧,待得下次再見,定要讓你知曉得罪我圣宮的下場!”
    在那尖嘯之中,王淵帶著眾多圣宮弟子迅速的退去,顯然他也算是明智,知曉眼下的局面,他們已經不可能再取得任何的優勢。
    而對于他們的退走,周元也并沒有再采取其他的措施,圣宮的人馬不弱,如果在這里徹底的開戰,必然雙方都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但在那遠處,還有著其他各方勢力在暗中覬覦,如果一旦他們露出虛弱之態,恐怕那些人馬,也會蠢蠢欲動。
    不過不管那王淵摞下的狠話如何,但任誰都是看得出來,他們的撤退,顯得有些灰溜溜的姿態。
    而山谷中,那些眾多的蒼玄宗弟子,皆是歡呼出聲。
    更遠處,那些各方人馬也是嘖嘖稱嘆,先前的局面,本是蒼玄宗這邊盡落下風,然而誰能想到,當那位圣源峰的首席出現時,局面頓時出現了逆轉。
    望著遠處山林間那道雖然年輕,但卻自有一股凜然氣勢的身影,那各方強者,都是發出感嘆。
    “沒想到,蒼玄宗那沒落的圣源峰,如今竟然出了這號人物...”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