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周元上場
        當周元出現于黑色鐵塔之前,天地間有無數道視線匯聚而來,那些目光神色各異。
        如今的周元在這混元天內可不算是籍籍無名,九域大會上的表現讓得他名動四方,后來傳出他是蒼淵大尊第三位親傳弟子,更是將他的名氣拉高了一個檔次。
        只是,不論名氣再如何大,在眼下這種場景,卻沒有實力來得重要。
        數個月前,周元是神府境王者,無敵之姿,鎮壓諸多天驕。
        可曾經的王者在踏入一個新的天地時,那些所謂的無敵光環卻是消失的干干凈凈,在這里,他不是王者,反而是處于最底層...在這里,他還需要一些時間才有可能綻放出那些光彩。
        所以,對于周元出現在這里來參加這場激烈無比的奇物之爭時,很多人都是抱著難以理解的心態。
        在這種場合,唯有開辟了琉璃天陽的天陽境后期,才有資格出手,而周元...就算他也能夠開辟出琉璃天陽,但他終歸還只是天陽境初期啊!
        這之間的差距,豈是毫厘?
        不過如今的周元身份好歹不同,所以倒并沒有引得諸多譏諷,只是那些目光難免充滿著質疑,他們倒是想要看看,這位曾經的神府境王者,在這種級別的爭斗中,又能有什么表現?
        是再度震撼世人,還是新人進錯了場?
        咻!
        周元現身于黑色鐵塔外時,一道流光也是從天而降,出現在了黑塔的另外一側。
        來人是一名雙目細長的男子,他細密的眼睛打量著周元,嘴角微掀,帶著戲謔的道:“還真是天陽境初期?莫非你以為你是大尊親傳,這里就會有人讓著你不成?”
        此人,便是三山盟陸慶,也是五大聯盟出場的最后一人。
        周元眼神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未曾答話,只是身影一動,便是化為流光投入到了黑色鐵塔之中。
        “呵呵,還真是高傲呢。”
        陸慶唇角帶著笑意的道:“當初你將陳玄東擊敗,令我三山盟顏面大失,今日我倒是想要試試,將你這大尊親傳踏在腳下,又是個什么感受?”
        他身影一動,也是在那萬眾矚目間,投入鐵塔內。
        巨大的青玉戰臺上。
        周元與陸慶對峙。
        陸慶面帶微笑,他腳掌一跺,下一瞬有滔天源氣席卷而出,三輪琉璃大日在身后若隱若現,一股驚人的源氣威壓直接是在這塔內橫掃,以鋪天蓋地之勢對著周元壓去。
        那琉璃大日內,源氣底蘊有十六億之盛!
        “周元,將你的底牌手段施展出來吧,不然的話,你恐怕就沒什么機會了。”陸慶淡淡的道。
        在他這等源氣威壓下,尋常的天陽境初期恐怕被震懾得動都動不了,如果周元沒有什么底牌,那這場戰斗,根本就沒有打的必要了。
        陸慶相信那應該不太可能,不然的話,這周元就真的是純粹為了丟臉而來的。
        周元感受著那股源氣威壓,眼神也是微微一凝,十六億源氣底蘊所帶來的壓迫的確是強悍絕倫。
        如果沒有天元筆,此時的他,還真是無法與這等層次的對手交鋒抗衡。
        呼。
        一口白氣自周元的鼻息間噴出,他手掌一握,斑駁的天元筆閃現而出,他輕輕抹過,直接是催動了第七紋。
        “晉升。”
        下一刻,天元筆第七紋光明大放,天地間的源氣仿佛是被勾動,直接是浩浩蕩蕩的對著天元筆匯聚而來,而那些天地源氣在經過天元筆的某種淬煉后,又是毫無保留的盡數灌入了周元體內。
        轟!
        周元四周的虛空劇烈的震蕩起來。
        在其身后,同樣是出現了一輪若隱若現的琉璃天陽。
        只不過,這一輪琉璃天陽所爆發的源氣波動,卻是在以驚人的速度節節攀升。
        短短不過數息,那源氣波動,便是達到了十五億的層次。
        嘩!
        這一幕出現時,直接是引得天地間爆發出了滔天嘩然聲,周元那一輪天陽,說明他的確只是天陽境初期,可什么天陽境初期的底蘊能夠達到十五億的層次?!
        不過隨著漸漸冷靜,他們也是明白過來,天陽境初期不論如何都是不可能擁有著這般源氣底蘊,周元會如此,應該是借助了某種外力暫時突破。
        于是諸多的目光開始變得饒有興趣起來,看來這周元,還真是有備而來。
        但天淵域這邊,氣氛依舊緊繃,就連郗菁他們這些元老都是面無表情,毫無喜色,因為這十五億的底蘊,只是將雙方拉在接近的層次,可只要對方動用那詭異符文,一切都是毫無作用。
        “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那陸慶望著周元,臉龐上也是充滿著驚訝。
        “不愧是大尊親傳,手段就是多,讓人羨慕。”
        “不過這十五億,是不是少了點?”
        周元手握天元筆,他盯著陸慶,淡聲道:“如果不是那符文的存在,收拾你這般廢物,應該費不了多少的力氣。”
        陸慶眼睛一瞪,怒笑道:“是嗎?那我還真是想要試試你這十五億有幾分水準了?!”
        他聲音落下,就要暴沖而出。
        不過,就當他腳步踏出的瞬間,他臉龐上的怒容忽然消失,變成了一些譏誚的盯著周元:“這種低劣的激將法你以為真能有用?”
        “周元,你無非便是想要激怒我,讓我暫時的不要動用“符文”,然后你伺機絕殺,讓我連施展符文的機會都沒有吧。”
        他搖搖頭,笑道:“真是好算計,但是可惜...這對我可沒用。”
        陸慶語氣憐憫:“看來你也知道,你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毫無作用...你放心吧,我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我會讓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絕望...”
        周元面無表情,這陸慶還真是謹慎,他先前的確是打算將其激怒,想要試試有沒有機會在他未曾動用符文前將其斬殺。
        但是很可惜...
        陸慶望著周元面無波瀾,也是感到無趣,旋即他眼神也是變得森冷下來,手指劃過胸前,頓時血肉被撕裂開來,鮮血滾滾。
        見到這一幕,天地間都是響起諸多的輕嘆聲,一些同情的目光投向了天淵域的方向。
        而天淵域這邊,所有人都是眼露絕望之意。
        詭異的符文自血肉中蠕動著鉆出,迅速的匯聚,形成了一顆符文光球。
        陸慶伸出手指,輕輕一點,符文光球暴射而出。
        “周元,體驗一下什么叫做絕望吧,這一次,你們天淵域輸定了!”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