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圣元的選擇
    震蕩的天地間,一片寂靜,各方巨頭皆是沉浸在柳漣漪燃燒源嬰所帶來的震撼中,畢竟在各大巨宗內,源嬰境的實力,足以算得上是頂尖。
    這些年中,鮮有源嬰境隕落之事,可今日,他們卻是親眼見證了。
    圣元宮主立于虛空,他的面色略顯陰沉,雖說斬滅了柳漣漪,但他卻并不滿意,因為先前他蓄勢待發,目標乃是青陽。
    只要將青陽斬殺,那么蒼玄宗將會不攻自破,而其他巨宗,必然也會被震懾。
    但如今青陽依舊在,而他卻不太可能有之前那種絕好的機會,在知曉了他的實力后,青陽掌教必然會有所防備。
    而他...終歸不是真正的圣者。
    圣元宮主目光微微閃爍,單手負于身后,神情淡漠的將目光環視開來,道:“不知本宮先前的提議,諸位如今以為如何?”
    各方巨頭目光一閃,未曾說話。
    青陽掌教死死的盯著圣元宮主,眼中滿是寒意,旋即他突然道:“圣元,你并非是圣者境!”
    此言一出,其他巨頭紛紛一驚,眼神驚疑不定的望著圣元宮主。
    圣元宮主雙目微瞇,手掌一握,金色的圣火憑空出現在其掌心中,他淡淡的道:“哦?那你還想要再來試試嗎?”
    青陽掌教寒聲道:“你若是真正的圣者,哪還需要與我等這么多廢話,直接奪了蒼玄圣印不就行了。”
    “而且,你那金色之火,的確有圣火氣息,但卻虛實不定,跟我師父當年的圣火,卻是大有差距!”
    諸多目光看向圣元宮主掌心的金色圣火,果然是發現,在經由了先前柳漣漪的拼死一擊后,那金色圣火帶著一種淡淡透明般的感覺。
    那種威能壓迫感,同樣是減弱了。
    各方巨頭目光對視,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些懷疑,的確,正如青陽掌教所說,如果圣元真的踏足了圣者境,其實根本就不需要與他們說這么多廢話,還玩什么輪值聯盟,擁有著圣者的圣宮,足以稱霸整個蒼玄天,而他們,也唯有俯首稱臣。
    圣元宮主面無表情,只是那盯著青陽掌教的眼中掠過一抹深深的殺意,這個家伙,果真應該第一個斬殺...
    青陽掌教冷笑一聲,道:“我曾聽師父說過,圣者無敵,可在法域與圣者間,還有一個階段,我師父將那個階段,稱為“偽圣境”!”
    “如今的你,雖然不知道依靠什么手段,衍生出了圣者之火,但你頂多只是一個偽圣!”
    “圣元,你不過只是借助這圣者之火,在狐假虎威罷了!”
    先前青陽也是被圣元宮主的圣者之火震得內心翻江倒海,難以冷靜,但隨著柳漣漪拼死為他擋了致命一擊后,他終于是清醒過來。
    圣元宮主銀色雙瞳不帶絲毫感情的盯著青陽掌教,淡淡的道:“真不愧是被蒼玄老祖看好的人,的確還算是有些能耐。”
    他言語中的意思,竟是承認了青陽的猜測。
    “不過,就算是偽圣,那也終歸是圣,要斬滅你青陽,應該還是能夠做到的。”圣元宮主衣袍無風自動,銀色雙瞳中,殺意強盛。
    整個天地,都是在其殺意之下震蕩起來。
    這就是圣元的底氣,他固然的確不是真正的圣者,但終歸是比青陽率先的邁出那一步,這就決定了他能夠斬殺青陽。
    白眉老人,洪崖峰主他們見狀,面色也是微變,急忙忍住柳漣漪隕落的悲痛,迅速來到的青陽掌教身后。
    青陽掌教雙目微瞇,如今的局面,對于他們蒼玄宗而言,的確是差到了極點。
    雷鈞峰主反叛,如今還得讓玄老盯著他,如此一來,蒼玄宗頂尖的戰力可謂是銳減。
    青陽掌教眼芒微閃,然后他的目光投向了不遠處作壁上觀的各方巨頭,淡聲道:“圣元已經領先我們一步,觸及偽圣,憑我一人之力,已非其對手,若是繼續下去的話,我蒼玄宗今日的確在劫難逃。”
    “不過,一旦我蒼玄宗被滅,諸位以為,平衡被打破后,圣宮是否還會愿意如以往那般,與其他巨宗齊名?”
    天劍尊,古鯨尊者,單清子宮主皆是面露凝重之色,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如何不知?
    如果坐視蒼玄宗今日被滅,那未來這蒼玄天內,還有誰有膽子直面圣宮之威?
    圣元眼神陰沉,他看向天劍尊等人,道:“這是我圣宮與蒼玄宗的恩怨,還望外人莫要插手,與我圣宮為敵才是。”
    說著話時,其手掌上那金色圣火跳躍,令得空間粉碎,有著濃濃的威脅之意。
    不過,他這般話語一落,蒼老的天劍尊卻是一笑,道:“看來,圣元你還真是未曾真正踏入圣者,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忌憚我等了...”
    圣元銀瞳中寒意更甚,這個老狐貍。
    “如果圣元你今日真是圣者境,我等還真是難有反抗之力,舉宗投降也就罷了,但若只是偽圣的話,我等聯起手來,倒是不懼。”
    天劍尊嘆息一聲,道:“圣元,老夫知曉你的野心,不過如今蒼玄天的格局很穩定,就莫要因為蒼玄圣印,再生枝節了。”
    面容憨厚的古鯨尊者也是緩緩的道:“如果圣元你想要斬滅青陽掌教的話,我北溟鎮龍殿可不同意。”
    單清子宮主也是螓首微點,道:“百花仙宮也不同意。”
    圣元臉龐上的陰沉,越來越濃,眼中的殺意,引得天地間的溫度驟降,如結寒冰。
    他雖然觸及偽圣,要斬殺青陽一人不難,可如果連天劍尊,古鯨尊者,單清子都是站到了青陽那邊的話,他就很難取得多少的勝算了。
    虛無空間中,周元望著局面這般發展,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氣,青陽掌教終歸還是有些能耐的,知曉如今光憑蒼玄宗,已非圣宮對手,于是便是將其他巨宗牽扯進來。
    如此一來,幾大巨宗合力,倒也能夠抗衡圣宮。
    而就在周元心頭微松的時候,在那外界,單清子所立的虛空處,身后有著一縷縷黑煙悄然的涌出,最后似是化為一道猙獰的黑煙鬼臉,徑直對著單清子后背無聲無息的侵蝕而去。
    不過,就在那黑煙鬼臉即將碰觸到身軀時,一只白皙如玉的玉手猛的憑空伸出,一把便是將那鬼臉捏住,然后狠狠的捏成碎末。
    啊!
    鬼臉消散時,發出了尖銳刺耳的慘叫聲。
    單清子絕美的容顏一片冰冷,淡淡的道:“魔羅府主,這般不上眼的手段,何必使出來丟人現眼?”
    在那不遠處,飄蕩于黑霧之中的魔羅府主笑吟吟的道:“蒼玄天格局如死水一般,有何留戀的,我倒是贊同圣元,讓這蒼玄天,換一下天...”
    更外圍的各方頂尖強者,皆是心頭狂跳,如此一來,眼下的格局便是清晰了,這天鬼府,竟然不知不覺間,站到了圣宮的一邊。
    而另外一邊,便是蒼玄宗,問劍宗,北溟鎮龍殿,百花仙宮四大巨宗。
    這兩方一旦碰撞,可謂是驚天動地,整個蒼玄天都將會為之傾覆。
    古鯨尊者面龐凝重,道:“還望圣元宮主莫要掀起滔天殺戮,這蒼玄圣印,還是令其封存下去吧,未來我蒼玄天若是有人能率先抵達圣者境,自可取之。”
    無數道目光投向圣元宮主,后者此時的選擇,將會決定蒼玄天未來的格局。
    自那些目光的注視下,圣元宮主雙目微閉,半晌后,他的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弧度,為了今日,他籌劃了多少年,想要他退步,青陽掌教他們倒是太高看了自身。
    他的眼目陡然睜開,森寒與凌冽充斥。
    “既然你們冥頑不靈...”
    “那往后這蒼玄天,你等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當此話落下時,天地間殺伐之氣陡然強盛,遠處的各方頂尖強者面色大變。
    圣元做出了選擇。
    既然蒼玄宗他們敢阻攔在其面前,那就直接踏碎吧。
    “天圣殿,血圣殿兩位殿主,你二人去將那蒼玄圣印取來。”
    他聲音一頓,輕描淡寫的道:“那個礙眼的小子,如今無用了,便除掉吧,也算是為武煌報仇了。”
    “而其余者,自會有本宮與魔羅府主來阻攔...”
    當圣元此話傳出時,兩道光影瞬間便是自圣宮那邊暴射而出,攜帶著滔天之勢,對著那雷池深處疾掠而去。
    而虛無空間中,周元也是見到了這一幕,當即面色微變。
    這圣宮,終歸還是沖著這邊來了!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