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四十九章 戰柳溪
“下一個。”
    蘇幼微那清冷平淡的聲音在石臺上傳開,倒是引得諸多喝彩之色,畢竟先前蘇幼微的確是贏得相當的漂亮,那曹凌看似攻勢兇猛,但卻始終被牽著鼻子在走。
    甲院眾多學員也是在此時歡呼出聲,為蘇幼微喝彩加油的聲音此起彼伏,一旁的楚天陽,也是面色微緩的點了點頭,還好,被他寄以厚望的蘇幼微并沒有掉鏈子。
    聽得那場中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齊岳的眉頭皺了皺,柳溪更是氣得銀牙緊咬,她就見不得蘇幼微這么矚目。
    “范武。”柳溪寒聲道。
    那范武聞言,也是點點頭,身形一躍,便是掠上石臺,
    “請賜教!”范武沖著蘇幼微一抱拳,沉聲道。
    “開始!”
    裁判大喝。
    砰!
    范武依舊是搶先出手,腳掌勁力噴吐,石磚碎裂,而其身影卻是猛撲向蘇幼微,手掌成抓,狠狠的撕下:“虎裂爪!”
    嗤啦!
    他的手爪撕裂下來,空氣都是發出刺耳的聲音。
    然而,不論他的攻勢多么的兇猛,依舊是無法觸及到蘇幼微的身影,她身影飄動,猶如一縷青煙,一拳打過去,卻是青煙隨著勁風退去。
    “這是上品源術,云煙游。”周元望著這一幕,目光一閃,暗中贊嘆了一聲,這門身法源術,乃是大周府中最難修煉的源術之一,沒想到卻是被蘇幼微修成了。
    這云煙游或許不及他的龍步玄妙,但也頗為的奇特,能夠借力而動,特別是對方攻勢越是兇猛,就越是無法沾染絲毫。
    “這范武也輸定了。”
    隨著周元下了定語時,石臺中,范武也與之前的曹凌一般,體內的血液因為戰斗的持續開始有些沸騰,雙目涌上赤紅,源氣漸漸狂暴。
    蘇幼微俏目一閃,忽然身影一轉,直射范武而去。
    范武見狀,一聲暴喝,一拳轟出,前方的空氣盡數的炸裂,兇悍的力量,直撲蘇幼微而去。
    不過,就在即將擊中的那一瞬,蘇幼微嬌軀忽的玉足一點,就巧妙的點在了那道勁風之上,而其身影則是自范武上方掠過。
    與此同時,那玉掌拍下,拍在了范武天靈蓋上。
    又是一縷清涼氣息涌入了范武體內,將那沸騰的血液盡數的平復下來,頓時源氣震蕩,根本不用蘇幼微出手,那范武便是一聲悶哼,鮮血自嘴角溢出,仰天倒下。
    這一幕,無疑又是引起了漫天嘩然聲。
    柳溪見狀,銀牙咬得嘎吱做響,眼中都要噴出火來。
    齊岳的眼神也是微微一沉,道:“她看出了沸血紋,并且想到了對付的方法。”
    雖然并不太清楚確切的原因,但齊岳卻是能夠察覺到,蘇幼微每次都在故意等待曹凌,范武體內的氣血沸騰,然后才出手。
    “這蘇幼微,真是棘手。”齊岳緊皺著眉頭,先前好不容易贏回來的兩局,竟然就被蘇幼微一人給掃平了,原本他是想要借此來消耗周元,確保萬無一失的。
    蘇幼微俏立石臺之上,她微微平復體內的源氣,然后那略顯冷意的眸子,便是投向了院首臺上的柳溪,平靜的道:“甲院蘇幼微,挑戰乙院柳溪。”
    此言一出,再度引來無數嘖嘖之聲,只因蘇幼微,竟然打算連戰三場。
    “呵呵,好,好,這個賤丫頭,竟然還敢向我挑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柳溪也是被氣得笑出聲來,那一對眸子,狠狠的盯著蘇幼微。
    她身形一動,直接是掠進了石臺,雙目冰冷的盯著蘇幼微,道:“既然你要自討苦吃,那我就成全你!”
    “誰吃苦頭,現在說還為時尚早。”蘇幼微淡淡的道。
    “真以為打敗了那兩個沒用的家伙,你就有資格向我挑戰?我在大周府修煉時,你這賤丫頭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討食吃呢!”
    柳溪譏諷的道:“若不是周元將你撿回來,你也配進大周府?”
    然而,面對著柳溪這刻薄的話語,蘇幼微卻是眼眸微垂,聲音不起波瀾:“正因為如此,我才要幫他將你們這些絆腳石都掃開。”
    瞧得兩女那氣氛,一旁的裁判都是搖了搖頭,也不多說,直接一揮手:“開始!”
    兩女的目光對視,隱約有著火花濺射。
    “開六脈!”
    一道道源氣光流,幾乎是同時的纏繞在了兩女的身上,下一瞬,柳溪率先出手,只見得其身影一閃,出現在了蘇幼微前方,玉手豎斬而下,源氣在指尖纏繞,隱隱散發著鋒利之氣。
    “斬風掌!”
    嗤啦!
    一掌劈下,空氣都是裂開,這柳溪毫不留情,一出手便是施展出了一道上品源術,威力驚人,一掌劈下,巖石都得被一分為二。
    柳溪身為柳侯之女,自然是有著龐大的資源,所修行的源術,也都不算普通。
    蘇幼微瞧得柳溪攻勢凌厲,腳尖一點,再度施展“云煙游”飄然而退。
    “你以為我是那兩頭蠢貨嗎?”
    “風靈步!”柳溪見狀,紅唇彎起一抹輕蔑的笑容,只見得其身影一動,竟仿佛有著狂風驟起,而其身影則是猶如一抹狂風,一步之下,就出現在了飄退的蘇幼微身前,那一掌再度劈下。
    “破玉指!”
    瞧得柳溪緊追不舍,蘇幼微雙指并曲,玉光閃爍,猛的點出,與那柳溪劈下的手掌,硬碰在一起。
    鐺!
    碰撞間,仿佛是玉石碰撞,源氣對碰,形成狂暴氣流橫掃開來,地面的磚石都是裂開縫隙。
    蘇幼微與柳溪皆是一震,倒退了十數步,不過這種對碰,顯然還是柳溪要占據上風,畢竟她這“斬風手”是上品源術,而“破玉指”,卻只是中品源術。
    “看你能接我幾次!”柳溪冷笑,風靈步再度展開,狂風呼嘯間,其身影直指蘇幼微,泛著凌厲源氣的手掌一刀刀的劈下,劈碎了空氣,每一次勁風涌動間,都會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的痕跡。
    面對著柳溪的凌厲攻擊,蘇幼微則是連連后退,一時間隱隱落入下風。
    “被對方的源術壓制了…”周元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微皺,蘇幼微天賦的確很好,但上品源術在大周府中就已經算做頂尖源術,想要修行還得做貢獻,所以她自然不可能如柳溪這般,擁有著諸多家傳的源術。
    在場不少眼力毒辣的人都是看出了蘇幼微的窘境,當即都是有些惋惜,他們看得出來,若是蘇幼微也是修有同等級的源術,恐怕局面就得反轉過來。
    嗤嗤!
    石臺上,兩道倩影如蝴蝶般的挪移閃避,但卻是一人攻一人退。
    “哼,天賦好又能如何?在我眼中,你不過只是一個毫無資源的賤丫頭而已,所以,挑戰我,不過是自其欺辱而已!”柳溪瞧得蘇幼微被她不斷壓制,也是大感快意,冷笑道。
    蘇幼微默不作聲,只是躲避著那一道道攻勢。
    “你是不是感到不公平?可笑的東西,你我之間的差距早已是注定!不論你如何努力,都無法逾越我們之間的身份地位!”
    柳溪嘴角掀起刻薄的笑容,道:“一道上品源術,就能將你逼得狼狽。”
    “那么…一道玄源術呢?”
    柳溪美目中寒光大盛,她要在這里,將蘇幼微的所有自信徹底的擊潰,這樣一來,以后蘇幼微的心境就會受到影響,說不得留下心理陰影,日后的修煉,也會受到阻礙。
    這般手段,不可謂不狠毒。
    柳溪身影陡然一停,只見得其玉手一握,一道道源氣呼嘯而來,在其掌心瘋狂的凝聚,最后隱隱的,竟是化為了一枚風刃。
    風刃震動,發出尖銳的聲音,空氣不斷的被震爆。
    “下品玄源術,青風刃!”
    柳溪眼中掠過狠色,手掌猛然對著蘇幼微劈斬而下,風刃呼嘯,唰的一聲,便是撕裂空氣,直射蘇幼微。
    瞧得這一幕,滿場嘩然,那一旁的裁判甚至已是準備出手施救。
    不過,蘇幼微一對明眸卻是沒有半點的波瀾,她盯著那暴射而來的青色風刃,那鋒利的氣息,即便是隔著一段距離,都是令得她皮膚刺痛。
    但她依舊沒有躲避。
    她盯著那一臉快意的柳溪,紅唇微啟,道:“我的確沒有你這么多高深的源術,不過,我卻并不認同你的話,我們之間的距離,也不是你所說的,不可彌補。”
    “我的努力,又豈是你能所想?”
    蘇幼微玉手緩緩的握攏,下一瞬間,忽有一道強橫的源氣自她體內爆發開來,衣衫鼓動,發絲飄揚。
    “開七脈!”
    當蘇幼微那叱喝之聲響起的時候,整個廣場,轟然暴動,無數人都是將震驚的目光,投射而來。
    誰都沒想到,蘇幼微,竟然在這戰斗之中,強行打通了第七脈!
    (本章完)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