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吞魂源痕顯威
      當周元聲音落下的那一刻,葉冰凌,伊秋水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取出了之前周元為她們所準備的玉簡,而風閣其他人見狀,也是紛紛取出玉簡。
      這玉簡之前就被潛藏于神魂之中。
      嘭!
      所有人都是在此時猛的捏碎玉簡。
      玉簡捏碎的那一瞬間,似是有著什么東西纏繞而來,粘附在了眾人的神魂之上。
      不過他們無法察覺到那究竟是什么東西,只能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周元。
      唯有伊秋水美目一閃,這種波動她不陌生,前些時候她與葉冰凌切磋的時候,就是這種奇特的波動,讓得她在與葉冰凌的神魂對碰中取勝...
      回想著當日的那種戰果,伊秋水心中的緊張也時在此時悄然的緩解,有著周元所準備的手段,他們未必不能和火閣決一勝負。
      不過更多的人還是眼神忐忑,畢竟他們也不知道周元給他們所準備的這玉簡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夠和火閣抗衡,但這個時候,面對著強勢的火閣,他們也別無選擇,唯有一拼。
      周元神色平靜,此時他抬頭望著那如呼嘯而下的七道巨大破魂梭,他也沒有多解釋什么,只是沉聲喝道:“所有人聽令,運轉神魂!”
      嗡嗡!
      當他的喝聲落下時,所有人都是將神魂運轉,神魂之力在他們的面前凝聚,化為了一根根鋒銳的神魂長針。
      周元目光一掃,他能夠敏銳的察覺到,那些神魂長針上面,隱隱有著古老的痕跡,那是吞魂源痕。
      看來他所準備的玉簡有效果。
      周元深吸一口氣,神魂之力散發,只見得那數千根神魂長針匯聚而來,在他的頭頂上空形成了長針洪流,遠遠看去如同巨蟒一般蜿蜒蠕動。
      不過,這長針洪流看似壯觀,但與那呼嘯而下的七道破魂梭相比,卻實在是有些不夠看。
      遠處,朱煉望著這一幕,嘴角掀起一抹輕蔑的弧度,這周元以為憑借風閣那點實力,就能夠硬抗他們火閣這種程度的攻擊?真的是愚蠢而狂妄。
      也罷,這一次,我正好將之前的恥辱討回來!
      轟!
      七道巨梭兇悍無匹的呼嘯而下。
      下一瞬,神魂長針所化的洪流迎頭而上,竟是主動的與那處于最前方的巨梭撞擊在一起。
      鐺!
      天地間似是有著清脆的巨聲響徹。
      “給我碎裂吧!”朱煉大笑出聲。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聲戛然而止,眼瞳也是陡然緊縮。
      因為他見到,當神魂長針洪流與第一道巨梭相撞時,不僅未曾碎裂,反而爆發出了璀璨光芒,神魂波動暴漲,原本僅僅只有數百丈左右的洪流,直接是在此時膨脹為千丈大小。
      而反觀那第一道巨梭,卻是不知道為何緣故,神魂光芒迅速黯淡,體形縮小了將近一半。
      此消彼長下,神魂長針洪流再度沖擊而至,那第一道破魂梭直接是轟然炸裂。
      “怎么可能?!”
      這一幕落在火閣上萬人的眼中,頓時駭然聲四起,一個個睜大眼睛猶如見鬼一般。
      他們無法相信,破魂梭竟然在第一個接觸下,就被摧毀!
      就連呂霄的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變。
      “把破魂梭全部壓下去!”呂霄厲聲道。
      朱煉清醒過來,一咬牙,剩下的六道破魂梭全部迎上。
      鐺!鐺!
      六道破魂梭狠狠的沖擊著那神魂長針洪流,狂暴的轟擊將長針洪流轟得節節敗退,虛空為之震蕩。
      不過,望著那節節敗退的長針洪流,呂霄,朱煉的面色卻是越來越難看,因為他們發現,在這種碰撞之下,那長針洪流的規模越來越驚人,所散發出來的神魂波動,也是越來越強大。
      反觀他們這邊,六道破魂梭卻是在逐漸的縮小,神魂波動減弱。
      “怎么回事?!”朱煉有些驚恐起來,這一幕實在是太過的詭異。
      那風閣的神魂長針洪流似乎是能夠在接觸時吸收他們這邊的神魂之力,所以越碰越強,而他們這邊,卻是越來越弱。
      神魂長針洪流如巨龍般的在虛空蜿蜒盤旋,原本處于絕對優勢的六道破魂梭,此時在其面前宛如小蛇一般,短短片刻的交鋒,雙方局勢陡然逆轉。
      面對著這一幕,震撼的不僅是朱煉等人,就連風閣眾人都是一臉的目瞪口呆。
      他們也感到難以想象,為什么神魂長針洪流會在面對著對方絕對的壓制下,越戰越強...如今神魂長針洪流所散發出來的神魂波動強度,顯然不是他們所能夠達到的層次。
      所以,這一切...并非是因為他們的神魂有多強,而是因為,周元!
      一道道近乎狂熱般的目光投向了半空中周元的神魂,后者給他們展現了什么叫做不可思議以及奇跡...
      遠處,木柳與木青煙的嘴巴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緩緩張大,這一幕,同樣也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在那天地間無數道震撼目光中,周元也是仰頭望著那龐大如巨龍般的神魂長針洪流,他能夠感覺到上面的吞魂源痕在此時消散殆盡,先前每一次的交鋒,吞魂源痕都是從那六道破魂梭上,吞納了龐大的神魂之力。
      “效果還不錯。”他輕聲自語,旋即他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去!”
      周元屈指一彈,如巨龍般的洪流頓時咆哮而出,直接與那六道破魂梭重重的相撞。
      砰!
      六道破魂梭幾乎是在頃刻間爆碎開來。
      火閣那邊,有著上千道神魂搖搖欲墜,最后在一道道慘叫聲中化為火光沖天而起。
      呂霄與朱煉面色鐵青,這一次的交鋒,他們火閣損失慘重。
      “該死,怎么可能!”朱煉忍不住的低聲咆哮,面容扭曲。
      呂霄深吸一口氣,他眼神陰翳的望著天空上那如巨龍般的神魂長針洪流,道:“我早就跟你說過,這小子邪門得很,不能小覷。”
      “怎么辦?”朱煉有點驚慌的道。
      呂霄眼皮微垂,聲音森冷:“還能怎么辦?用最后的手段吧,此次天炎祭,絕對不能輸!”
      朱煉一驚,有些猶豫的道:“可如果那樣做的話,怕是會有點后遺癥,最起碼半個月都無法動用神魂之力。”
      呂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輕重你分不清楚嗎?”
      朱煉心頭微寒,不敢再多說,神魂運轉,有著聲音傳進了此時諸多火閣成員的心中。
      “火閣眾人聽令,催動燃魂紋!”
      火閣成員聽到此話,心頭都是微顫,他們自然是知曉這最后的手段,只是如此一來的話,未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他們神魂都會受創,這說明他們將會有一個月的時間無法進入四靈歸源塔修煉。
      有些人有所猶豫,不過當呂霄那冰冷的目光投射而來時,他們皆是打了個寒顫,再不敢怠慢,神魂盤坐虛空,雙手結印,只見得所有神魂的眉心處,有著一道赤紅的源紋若隱若現。
      源紋猶如是化為火焰,漸漸燃燒,直接是對著神魂之內滲透而進。
      所有的神魂都是在此時面龐扭曲,顯然是承受了劇痛。
      熊熊!
      不過,當神魂傳出劇痛的時候,那從他們體內散發出來的神魂波動,也是在此時猛然暴漲,整個天地,都是因為那種狂暴的神魂波動而掀起了風雷狂暴聲。
      可怕的神魂壓迫鋪天蓋地的籠罩開來,在這種程度的神魂壓迫下,就算是化境神魂,都是猶如深陷泥沼。
      面對著這種動靜,不論是韓淵,還是木柳,木青煙,皆是齊齊色變,這些年的天炎祭中,他們可從未見過有哪一次是如今日這么兇狠激烈的...
      這種程度的神魂攻伐,就算是單一的化境神魂,恐怕都是難以做到。
      葉冰凌,伊秋水她們的俏臉也是分外的凝重,雖說周元先前打破了火閣的計劃,但火閣畢竟是火閣,底蘊遠非他們風閣可比,眼下這最后的手段,顯然就是搏命用的。
      不過她們也沒有太過的恐懼,畢竟這是天炎鼎內,再如何兇險的戰斗都要不了人命,頂多輸掉而已,而且,能夠將火閣逼到這種地步,就算是輸了,風閣也不算丟臉了。
      周元看了她們一眼,倒是知曉她們的心思,但他卻并不打算放棄。
      因為如果在這里輸了的話,那么天炎祭上的天陽炎就沒有他的份了...而還指望著分到一部分天陽炎,助他突破到神府境后期呢,這種機緣,怎么可能輕易放過?
      下個月就是最重頭戲的總閣主之爭了,如果不能踏入神府境后期的話,他也沒有足夠的把握能夠打敗呂霄。
      所以,這場天炎祭,他不愿意輸。
      周元的眼中有著凌厲光澤閃爍,他看了一眼那猶如巨龍般的神魂長針洪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目微垂,雙手卻是在此時緩緩合攏,指尖有印法變幻。
      既然火閣想要拼,那就來拼一場吧...
      伴隨著周元印結變幻,有著神魂之力在他的面前迅速的凝結,片刻之后,隱隱間,似是有著一盞略顯虛幻的燈籠,若隱若現的浮現了出來。
      蒼玄七術,魂燈術!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