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百零四章 夭夭出手
    “你,讓他死?”
    當那冰冷徹骨的清悅聲音自石塔塔尖的那位絕色青衣女孩紅唇中響起時,整個莊園的溫度,仿佛都是在此時陡然降低。
    那股寒意,令得無數人都是打了一個寒顫,進而眼神驚懼的望著那道倩影。
    “那是誰?”
    “看其衣袖上的圖紋,應該也是蒼玄宗的人,只是為何從未聽過...”
    “敢如此對金蟾子說話,那必然也是蒼玄宗的圣子了,可沒聽過說蒼玄宗七大圣子中,有這號人物...”
    “蒼玄宗七大圣子,唯有李卿嬋是女性,也是絕美動人,但顯然不是眼前之人。”
    “......”
    諸多聲音悄悄的傳遞,但更多的人都是帶著疑惑,畢竟夭夭并未進入蒼玄宗圣子之列,名氣也未曾外傳,所以對于她,很多人都是相當的陌生。
    “夭夭!”
    不過其他人陌生,那樓閣頂上的左丘青魚則是興奮的站起身來,美目放光的盯著遠處那道立于塔尖上,顯得亭亭玉立的絕色女孩。
    “青魚,她是誰?”百花仙宮的一位首席忍不住的問道。
    因為那青衣女孩現身時所帶來的震撼實在不小,雖然在她的身上眾人都沒有感覺到多強的源氣波動,但從其體內散發出來的那種危險氣息,卻是比起那金蟾子只強不弱。
    “她叫夭夭,也是和我們一起從蒼茫大陸來的伙伴,不過她跟周元那家伙關系非常好。”左丘青魚說道。
    “跟你們一起來的圣州大陸?”那百花仙宮的首席愣了愣,道:“可她的實力?”
    左丘青魚笑瞇瞇的道:“夭夭是最神秘的了,她的實力我也沒摸透過,反正她總是我們中最強的,即便是周元,都跟她有些差距呢。”
    “這下子,那金蟾子要倒霉了。”
    那天鬼府的劉符首席插嘴道:“你開什么玩笑,金蟾子在那圣子榜上,高居第五,整個蒼玄體內的圣子,能勝他者,都是屈指可數。”
    然而左丘青魚只是斜瞥了他一眼,根本沒有搭理,倒是將那劉符氣得夠嗆。
    “我倒是要看看,她能有何本事敢說讓金蟾子倒霉...”
    ...
    “夭夭?”
    當周元瞧得那熟悉的倩影時,也是怔了怔,旋即燦爛的笑起來,連忙對著后者揮了揮手,一臉和煦。
    然而夭夭只是明眸清淡的掃了他一眼,便是收回目光,那般無視的態度,讓得周元灰溜溜的摸了摸鼻子。
    他知道,夭夭應該是看見了先前他被金蟾子偷襲的一幕,如今的態度,是在責備他遇敵毫無謹慎。
    夭夭不理周元,那冷徹的眸子轉向金蟾子。
    而此時的金蟾子也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夭夭,他認出了后者,因為之前他們就與蒼玄宗的數位圣子交過手,所以他也是知道蒼玄宗里面多了夭夭這號人物。
    只不過夭夭很少出手,倒是她身邊跟隨的那頭神秘小獸,極其的兇猛,戰斗力絲毫不遜色圣子。
    “原來是蒼玄宗的圣子,來得可真快啊,不過既然來了,那看來是沒辦法再教訓那小子了,今日就到此結束吧。”金蟾子淡笑一聲,道。
    說著,他便是邁步走向圣宮弟子那邊。
    不過,他的身形剛動,忽然無形的神魂之力呼嘯而至,狠狠的轟擊而來。
    金蟾子體內有著碧綠色的源氣呼嘯而出,在周身形成源氣光環,將那無形的神魂之力抵御下來,身軀微微一震。
    “誰跟你說今日就到此結束了?”夭夭冰冷的眸子投射下來,緩緩的道。
    金蟾子金色的豎瞳也是注視著夭夭,冷笑道:“哦?難不成你還想跟我動手不成?如今各宗圣子,都在攻克這座大玄山脈,各方相安無事,你是想要打破這種局面,讓得各方再度混戰,無法開啟那最大的機緣嗎?”
    夭夭柳眉微蹙,道:“那機緣,與我何干?你們能不能得到,又與我何干?”
    金蟾子愣了愣,他行事已經算是喜怒無常,不擇手段了,但他沒想到,眼前這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行事更是毫無顧忌。
    甚至,連那玄源洞天中最大的機緣,似乎在其嘴中,都是毫無重量。
    “你想干什么?”金蟾子冷聲道。
    “我說了,既然你想要他死,那你就先去死吧。”夭夭眼簾微微的垂下,但光潔眉心,卻是在此時猛的爆發出了磅礴的神魂之力。
    轟!
    整座莊園都是在此時劇烈的顫抖起來,再然后,無數道恐懼的目光便是見到,大地崩裂,無數巨石升空而起,猶如是被無形的大手裹挾到一起,最后形成了一顆巨大無比的巨球。
    巨球渾圓,陰影籠罩下來,半個莊園都是被覆蓋。
    咻!
    下一瞬,巨球狠狠的砸下來,其上覆蓋著無形的神魂之力,空氣都是在此時發出音爆之聲,氣勢恐怖。
    那金蟾子望著這一幕,眼瞳也是微微一縮,再不敢怠慢,雙手猛然合攏,碧綠色的源氣沖天而起,直接是化為了一只巨大的源氣手掌。
    “萬毒手!”
    那源氣巨掌上,毒氣升騰,腥臭撲鼻。
    轟!
    兩者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頓時間,宛如天崩地裂,莊園劇烈的震動起來,沖擊波爆發而出,這座莊園頃刻間被夷為平地。
    無數道身影狼狽的射出,落在四周。
    他們驚懼的目光望著交戰中心的位置。
    只見得那里,絕美的青衣女孩依舊立于塔尖上,而在其遠處,金蟾子身形倒射而退,此時的后者,面龐略微有些陰沉。
    在其眼角處,甚至有著一絲血跡浮現。
    “好強的神魂之力!”
    金蟾子陰沉出聲,他先前雖然震碎了那巨球,但其上所覆蓋的神魂之力,卻是如影隨形般的攻擊而來,直接是令得他神魂刺痛,如果再晚點以源氣化解的話,恐怕連其神魂,都將會被對方的神魂之力抹殺。
    而莊園四周,那無數道視線望著這一幕,都是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氣,誰都沒想到,這番交手,竟然會是那金蟾子略微占了弱勢。
    這青衣女孩,竟然恐怖如斯?
    不遠處,左丘青魚嘖嘖稱贊,然后她看了一眼那天鬼府的劉符首席,笑瞇瞇的道:“如何?”
    此時的劉符,面色蒼白,眼神驚懼的盯著遠處的夭夭,然后他沖著左丘青魚付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再不敢多說一句話。
    那個女孩,連金蟾子都有些對付不了,他這種螞蚱,還是不要再蹦跶了,不然被隨手按死,以他對天鬼府那些圣子的了解,恐怕是絕對不會來為他報仇的...
    “你玩夠了嗎?”在那化為一片平地的莊園中,金蟾子盯著夭夭,寒聲道。
    “玩?”
    夭夭輕聲道:“你以為我是在跟你玩嗎?”
    “我剛才說了...你既然要讓他死,那你今日,也得死在這里!”
    當她聲音落下時,夭夭的眉心間,忽有極端磅礴的神魂之力凝聚,最后,一朵近乎無形般的火苗,自其眉心成形,飄落而下,落在了她的玉手之中。
    那一朵無形的火苗,看似極為的稀薄,可當金蟾子看見時,他的面色終于是忍不住的劇變起來,倒豎的瞳孔縮成針尖般的大小。
    “魂炎?!”
    他那帶著一絲駭意的聲音,也是在此時響起。
    (今日一更.)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