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十四章 謀靈瀑
當周元,夭夭,蘇幼微等人趕到玉靈瀑前時,此地早已人潮洶涌,整個大周府五個院的學員,都是匯聚到了這里,一時間人聲鼎沸,倒是熱鬧至極。
    周元一行人穿入人潮,來到最中心處,目光一掃,便是見到楚天陽鐵青的面色,而在楚天陽的前方,正是徐洪。
    徐洪身后,則是齊岳與柳溪。
    齊岳瞧得周元趕來,不由得沖著他露出一個微笑,只是那笑容中,充滿著戲謔。
    楚天陽也是瞧見了周元,不過此時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面色鐵青的盯著徐洪,拳頭握得嘎吱做響,寒聲道:“徐洪,你不要太過分了,玉靈瀑的使用時間早已定下,豈能你說改就改?!”
    “呵呵,府主說的哪里話,玉靈瀑乃是我們大周府最重要的修煉寶地,自然要將其做到功效最大化。”
    徐洪看了楚天陽一樣,慢吞吞的道:“以前甲院是我們大周府最強的院府,獨自占據玉靈瀑的三個時辰,我們自然沒話說。”
    “可現在呢?甲院已連續兩年被我們乙院壓制,所以甲院已經算不得是諸院之首,既然如此,甲院還占據三個時辰的玉靈瀑,未免有些說不過去吧?”
    楚天陽眼中寒光一閃,道:“玉靈瀑的時間,乃是當初王上所定,你若是有異議,就去找王上吧。”
    徐洪聞言,不在意的一笑,道:“大周府自從成立以來,府中之事皆是自由做主,即便是王上也不會插手,所以府主就不用拿王上來當擋箭牌了。”
    他早已投靠了齊王,自然心中對周擎的敬畏降低了許多。
    “你!”
    楚天陽震怒,眼中凌厲之色涌現,猛的踏前一步,頓時其身軀一震,竟是有著一道赤紅之氣自其天靈蓋沖天而起。
    赤紅之氣,宛如百丈紅霞,熾熱無比,盤旋在楚天陽上空,赤紅彌漫間,天地間的空氣都是在此時變得極為的熾熱。
    一股強悍的壓迫感在此時橫掃開來,令得所有的學員都是面色大變,腳跟顫抖。
    “這就是天關境的強者嗎?果然恐怖,氣破天關,足以搬山裂地!”眾多學員眼神敬畏,他們這開脈境所能夠動用的源氣,與楚天陽這種天關境的強者相比,無疑是滄海一粟。
    處于楚天陽身后的周元,也是面帶驚色的看了一眼那一道強橫的赤紅之氣,心頭微動:“這就是府主修煉而成的源氣,位列三品的赤陽氣嗎?”
    源氣九品,越是高深的功法,所修煉而出源氣品級也就更高。
    他們大周皇室,如今最為高級的功法,也僅僅只能修煉出四品源氣。
    “哼,想要動武?真當我怕了你不成?!”徐洪瞧得楚天陽這陣仗,眼神也是微寒,一步踏出,同樣有著一道雄渾源氣,猶如光流,自其天靈蓋暴沖而出。
    那一道源氣,宛如一片銀色洪流,其中卻是充滿著刺骨寒意,寒意蔓延開來,連附近的地面上,都開始有著冰霜蔓延。
    三品源氣,銀霜氣!
    隨著兩位天關境的強者對峙,頓時兩股壓迫感彌漫開來,令得在場的諸多學員都是感到一股懼意,生怕被波及。
    畢竟天關境的強者一旦動手,可就不是開脈境那種小打小鬧,那可是動輒就山崩地裂。
    “楚府主,徐院長,這里可不是動手的地方!”
    不過就在楚天陽,徐洪兩人氣勢對碰時,終于是有人大喝出聲,將那種對峙所打破。
    出聲之人,是一名黑袍男子,正是丙院的院長,秦驍。
    另外兩院的院長,也是趕緊出聲,畢竟若是楚天陽,徐洪真的在這里打起來,對誰都沒好處。
    被幾位院長一摻和,楚天陽與徐洪也知曉他們不可能真的動手,當即皆是一聲冷哼,赤紅與銀霜般的雄渾源氣,也是席卷而回,鉆進了兩人天靈蓋中。
    “哼,你想要改玉靈瀑的時間分配,今日我絕不會同意!”楚天陽冷聲道。
    徐洪眼神一怒,剛要說話,一旁的齊岳卻是忽然微微一笑,出聲道:“楚府主,今日的提議,并非是為了針對甲院,而是為了我們大周府所有學員。”
    “玉靈瀑對我們學員而言有多重要,府主應該知曉,以往的時間分配是建立在甲院乃是諸院之首上面,所以甲院獨占三個時辰,我們沒人會有異議。”
    “但如今甲院式微,若是還占據這么久的時間,未免對于其他院的學員來說有些不太公平,所以這重新分配修煉時間,乃是眾心所向。”
    齊岳聲音正氣凜然,說出來的話,也是讓得玉靈瀑周圍眾多學員暗自點頭,因為誰都知道玉靈瀑對于開脈有著極為不錯的效果,如果能夠多分配到一些時間,那么他們開脈的速度,也都會提升一分。
    在為自身爭取好處這一點上,人人都會保留一點私心。
    齊岳瞧得話語引得眾人點頭,也是暗自一笑,他望著面色愈發難看的楚天陽,道:“楚府主你雖然是甲院的院長,但也不要忘了,你同樣也是大周府的府主,若是你無法保持公正的話,恐怕會失了人心。”
    楚天陽的面色徹底的變了,因為齊岳這句話,太過的誅心,若是他敢否認的話,恐怕會寒了其他學員的心。
    “你!”楚天陽腮幫子都在微微的抽搐。
    在楚天陽身后,甲院的眾多學員也是無話可說,面色難看,畢竟齊岳死抓著他們甲院如今成績不好,沒有資格成為諸位之首這一點,這根本讓得他們沒辦法反駁。
    “按照規矩,想要剝奪甲院諸院之首的位置,那也得甲院三年府試失去第一才行,而如今今年府試尚未來到,你就將甲院從諸院之首踢了下去,是不是太心急了一些?”而就在甲院眾多學員面色難看時,一道平靜的聲音忽然的響起,眾多目光順著聲音匯聚而去,然后便是見到站在楚天陽身后的那道帶著絲絲書卷氣質的清瘦少年。
    正是周元。
    齊岳瞧得周元說話,淡淡一笑,道:“如今甲院已經兩年失了府試第一,今年自然也不會有所意外,所以這諸院之首,早已名存實亡,殿下又何必嘴上逞強?”
    “規矩便是規矩,而且我倒并不認為,今年我們甲院會再失第一。”周元也是笑笑,聲音平淡,不起波瀾。
    齊岳眼睛一瞇,嘴角的弧度略顯輕蔑,針鋒相對的道:“殿下這想法,可真是有些天真,年底府試還有幾個月的時間,結果已是明確,甲院又何必還占著三個時辰的玉靈瀑,白白浪費了這等修煉資源?”
    周元搖了搖頭,道:“我也不覺得我們甲院在玉靈瀑修煉就是浪費修煉資源。”
    齊岳冷笑一聲,道:“既然你們要嘴硬,那可敢來用事實說話?”
    “哦?”周元眉頭微挑。“放心,并非是讓你們和我打一場,那樣的話,也太欺負人了一些。”齊岳似笑非笑,言語間的不屑與輕蔑,讓得甲院諸多學員都是面色鐵青,氣憤不已。
    齊岳指向那飛流而下的玉靈瀑,眼中有著銳利之色浮現,道:“若是你們不服,那就我們各出一人,進那玉靈瀑中,看誰堅持的時間更久,如此自然就能夠分辯出誰在浪費修煉資源!”
    此時此刻,他終是圖窮匕見。
    “你如今早已開了六脈,身體素質強橫,誰能與你相比在玉靈瀑堅持的時間?”楚天陽沉聲道。
    雖說周元在玉靈瀑中表現突出,所堅持的時間也是越來越長,但要知道,齊岳憑借強橫的身體素質,同樣也是能夠做到這一點。
    齊岳淡淡的道:“這一點,若是楚府主覺得不公正的話,那就去怪你們甲院無人,遲遲無人能夠達到六脈吧。”
    楚天陽眼神一怒,剛欲說話,周元卻是率先開口:“賭注呢?”
    周元已是看了出來,今日齊岳乃是有備而來,絕不會輕易的罷休,所以不論如何,恐怕都得做過一場了。
    “賭注么…若是我們乙院贏了,那就請甲院交出一個半時辰的修煉時間,其中一個時辰歸我們甲院,而其余半個時辰,就分給其他三院,如何?”齊岳盯著周元,嘴角掀起,猶如看見了即將入甕的獵物。
    “一個半時辰?!”甲院其他學員聞言,頓時面現怒色,他們甲院三個時辰,基本就被斬了一半,可謂是打擊不小。
    其他諸院的學員,卻是沒有說話,眼下這個局面,顯然是乙院與甲院在別苗頭,不過,若是最后他們能夠增加一些玉靈瀑修煉時間,對于他們而言,也是頗為的滿意。
    所以,對于齊岳的咄咄逼人,大部分的學員都是保持著觀望狀態。
    周元望著面帶笑容的齊岳,雙目微瞇,片刻后,緩緩的道:“一個半時辰么?可以!不過若是你們輸了,乙院也要交出一個半時辰的玉靈瀑修煉時間!”
    如果是直接動手,此時還未打通四脈的周元,對上開了六脈的齊岳,或許還沒有多少把握,但如果是比在這玉靈瀑中修煉,那么此時的周元,自信并不忌憚大周府的任何學員。
    他知道齊岳應當有所準備,但同樣的,也莫要小覷了他。
    而且,齊岳覬覦他們甲院的三個時辰玉靈瀑的修煉時間,周元何嘗又不是嫌這三個時辰太短了…只是一直沒有由頭,所以無法實現,如今這齊岳突然送了一個大禮包上來,他沒有理由不收。
    齊岳的神色在此時微微的滯了滯,顯然是沒想到周元會答應得如此的干脆,不過旋即想起自身的底牌,他眼中不由得掠過陰狠之色。
    “好!若是我們輸了,我們乙院,也輸一個半時辰!”
    隨著齊岳此話一落,周圍眾多學員都是爆發出低低的嘩然聲,旋即振奮起來,看這模樣,似乎還不用等到年底府試,在這里,甲院與乙院,就要開始再來一場針尖對麥芒的碰撞了…
    不過,他們顯然是更為的看好乙院,因為乙院擁有著齊岳,作為大周府中如今唯一打通了六脈的學員,他的實力,傲視了所有人。
    而周元,僅僅開了三脈,怎么可能與齊岳相比?
    這周元殿下素來冷靜,怎么今日,卻是如此的失了方寸?
    
    (本章完)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