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三十九章 夭夭冰封
    “夭,夭夭?!”
    周元抱著夭夭的嬌軀,感受著其中散發出來的冰冷之意,面色瞬間煞白,聲音都是變得顫抖起來,眼中滿是慌亂失措。
    “蒼淵師父!”
    不待他聲落,蒼淵的身影已是閃現而來,他手掌一抬,夭夭的嬌軀便是緩緩的漂浮在面前,只見得她那白皙如玉的肌膚上,此時滿是裂痕。
    那些裂痕遍布著她的身軀,令得此時的夭夭看上去宛如一個破碎的瓷娃娃,令人無比的痛惜。
    蒼淵神情凝重,嘆道:“果然還是這樣。”
    “她怎么了?”周元急忙問道。
    蒼淵皺眉道:“她解開了封印,釋放出了極為強大的力量,但她的肉身卻是無法承受,如今肉身瀕臨破碎兵解,為了自保,她體內的力量開始封閉意識,令自身陷入沉睡。”
    “這可麻煩了。”
    “如果是別的人,肉身就算毀了,自然有諸多方法來重鑄,但夭夭若是失去了這具身軀,那就再無重鑄的機會。”
    “而且夭夭肉身受創太重,即便如今陷入沉睡,但也只能延緩肉身破碎的時間,一旦肉身抵達極限,依舊會破碎兵解。”
    周元面色忍不住的一變,他沒想到,肉身出現問題對于夭夭而言,竟然如此的嚴重。
    咻!
    此時一道流光暴射而來,落在了夭夭的身上,正是吞吞。
    它此時也感覺到了夭夭的狀態,發出了不安的哀鳴聲,旋即它看向周元,忽然張嘴吐出了一枚玉簡。
    周元接過玉簡,神魂一掃,發現其中竟然是一些如何進化“銀影”的方法,這令得他愣了下來,顯然,這些應該是夭夭所留。
    周元手掌緊緊的握著玉簡,一股深深的自責涌上心頭。
    因為他感覺夭夭為他所做的實在是太多了,而最終他卻沒有保護好她,甚至最后,還因為他的原因,逼得她不斷的解開封印。
    他知道,以夭夭的實力,就算不敵對方,可如果要走,那必然是極其輕松的,但卻因為他的存在,夭夭并沒有想過獨自的離開。
    這一刻,周元是如此痛恨自身的弱小。
    如果不是他不夠強的話,今日的局面,哪里需要夭夭來出手!
    這些年來,他引以為傲的修煉,甚至最終打敗武煌,武王所帶來的一些自得,在這一日之內,顯得如此的可笑。
    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他周元宛如螻蟻一般,任人踐踏。
    “蒼淵師父,求您救救夭夭。”周元聲音沙啞的顫聲道,此時的他,猶如溺水之人一般,拼命的想要抓住一切的機會。
    蒼淵看了一眼周元,此時的后者,神情恍惚,有些失魂落魄。
    雖然蒼淵與周元到現在為止,其實所見不過是第二面,但他卻是知曉這個少年人的心性,當年他無法開八脈修行,都依舊未曾如此,可見此次夭夭的受創,對他是多大的打擊。
    不過,面對著夭夭這種情況,連蒼淵都是感到極其的棘手。
    這世間修復肉身的手段很多,但其中絕大多數都對夭夭沒有效果,因為她本就不同尋常,自然也就不能以尋常方法來估量。
    “你也先別急,我自然會盡一切的辦法幫夭夭恢復肉身。”蒼淵微微沉吟,然后袖袍一揮,一具散發著極寒之氣的水晶棺出現在面前。
    夭夭的嬌軀緩緩的飄起,然后在周元那沒有焦距的目光中,落進了水晶棺中。
    吞吞跳上水晶棺,鋒利的爪子不斷的在透明的棺壁上劃過,帶起冰屑飛舞,發出焦急的悲聲。
    蒼淵嘆息一聲,沒有阻攔它,吞吞與夭夭相伴這么多年,也是感情深厚,如今這一幕,它自然也是難以接受。
    暫時任由吞吞發泄,蒼淵抬頭看了一眼遙遠界壁處,那里還有著裂痕存在,其中可見冰冷的金色巨目,顯然,那圣族的強者也是感應到了他的存在。
    “周元,接下來我將會帶夭夭離開蒼玄天,不然的話,圣族至強者必然會想盡辦法降臨下來。”
    蒼淵將目光看向周元,沉吟了一下,道:“你留在蒼玄天內也極其的危險,所以也隨我去吧,另外夭夭之事,或許還需要你出力。”
    周元沒有多少的猶豫,直接點頭。
    對于自身的危險,他現在并沒有多少的在意,但如果能夠幫夭夭恢復,不管需要他做什么,他都不會拒絕。
    “蒼淵師父,我先去安排一下。”
    周元深吸一口氣,壓制著心中的悲傷,勉強的笑道。
    蒼淵輕輕點頭。
    周元這才轉身而去,直接落向青陽掌教他們所在。
    而瞧得他的到來,青陽掌教,玄老,洪崖峰主,白眉老人,靈均峰主皆是眼神有些復雜,畢竟今日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周元在其中顯然是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
    不提附其身軀的蒼玄老祖了,夭夭與那位神秘的黑袍老人,都與周元有著非同一般的關系。
    而誰能想到,周元自身,卻僅僅只是神府境而已。
    這種實力,正常說來,其實是沒有資格參與今日這場影響蒼玄天格局的驚天大戰,可偏偏周元參加了,而且還具備著無法忽視的作用。
    所以再面對著周元時,他們已經不能再將他當做尋常弟子來看待了。
    “周元,今日之戰,若非你的話,恐怕于我蒼玄宗而言,將會是一場大災難。”青陽掌教感嘆道。
    “掌教太看得起弟子了。”周元苦澀的一笑,道:“掌教,接下來我會離開蒼玄天一些時間,還請蒼玄宗能夠照顧一下我父王與母后。”
    他此次令得圣元計劃破滅,可謂是與圣宮結下了死仇,他倒是不怕什么,唯一擔心的便是圣宮對其父王母后進行報復。
    畢竟大周對于圣宮那種龐然大物而言,實在是太過的渺小。
    青陽掌教聞言,肅容道:“放心吧,你終歸還是我蒼玄宗的弟子,此次若不是你分解了蒼玄圣印,恐怕就被那圣元得手了,這對我們蒼玄宗而言,算是大恩。”
    “你離開后,我會派遣強者坐鎮大周,一旦有變故,我會親自出手,只要我蒼玄宗不滅,就沒人傷得了你父母。”
    周元神色微松,青陽掌教可謂是給予了極重的承諾,有他相護,想必不會有人輕易敢對他父王母后做什么。
    至于圣宮,就算那圣元對他恨之入骨,但如今他被重創,就算是日后傷勢恢復,恐怕其最重要的心思,也會放在搜尋蒼玄圣印碎片上面。
    接下來的這些年,蒼玄天內,必然是會因為圣印碎片而掀起諸多的腥風血雨,即便是六大巨宗都必然會牽扯進去,無人能夠避免。
    不過,正是這種混亂,反而會令得圣宮難以專心的對付蒼玄宗,而只要蒼玄宗穩固,自然也就不會有人敢打他父母的主意。
    他此次離去,也不知道何時才能歸來。
    不過,他相信,當他再度回到蒼玄天時,他必然不會再如同今日這般的弱小,那個時候,他會將一切的恩怨都算得清清楚楚。
    周元的目光,看向圣元先前離去的方向,眼中有著無盡寒意。
    這圣元與圣族,就是導致今日夭夭重創的罪魁禍首,現在的他,的確沒有資格找他們算賬,可未來,當他擁有著足夠實力的時候,這些帳,他會來一筆筆的算!
    周元對著青陽掌教鄭重的行了一個大禮。
    “謝過掌教!”
    “我父王母后,就拜托了!”
    聲音落下,他再度看了一眼玄老,沖著他也是行了一禮,然后便是不再猶豫,轉身回到蒼淵的身旁。
    而此時,此地未曾離去的各方強者,都是注視著他們。
    蒼淵則并沒有理會那些目光,他袖袍一揮,面前的虛空便是緩緩的撕裂開來,形成了幽黑的空間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走吧。”
    蒼淵手扶著水晶棺,然后率先踏入空間通道。
    周元走在后面,他轉身再度看了一眼這方天地,最后不再有絲毫的猶豫,霍然轉身,邁入空間通道之內。
    空間通道旋轉,將他們的身影吞沒而進。
    而望著蒼淵的離去,此地各方的強者,皆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蒼淵的實力太強,這是一頭巨龍,如果他選擇留在蒼玄天內,那么對于蒼玄天的格局將會造成難以估計的影響。
    青陽掌教也是凝望著周元消失的地方,許久后,方才緩緩的道:“我有著預感,等這小家伙再度回到蒼玄天時,恐怕連我等,都無法再小覷于他了。”
    “呵呵,我倒是很好奇,那時候的他,究竟能夠抵達哪一步...”
    說完,他看向這片歷經大戰而崩塌的大地,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這場決定著蒼玄天未來格局的驚天大戰,總算是落幕了。
    不過,青陽掌教知道,這并非是結束,因為蒼玄圣印分解的緣故,接下來的這些年,或許蒼玄天將會迎來從未有過的大混亂與大紛爭...
    這對于蒼玄宗或許其他巨宗而言,倒也并不算壞消息,畢竟總算是將圣元的野心暫時遏制了下來。
    而在此之前,恐怕誰都無法想象,這場大混亂,竟是由一位神府境的年輕人一手造就...
    今日之戰,未來必然會在蒼玄天內廣為流傳,而周元之名,也將會在這蒼玄天內,真正的人盡皆知...
    (蒼玄天卷落幕。)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