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夭夭的力量
    虛無空間之外。
    原本天地間激烈的戰斗,直接是在此時盡數的停了下來,那一道道目光,皆是帶著濃濃的驚駭之色,望著那虛無空間內。
    誰都沒想到,局面會突然間出現了這種變化...
    那在圣宮十殿中,號稱實力最強的天元殿殿主,竟然在此時被人生生的一把捏爆了源嬰...
    這一幕,讓得無數人有些晃神,猶如身處夢境,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青陽掌教,那是你們蒼玄宗的弟子嗎?她為何...”天劍尊,古鯨尊者這兩位巨頭,面帶驚容的看向青陽掌教,忍不住的問道。
    青陽掌教面龐抽搐了一下,因為他也是被眼前這一幕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當即苦笑道:“她,的確算是我們蒼玄宗的人...”
    對于夭夭,青陽掌教其實從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就隱隱的感覺到她有些不簡單,她隱藏著一種神秘,原本青陽掌教還想探究,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在他看來,只要夭夭沒有做出有損蒼玄宗的事,那她就是蒼玄宗的人。
    這也是為何青陽掌教能夠默認夭夭在蒼玄宗不用選擇任何一峰修行的主要原因。
    只是,今日的這一切,還是讓得青陽掌教明白,他低估了夭夭的不簡單。
    從此時夭夭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恐怕也已經是超越了法域境。
    “你們蒼玄宗果真是底蘊非凡。”天劍尊與古鯨尊者皆是感嘆一聲,想來是將夭夭當做了是青陽掌教他們所隱藏的底牌。
    而有了如此一位強者助陣,他們的局面也能夠變得更好一些,畢竟經過先前的交鋒,他們發現,即便圣元宮主只是偽圣境,但那等實力,也已超越了他們三人聯手。
    對此,青陽掌教只能露出尷尬的笑容,心中卻是暗暗叫苦,因為他感覺此時的夭夭狀態有些不對勁,所以也不知道她究竟會不會幫他們?
    畢竟以往在蒼玄宗時,夭夭便是誰都不搭理的性子,如果不是因為周元的話,她必然也不可能留在蒼玄宗的。
    不過不管如何,夭夭那里的爆發,終歸是令得他們這邊的士氣有所提升。
    而反觀圣宮,天鬼府那邊,則是有些驚疑不定。
    就連圣元宮主,都是面色微變的盯著虛無空間中那金發飄舞的神秘女孩,后者身上散發出來的波動,令得他心中感覺到了一些忌憚。
    “她究竟是誰?從未聽說過蒼玄宗有這般實力的強者!”
    別說是蒼玄宗了,就算是整個蒼玄天內,此等實力的強者,都是不可能存在!
    但這不可能存在的事,偏偏就這樣活生生的出現在了眼前,所以一時間,連圣元宮主都有點不太敢輕舉妄動。
    于是,外界那原本驚天動地的戰斗,卻是在此時有些偃旗息鼓。
    虛無空間中。
    夭夭赤足凌空而立,璀璨的金色長發垂落至腰間,輕輕飄揚,她那原本清澈的美眸,在此時宛如星空般的深邃,古老。
    不過,也散發著一種拒人千里的冷漠。
    石梯下方,周元抹去嘴角的血跡,他胸膛處的巨大傷痕,在被體內的太乙青木痕散發出來的磅礴生機迅速的修復。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夭夭,然后他壓低了聲音,努力的露出一個平和的笑容:“夭夭,沒事了,你能,先變回來嗎?”
    現在的夭夭,雖然強大,但卻讓得周元感覺到不安。
    而且,當年蒼淵師父離開時,曾經再三叮囑他,不可讓得夭夭解開封印,那時候蒼淵師父嚴肅的面龐讓得他知道這必然是極其嚴重的事情。
    聽到周元的聲音,夭夭的眼眸中,似是閃了閃,猶如是掠過了絲絲的掙扎,不過很快,那些掙扎便是漸漸的消散。
    她輕輕搖頭,有著飄渺的聲音傳來:“周,周元...我,會幫你清除這些隱患。”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元,之后猛然轉身,化為一抹金光,直接洞穿了虛無空間,對著外界疾掠而去。
    “夭夭!不要!”
    周元大喊出聲,臉龐上滿是焦急之色。
    但此時的他,如何能阻攔得了夭夭,跑出幾步,便是因為胸膛處傳來的劇痛,令得他跪倒下來。
    “該死!”
    周元雙目赤紅,一拳拳狠狠的錘在地面上,發泄著心中的自責。
    他知道,如果不是為了保護他,夭夭根本不會解開封印,這讓得他極為的自責,若是早知道如此,他根本就不應該來到這里。
    如今夭夭解開封印,根本就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但絕對不會是好事!
    嗚!
    一只小獸在此時來到周元身旁,伸出爪子拍了拍他,正是吞吞。
    它發出嗚鳴聲,似是在安慰。
    只是,它那看向夭夭離去方向的獸瞳中,分明也是掠過了人性化的焦急之色。
    周元看了看吞吞,牙齒緊咬著嘴唇,甚至都是咬出了血來,他聲音嘶啞的道:“都怪我太弱了。”
    如果他足夠強的話,今日這般危局,他哪里需要夭夭來拯救?
    此時的周元,心中無比的痛恨自己的弱小,這段時日突破到神府境的那一絲絲小小得意,在此時被殘酷的現實撕裂得支離破碎。
    這些年來,夭夭照顧了他不知道多少,沒想到如今,他不僅沒能保護住她,反而還害得她解開了封印!
    如果再遇見蒼淵師父,他該如何交代?!
    周元從未有過一刻,如此的渴望著強大的力量。
    ...
    夭夭的身影,自虛無空間中緩緩升起,穿過雷池。
    而此時,雷池中,血圣殿殿主與靈均峰主剛剛交鋒而退。
    他們的目光,都是匯聚在夭夭身上,眼中同樣是有著駭然之色。
    靈均峰主見過夭夭很多次了,但他從未想過,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孩體內,竟然隱藏著如此恐怖的力量。
    夭夭的眸光,看了靈均峰主一眼,然后便是轉向了血圣殿殿主,似乎是在思考著他是否是隱患。
    不過,還不待她思考完畢,血圣殿殿主卻直接是二話不說,果斷的掉頭就跑。
    天圣殿殿主在夭夭的手中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血圣殿哪來的膽子跟她交手?
    瞧得血圣殿殿主逃竄,夭夭也沒有追擊,顯然并沒有將其當做太大的威脅,她的身影繼續的升空而起,璀璨的金色長發,在這天地間異常的醒目。
    無數的目光,帶著凝重與震撼的匯聚在她的身上。
    誰都知曉,眼下的局面,必然將會因為夭夭的選擇再度出現巨大的變化。
    圣元宮主眼神凝重,盯著夭夭,緩緩的道:“這位姑娘,我圣宮與你之前,并無恩怨...如果你是為了那周元而來,本宮可向你保證,之前諸多事情,既往不咎。”
    各方頂尖強者聞言,皆是暗暗咂舌,圣元宮主素來強勢,誰也沒想到,他竟然也會有言語間服軟的一天,由此可見,眼前的夭夭,究竟具備著多大的威脅。
    夭夭赤足凌空,金色長發飄揚,她渾身散發著淡漠的氣質,一對星空般的眼眸,凝視著圣元宮主,片刻后,有著空靈飄渺的聲音響起。
    “死了的圣元宮主...”
    “才不會有隱患。”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