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圣印之前
    轟!
    當周元身形躍入雷池之中時,他能夠聽見那毀滅之雷在咆哮,似乎是隱隱感應到什么一般,對著他所在的方向呼嘯而來。
    周元渾身緊繃,那兩尺法域綻放著玄妙之光,宛如是自成天地,將周元隱匿在其中,與這方天地隔絕。
    呼!
    在周元緊張無比的注視中,那些呼嘯而來的毀滅之雷,終歸沒有筆直的撞擊而來,而是在他所在的范圍轉動,似是失去了感應。
    最終,雷光漸漸遠去。
    周元如釋重負,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夭夭,她那絕美的玉顏,卻是平靜如幽潭,那般淡定從容的姿態,倒是讓得周元有些慚然。
    不過他還很快便是拋開了心中的雜念,開始加速掠下。
    這雷池內,彌漫著雷光,宛如無數雷龍在肆虐,那恐怖的雷鳴聲,引得天地震蕩。
    周元則是小心翼翼的躲避著那些肆虐的雷光,雖說眼下憑借著那兩尺法域他避開了雷光,可他知曉,他這兩尺法域并非是絕對防御,一旦被真正的擊中,憑他如今的力量,這兩尺法域也保不住他。
    所以下潛之中,他謹慎無比。
    而夭夭也沒有出聲干擾他,纖細手臂輕輕的環住周元的腰,清澈空靈的眸子凝望著肆虐的雷光,微微的有些出神。
    不知道為什么,距離那蒼玄圣印越近,她便越是有著一點不安的感覺。
    在她看來,蒼玄圣印那種級別的東西,還不是此時的周元能夠染指的,因為那牽扯太大,但如今的局面,卻是逼得他不得不去做。
    那蒼玄圣印,就猶如闖進了她與周元平靜生活中的龐然巨獸,足以將他們的平靜撕裂得支離破碎...
    夭夭環住周元腰的雙手有些用力,然后她將臉頰輕輕的靠在周元的肩上,美眸微閉,喃喃道:“周元,這些年,我很開心...”
    “什么?”
    夭夭聲音細微,而此時四周雷霆陣陣,周元也是未曾聽清,疑惑的低聲道。
    夭夭沒有再說話,只是輕靠著周元肩膀,唇角泛著淡淡笑意。
    周元見狀,也就沒有再多問,雙臂將懷中人兒纖細腰肢緊緊攬住,下潛速度,再度加快。
    不過,這雷池之深,似乎是有些超乎周元的想象,他下潛了將近半個時辰,竟然發現依舊未曾出現盡頭,反而四周的毀滅之雷,愈發的狂暴。
    隨著時間的推移,周元的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因為他發現此處的毀滅之雷太過的恐怖,即便未曾擊中他,但那雷光波蕩,依舊是傳遞而來,令得那兩尺法域微微的震顫起來。
    他的實力畢竟太弱,這里的毀滅之雷,只是一道,就足以將他摧毀。
    而以他如今的實力構建出來的兩尺法域,顯然無法完全的抵御那毀滅之雷。
    “情況有些不對,若是再這樣下去,這兩尺法域我堅持不了太久。”周元沉聲道。
    夭夭柳眉也是微蹙,片刻后道:“這雷池,恐怕是沒有盡頭的。”
    周元聞言,頓時一驚:“沒有盡頭?”
    “因為此地的毀滅之雷太過的強大,足以扭曲空間,形成無盡頭的通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那蒼玄老祖應是以特殊的手段,將蒼玄圣印隱匿在雷池某處。”
    “我們必須找到那隱匿之點,才能夠脫離雷池,否則的話,只能回頭。”夭夭沉吟道。
    “不過這里彌漫著毀滅之力,想要在其中找尋出藏匿之處,談何容易。”
    周元面龐也是緊繃,目光閃爍,道:“但倒也并非是不可能。”
    他雙目微閉,數息后陡然睜開,眼瞳深處,破障圣紋流轉而動,既然此處是蒼玄老祖所設置的手段,那么這些他留下來的圣紋,必然也會有所感應。
    而破障圣紋,能夠窺破一切隱匿,用在此處,最是完美不過。
    周元放緩了速度,四處探尋,雙目圓睜,而伴隨著那破障圣紋不斷的運轉,他的眼角處,也是有著血跡流淌下來。
    但他卻是不管不顧,因為他知曉,如果再拖下去,他這兩尺法域堅持不住時,對于他們而言,才是最大的危機。
    而他這般搜尋,很快十數分鐘便是過去,其周身的兩尺法域,震蕩得愈發厲害。
    其懷中的夭夭,也是緊抿著紅唇,俏臉肅然。
    “該死的,給我出來啊!”
    周元低低的咆哮一聲,而下一瞬間,他的瞳孔猛的一凝,這一次,他終于是發現,在那某一處的虛空,傳出了一道異樣的波動。
    “找到了!”
    周元眼中有著狂喜浮現,不敢再有絲毫的猶豫,身形陡然加速,猛的對著那某處虛空,狠狠的撞擊而去。
    而此時,在其身后,無數毀滅之雷也是察覺到了他的存在,頓時瘋狂的咆哮而來。
    身后傳來的毀滅波動,令得周元亡魂皆冒,但他不敢有絲毫停留,牙一咬,便是撞在那某處虛空中。
    嗡!
    撞擊的瞬間,虛無的空間頓時猶如漣漪一般的波蕩起來,一口便是將周元的身影給吞了進去。
    轟!
    后方的毀滅雷光撞擊在此處,卻是憑空的消散而去。
    ...
    噗嗤!
    闖入某處的周元,那兩尺法域率先崩潰,然后他便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面色慘白,先前那一瞬,他幾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太危險了。”他苦笑道。
    懷中的夭夭輕輕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站起身來,明眸看向前方,緩緩的道:“不過我們來對地方了。”
    周元搽去嘴角的血跡,也是在此時抬起頭來,緊接著他的臉龐便是在此時一點點的凝固。
    只見得前方,有著無盡的階梯蔓延而上,四周皆是黑暗虛空,而階梯的盡頭,有著一座石臺。
    石臺之上,有光芒大放,那光芒之中,可見一枚石印,石印方正,宛如象征天地,一股無法形容的古老,混沌之氣,自其中緩緩的散發出來。
    在石印四周,有天地山川河流之異象不斷的閃現。
    周元難以形容石印所帶來的那種感覺,那就猶如天地間,最為古老與尊貴之物,足以讓得任何存在,在其面前顯得青澀。
    周元望著它,然后他感覺到,體內的三道圣紋,在此時嗡鳴震動,似乎是在歡呼雀躍。
    因為它們,也是由它而來。
    周元口干舌燥,腦袋中一片嗡鳴聲,他有些無法相信,他就這樣,來到了這蒼玄天中,象征著掌控之意而無邊尊貴的圣物之前...
    “蒼,玄,圣,印...”
    他喃喃著,一字一頓,聲音帶著顫抖的響起。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