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外援
    伊家府邸。
    因為伊家家主身隕的緣故,整個府邸之內都是白布懸掛,一片悲寂。
    而在府邸的客廳之中,此時氣氛卻是顯得有些凝重。
    伊秋水端坐于客廳首位之上,伊千機坐于其身旁,再下面便是諸多人影,顯然伊家的主要人物此時都是匯聚一堂。
    周元居于末座,他本是打算單獨休息的,但卻耐不住伊秋水執意相請,于是便過來看看。
    他的目光看過大廳內,然后停留在伊秋水左側下方的位置,那里有著三人,一名頗有氣勢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對年輕男女。
    年輕男子身體欣長,面目俊朗,倒是頗有氣度。
    男子身旁,則是一名年齡比之略小的紅裙少女,少女容顏俏美,散發著青春活力。
    從先前伊秋水的介紹中來看,這三人并非伊家之人,而是來自玄州城的玄鷹商會,那中年男子名為柳天鷹,乃是玄鷹商會的會主。
    而玄鷹商會也是小玄州內頂尖的勢力,比起伊家邱家,也不遑多讓。
    那青年與少女,名為柳之玄與柳茗,是柳天鷹的長子與幼女。
    看得出來,這玄鷹商會與伊家關系極好,不然的話,也不會在這種時刻,依舊毫不避嫌的出現在伊家之中。
    “柳叔,這么晚了,還勞煩您跑過來。”伊秋水微紅的美眸望著柳天鷹,輕聲道。
    柳天鷹擺了擺手,道:“我與老伊是至交,這些客套話就不必說了,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何而來的吧?”
    不待伊秋水回答,他眉頭微皺的道:“秋水侄女,現在可不是與邱家開啟州主之爭的時候啊,只要再等一些時日,只要伊老爺子將你升任新州主的事在天淵域長老團中推動一下,應該就能夠確定下來,何必此時給邱家這種機會?”
    伊秋水搖了搖頭,道:“柳叔,雖然爺爺他身居天淵域長老之位,但此次邱家必然是有所準備,從我得來的一些消息來看,他們也花了大代價,請動了長老團的大人物,所以爺爺想要推動,也會受到阻礙。”
    柳天鷹聞言,神色微凝。
    “如今最重要的事,是應對七日之后的州主之爭,只要能夠勝下,自然我伊家將會大獲全勝,爺爺在長老團的推動,也將會順利。”伊秋水冷靜的道。
    伊千機嘆了一口氣,面龐凝重的道:“想要贏下這場州主之爭,恐怕也不容易啊,那邱龍為此,甚至將正在天靈宗潛修的邱凌都是召了回來,顯然是打算傾力一博。”
    邱凌這個名字一出來,滿堂的年輕人都是神色沉重,這些年來,這個名字給小玄州年輕一輩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嘁,邱凌而已,有什么好擔心的,秋水姐,州主之爭雙方各出五人,五人中不是有兩個外援名額嗎?”
    “嘻嘻,你看看我哥怎么樣?整個小玄州,能夠開辟出八神府的人,可就你,我哥和那邱凌呢。”在眾人沉默間,一道清脆的嬌笑聲忽然的響起。
    眾人看去,便是見到柳天鷹身旁的紅衣少女笑吟吟的推銷著她的哥哥。
    而紅衣少女身旁的柳之玄,則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他看向伊秋水,輕笑道:“邱凌的確是勁敵,但如果秋水需要的話,刀山火海我也會去的。”
    他這番毫不含蓄的話一說出來,頓時在大廳中引來一些低低的竊笑聲。
    伊秋水白皙的鵝蛋臉頰上,帶著淺淺的笑意,猶如聽不出柳之玄話語里面的意思。
    一直盯著她看的柳之玄見狀,心中微微失望,但眼神依舊明亮而熾熱,他知道想要攻克這伊家的高嶺之花是多么的困難,但這些年來,他一直沒有放棄過。
    “秋水侄女,之玄前些時候也踏入了神府境后期,如果此次伊家需要的話,他的確可以占用一個外援名額。”柳天鷹也是笑了笑,道。
    他知曉自家兒子對伊秋水的心思,而他對伊秋水也很是滿意,所以自然是不介意推波助瀾。
    伊千機點點頭,對著伊秋水道:“之玄實力不錯,不見得就會比那邱凌差,有他幫忙,你會輕松許多。”
    伊秋水微微沉吟,最終也沒有拒絕柳之玄的好意,畢竟現在為了應對那場州主之爭,他們伊家的確必須全力以赴。
    “那就謝謝柳兄了。”她看向柳之玄,真誠的感激道。
    柳之玄笑笑,心中卻是有點無奈,因為伊秋水對他的稱呼,始終是保持著一點距離。
    “我們伊家,還有兩位符合條件的神府境,都是處于后期的層次,只是稍微遺憾的是他們都只是開辟六神府的后期。”伊千機再度說道。
    “還缺一位,需要再找尋一位外援嗎?如果需要的話,我們玄鷹商會可以幫忙聯系一下。”柳天鷹問道。
    眾人聞言,皆是沉思起來,這次的州主之爭是神府境層次,那他們自然需要盡可能找那些神府境中實力極強的人。
    不過,如今邱家與伊家斗成這樣,小玄州一些名氣較大的神府境后期,恐怕都不太敢摻和進來,實力不夠的話,邀請來也是沒有作用,反而浪費名額。
    居于末座,猶如被人遺忘的周元沒有說話,只是端著茶杯靜靜的品嘗著,雖說他傾向于伊秋水成為州主,但他卻不見得會毛遂自薦,這種事,終歸是有些麻煩,如果沒必要,能避就避。
    不過,在周元神游的時候,他卻是感覺到一對明亮的目光停頓在了他的身上。
    于是,他有些無奈的撇了撇嘴,眼眸一抬,然后就與首位上的伊秋水對在了一起。
    伊秋水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的看著周元,明凈的眼眸深處,帶著一絲期盼。
    不過面對著她那生動的眼神,周元卻是面色不變,繼續喝茶,猶如看不出伊秋水的意思一般。
    而此時,大廳內的眾人也是察覺到了伊秋水的目光,然后皆是順著看去,瞧見了坐在末尾的周元身上。
    對于周元,剛開始伊秋水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所以他們也知道前者打退過小玄州兇名昭著的徐風,算是有些能力。
    不過,州主之爭上的人,必然都是神府境后期中的佼佼者,即便是徐風,都是沒有參加的資格,而周元一個神府境中期,怕是不靠譜吧?
    而且,最令得他們無語的是,周元面對著伊秋水的目光,卻依舊是坐在那里,毫無表示,那意思很明顯,不打算插手。
    于是,一些伊家的年輕男女,便是暗自撇嘴,這人雖然本事有點,但膽子也太小了,這是生怕得罪邱家嗎?
    氣氛微微尷尬。
    “一個神府境中期而已,也太能擺譜了吧。”尷尬間,有著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只見得那柳茗眸子看向周元,輕哼道。
    她略微有些不滿伊秋水對周元的態度,畢竟之前她哥哥說要幫忙的時候,伊秋水可沒顯得有多期待,為何眼下面對著一個平平無奇的神府境中期的年輕人,卻是會給予如此的重視?
    這種實力,哪里有參加州主之爭的資格?
    在柳茗的眼中,柳之玄在這小玄州年輕一輩中,絕對是最頂尖的,即便是比起那邱凌,也是不遑多讓,而這叫做周元的與她哥哥一比,更是如螢火與皓月之間的差距。
    柳之玄也是看著周元,他倒是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眼中略微有些疑惑。
    周元沒有理會那柳茗嘲諷的話,繼續悶頭喝茶。
    倒是伊秋水忽的一笑,她并沒有因為周元的這種態度就顯得生氣,而是咬著紅唇想了想,道:“周元兄,要不開個價?”
    她此話一落,周元頓時輕咳了一聲,將茶杯放下,然后在那眾多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取出一張紙,紙面上能夠看見寫著諸多價值不菲的材料。
    “還是秋水爽快,伊家給我這些東西,我就當你們的外援。”
    他擲地有聲,干脆利落。
    而大廳內,眾人望著那似乎早就準備好的材料單,則是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這個人的實力究竟如何,他們不太清楚,但是這個臉皮,似乎是在神府境中真的非同一般…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