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兩尺法域
    轟轟!
    巨大的地底雷池中,雷光吞吐,宛如是雷龍在咆哮,發出低沉的狂暴雷鳴。
    而周元則是呆呆的望著雷池,雷光在他的眼瞳中倒映著,顯然即便是此時,他都是有些沒回過神來。
    他們原本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來黑淵探查一番,可他怎么都沒想到,這無意間的探查,卻直接是誤打正著...
    他體內三道圣紋的反應,足以證明此地,必然與蒼玄圣印有著關系。
    呼。
    周元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壓制著心中的翻江倒海,如果此時這里的消息傳出去,恐怕整個蒼玄天都會在頃刻間亂起來。
    那個時候,這小小的蒼茫大陸,也將會成為整個蒼玄天的焦點所在。
    “現在怎么辦?”周元看向夭夭,有著頭疼的道。
    夭夭倒依然還是淡定從容:“還能怎么辦,既然找到了,當然要去找找,如今那圣元宮主窺探了天機,蒼玄圣印暴露,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所以我們,也只不過是提前了一點時間找到它,這先機如果不占,說不得就要落那圣元宮主手中了。”
    周元聞言,也是嘆息著點點頭,的確,就算他們沒找到這里,恐怕要不了多久,那些大能也能夠有所感應。
    不過,這該怎么去找?
    進入雷池嗎?
    周元瞧得那狂暴而深不見底的雷池,有些頭皮發麻,這里的雷霆,乃是當年那場雷罰所留下的力量,雖說只是殘留,但依舊是散發著毀滅的氣息。
    周元相信,莫說是他這神府境,就算是天陽境甚至源嬰境的強者進入其中,都會被這雷池磨滅。
    “這雷池中,蘊含著毀滅之力,非同凡響。”
    夭夭凝視著雷池,沉吟了片刻,道:“恐怕唯有擁有法域者,方才能夠穿過,法域內外,如兩個天地,自然能夠隔絕雷光侵蝕。”
    周元聞言,頓感絕望,真正的法域境強者,整個蒼玄宗,恐怕也就只有青陽掌教一人。
    不過夭夭卻是道:“如果是法域之力的話,你倒并非是完全沒可能...你體內的那道天誅圣紋,有一玄妙神通,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當與法域之力如出一轍。”
    周元一愣,他之前也催動過天誅圣紋,的確是能夠感覺到天誅圣紋能夠產生一種神異的力量。
    但他并不知道,那種神秘之力,竟會是法域之力。
    “當然,你以天誅圣紋催動的那法域之力,跟真正的法域沒法比,但其應該依舊具備著自成天地的功能。”夭夭紅唇微啟,道。
    周元猶豫了一下,然后心念一動,便是將那天誅圣紋催動。
    嗡!
    天誅圣紋動蕩時,頓時有著一道淡淡的光波,自周元體內散發出來,然后形成了一個小如蛋殼般的光罩,將其籠罩。
    這小小的光罩,散發著神秘的波動,而當其出現時,周元頓時感覺到一種玄妙感涌來,仿佛此時的他,已經并非是與蒼玄天處于相同的界面。
    這法域光罩,宛如自成了一個天地。
    “的確是法域之力...”夭夭凝視了片刻,贊嘆道:“這天誅圣紋,果真不愧是自蒼玄圣印上剝離而下的奇物,沒想到竟能夠讓你一個小小的神府境,就能夠擁有著法域之力。”
    周元望著那小小的法域光罩,卻是有些無語的道:“但這也太小了。”
    法域之所以強大,是因為當法域擴散籠罩之地,法域之主便是其間的主宰,連天地源氣都為其所掌控。
    真正的法域強者,法域可達萬里。
    可周元這法域光罩,幾乎蔓延不了幾尺距離,這抬腳就能邁出去,還掌控個鬼啊?
    夭夭也是有些忍俊不禁,道:“雖然作用不大,不過的確是開辟了一個小天地。”
    周元無奈的搖搖頭,天誅圣紋衍變出來的這兩尺法域,雖然聽起來是很厲害,但其實這自成天地,隔絕外界的功能,恐怕用來逃命以及躲避強者感知最合適。
    所以想來天誅圣紋更大的作用,還是在于對神府的改變。
    就比如,把周元的神府搗鼓成了前所未見的混沌神府...
    “靠這東西,真能闖進去嗎?”周元有些懷疑,畢竟眼前這深不可測的雷池實在是有些可怕。
    “試試不就知道了么...”
    夭夭光潔眉心間,有著神魂之光閃爍,下一瞬,她直接是自雷池中引動了一道細細的雷光,然后直奔周元掠去。
    周元見狀,都是渾身僵硬,那雷光看似細弱,可若是落在身上,絕對足以將他重創。
    不過好在的是,當那雷光掠近時,卻宛如是無法感知他的存在一般,繞了兩圈,便是散去。
    周元眼中有著大喜之色浮現,道:“竟真能隔絕!”
    夭夭也是滿意的點點頭,道:“有了這天誅圣紋,未來就算是有著法域境強者要追殺你,你都能徹徹底底的藏匿起來。”
    法域境的強者,能夠感知天地,唯有同等級的存在,方才能夠以法域屏蔽對方。
    說起來,也是一個保命手段了。
    在嘗試了這兩尺法域的效果后,周元倒是有了一些信心,道:“我先下去試探一下吧。”
    這雷池太危險,他還是不太敢帶著夭夭去冒險,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但夭夭卻是搖了搖頭,道:“帶著我一起吧,不然我也不放心。”
    雖說這天誅圣紋的兩尺法域應該有用,但她也擔心出意外,她陪同著的話,最起碼能夠有些保障,只是,那種情況一旦出現,或許會出現很壞的結果。
    周元遲疑了一下,最終沒有再多說,點了點頭,然后他笑瞇瞇的看向夭夭,伸出雙臂。
    這兩尺法域,太過的狹窄,如果要帶上夭夭的話,兩人幾乎就得緊貼在一起了。
    夭夭瞧得他這般動作,貝齒咬了咬紅唇,輕瞪了他一眼,但最終她還是無奈的靠上前去。
    一陣幽香撲面而來,令得周元心猿意馬,然后他伸出雙臂,攬向夭夭纖細的腰肢,手掌碰觸到衣裙,微微用力向下壓了好一段距離,方才碰到了那令人心跳加快的小蠻腰。
    “咳...”
    感受著懷中的溫香軟玉,周元輕咳一聲,道:“再靠近一些,這法域太小了。”
    夭夭直接伸出纖細玉指,在周元腰間狠狠的一擰,面無表情的道:“得寸進尺。”
    周元齜著牙,然后瞧得那還被夭夭抱著的吞吞,建議道:“這家伙太占地方了,要不丟到上面等我們吧。”
    吞吞聞言,爪子直接閃電般的竄出,對著周元臉龐一頓狠撓。
    數息后,周元頂著一臉血痕,無力的妥協:“一起吧。”
    吞吞發出譏諷的聲音,然后竄到了周元頭發上趴著。
    周元懷中抱著夭夭,頭上趴著吞吞,然后他看向面前洶涌而深不可測的雷池,深吸一口氣,眼中掠過一抹決然之色。
    他不再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是縱身一躍,便是飛撲而下,在那毀滅之雷咆哮間,躍進了雷池之中。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