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零三章 夭夭與武瑤
    當夭夭與武瑤對峙在一起時,這幽冷荒涼的陵園內,似乎都是變得明艷起來,當然,隨之而來的,還有著那暗中涌動的磅礴壓力,
    “夭夭的神魂,似乎是又突破了?”周元同樣是發現了這般情況,當即有些惆悵,這些年來,不論他的修煉速度有多快,似乎永遠都快不過夭夭。
    此事如果是出現在旁人身上,周元必然是要感到難以置信的,可這如果出現在夭夭的身上,周元卻是頗為的理解。
    因為有時候人與人,的確是不一樣的。
    看來,他想要有朝一日翻身做主人,將夭夭給壓在下面,還真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
    武瑤紅唇微抿,鳳目凌厲的盯著夭夭,雖說后者周身并沒有源氣波動,但那種強大的神魂波動,卻是連武瑤都是感到驚異。
    這般人物,就算是在混元天中,必然都是驚才絕艷,怎會出現在這蒼玄天中?
    而且,她與這周元,又是什么關系?
    武瑤的眸光微閃了一下,但旋即便是歸于平靜,既然夭夭現身阻攔于她,那就自然是要斗過一場,否則諸多言語,皆是無用。
    轟!
    她纖細的玉手間,有著黑雷綻放,下一瞬間,黑雷閃爍暴射而出,直接是宛如雷矛一般,帶著極端驚人的殺傷力對著夭夭咆哮而去。
    夭夭明眸望著那撕裂虛空而來的黑雷,她將懷中的吞吞拋下,旋即青絲無風自動,光潔眉心有著磅礴的神魂之光涌現而出。
    轟隆!
    跳躍的黑雷,在距離她面前還有丈許距離時,便是憑空爆炸開來,猶如是被無形之力所阻攔。
    那自然是夭夭的神魂之力。
    不過黑雷炸裂時,一抹紅影疾掠而來,雷鳴陣陣間,只見得武瑤緊握那素白的小拳頭,一拳便是對著夭夭胸前搗去。
    那小小的拳頭,看似嬌嫩柔軟,但其上黑雷閃爍,卻是蘊含著極為驚人的力量。
    夭夭俏臉平靜,小手伸出,纖細玉指輕彈間,便是直接勾勒出了一道源紋,源紋吞吐著天地源氣,眨眼間,便是化為了一面由天地源氣所化的玄冰厚盾。
    咚!
    武瑤一拳轟在了那玄冰厚盾上,空間震蕩,頓時將那冰盾上震裂出道道裂痕。
    咔嚓!
    裂紋越來越多,冰盾終是爆裂。
    不過,就在冰盾裂開的瞬間,武瑤卻是察覺到一股危險氣息,只見得面前虛空波蕩,竟是有著一團無形之火呼嘯而至。
    那火焰看似沒有溫度,但武瑤俏臉卻是變得凝重起來。
    魂炎!
    咻!
    魂炎直撲武瑤而來,她不敢怠慢,玉手猛的合攏,只見得其身后那三輪神府光環頓時瞬移到了面前,宛如光盾一般,與那魂炎相撞。
    吱吱!
    魂炎灼燒著神府光環,發出刺耳的聲音。
    夭夭瞧得魂炎被阻,玉手忽的一握,只見得那魂炎竟是扭曲起來,漸漸的被凝煉成一條無形的魂炎火鞭。
    嗤啦!
    魂炎火鞭一震,便是化為無數道殘影,鋪天蓋地的對著武瑤狠狠的鞭下去。
    “竟能將魂炎掌控到這種程度?”武瑤鳳目中掠過一抹驚訝之色,三輪神府光環在其周身飛快的旋轉,宛如光罩,將其覆蓋。
    嗡!嗡!
    無數道鞭影落在武瑤周身光罩上,頓時濺起無數道漣漪。
    武瑤瞧得周身劇烈震蕩的光罩,鳳目微瞇,一聲冷哼,只見得她雙掌間黑色雷光跳躍,雷光漸漸的蔓延,最終一柄渾圓的黑色雷棍,出現在了武瑤手中。
    那雷棍伸縮不定,可大可小,可長可短,玄妙異常。
    而雷棍一出現,武瑤渾身纏繞的黑雷頓時變得狂暴起來,她直接散去神府光環,手中雷棍化為殘影,直接與那漫天魂炎鞭影硬碰。
    砰!砰!
    漫天都是有著巨聲響徹,兩女出手皆是毫不留情,兇狠異常。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卻依是你來我往的交手了上百回合。
    在那下方,周元瞧得兩女的激戰,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咂舌,這武瑤還真不是省油的燈,竟然能夠跟夭夭斗得如此激烈。
    而且,武瑤的攻勢,皆是大開大合,剛猛凌厲,她手中的黑色雷棍,應該就是她所擅長的兵器,揮舞之間,虛空都是在震顫。
    而她的性格,也是在這打法間顯露無疑,強勢,凌厲,霸道。
    “之前我踏入神府境,將武王擊敗,倒的確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如今我在這蒼玄天雖算是年輕一代為首者,可天源界何其遼闊,妄自尊大,只會自取滅亡。”
    周元深吸一口氣,這段時間他所向披靡,倒是令得他心境不穩,如今險些在這武瑤手中吃虧,此次的事,也算是一個教訓。
    收斂了心中情緒,周元望著天空上的交手,從局面來看,兩女似乎是有些不分上下,想要分出勝負,也并不簡單。
    不過,就在周元全神貫注的望著天空上的戰場時,他渾身的汗毛忽然在此時猛的倒豎起來,一股無法形容危機之感,自心底深處涌了出來。
    那一瞬間,周元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催動了玄圣體,并且銀光自身軀表面浮現,一副銀甲,將他的身體直接覆蓋。
    嗡!
    就在周元做完這些的同一瞬,其身后的虛空忽的微微波蕩,一只手掌憑空浮現,手掌之上,有著雷光纏繞,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重重的拍向了周元后背心。
    混沌色的神府光環,第一時間感應到了危機,出現在了周元身后。
    砰!
    那纏繞著雷光的一掌,拍在神府光環上,頓時混沌色的光環劇烈的震動,然后竟是因為無法承受那一掌之力,直接是爆碎開來。
    而那雷光之掌,依舊是落下,拍在了周元后背。
    身后詭異般出現的狂暴攻擊,令得周元眼瞳緊縮,那千鈞一發之刻,他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狠辣之色。
    他手掌一握,天元筆閃現而出。
    嗡!
    筆身一震,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對著身后暴刺而去。
    而那雪白的筆尖,也是化為漆黑色彩,鋒銳到了極致。
    嗤啦!
    筆尖暴刺,仿佛是劃過了什么東西。
    轟!
    不過這同時間,那狂暴雷光已是在周身后背爆發。
    他的身軀頓時猛的一震,那銀甲之上,有著裂痕浮現出來,而他的身體,也是在那股重力之下飛了出去,狠狠的撞擊在了一座巨石之上。
    轟隆。
    而那巨石,瞬間化為粉末。
    噗嗤。
    一口鮮血,從周元的嘴中噴了出來,他眼中掠過一抹狠厲之色,猛的抬起頭,看向他先前所立之地。
    只見得那里,虛空微微波蕩,竟是有著一道身影緩緩的顯露出來。
    那道身影,漸漸的清晰。
    那是一名陌生的黑衣男子,他身軀修長,面龐如玉,周身有著雷光浮現。
    而此時,那黑衣男子眼神有些驚異的瞧著周元,淡笑道:“好敏銳的老鼠,竟然能躲得了我這一掌...”
    旋即他低頭,雙目微瞇的盯著袖口處,那里的袖子被撕裂開來,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望著這道血痕,黑衣男子嘴角的笑意變得冰冷下來。
    他暗中出手,原本以為斬殺一個神府境初期的小子手到擒來,結果沒想到不僅被其敏銳的逃脫,還被他閃電般的反手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點傷痕,這令得他感到惱怒與不快。
    下方的變故,也是在這一刻被天空上交手的兩女所察覺。
    夭夭的眸子,瞬間變得極端冷冽起來,渾身有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散發出來。
    而武瑤此時,絕美的俏臉也是微微一冷,鳳目冷冽的看向下方那黑衣男子,叱喝之聲,帶著一絲微怒的響徹而起。
    “趙云霄,我說了,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插手!”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