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五十二章 真正的實力
“周元,你這是在找死!”
    當那低吼聲自齊岳的嘴中傳出來時,一股凌厲的殺意,也是自他的體內爆發出來,那雙目中,都是有著血絲攀爬出來,顯得異常的猙獰。
    原本他以為這場戰斗對于他而言,不過是手到擒來,畢竟他好歹是開了七脈的實力,足以碾壓大周府任何的學員。
    但誰能料到,面對著一個開五脈的周元,他不僅未曾干凈利落的取得勝利,甚至眼下還被周元步步逼退。
    這對于他而言,無疑是丟盡了顏面!
    “誰死還不一定呢!”周元聲音平靜,但那雙目中,殺意同樣是旺盛。
    齊岳血絲攀爬的雙瞳,盯著周元,片刻后,他臉龐上猙獰的神情緩緩的平復,只是那聲音,愈發的森然:“周元,你能走到這一步,不得不說,真的已經超出我的意料了。”
    “不過,你以為這樣,你今天就能夠贏得了我嗎?”
    瞧得齊岳那陰森的表情,周元雙目微瞇,神色倒是鄭重了一些,因為他知道,對于這場府試,齊岳必然會是有著準備。
    齊岳深吸一口氣,眼中掠過一抹狠色,下一瞬間,只見得其身體猛的一顫,有著低沉的聲音響起。
    “破脈訣!”
    嗡!
    隨著那聲音響起,只見得天地間忽有源氣滾滾涌來,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齊岳的體內,緊接著,所有人都是感覺到,齊岳的氣勢開始節節攀升。
    周元的面色,終于是在此時有所變化,緩緩的道:“竟然是破脈訣,你可真是狠。”
    所謂破脈訣,也是一種源術,這種源術能夠在短暫的時間內,強行的助人破開一脈,如今的齊岳已開七脈,若是再破一脈,就能夠達到八脈的程度。
    不過此法乃是強行而為,所以一旦施展,也會對自身造成損傷,大大延緩之后真正打通第八脈的時間。
    一道道源氣光流,纏繞在齊岳的周身,他衣袍鼓動,獵獵作響,他感受著體內那股強悍的力量,五指緊握,發出嘎吱聲響。
    “為了謀得這大周府,這點代價算不得什么。”齊岳語氣淡漠,道:“而且我們齊王府早就準備好了天材地寶,很快我就能夠恢復過來。”
    “不過,在這之前,我覺得付出代價的,會是你!”
    砰!
    就在齊岳聲音落下的那一瞬間,他身影猛的暴射而出。
    “好快!”周元微驚,在強行破開八脈后,齊岳的整體實力,都是再度上升了一個臺階。
    “龍步!”
    周元毫不猶豫的腳踏龍步,身形斜踏。
    轟!
    一只纏繞著源氣光流的拳頭,狠狠的從后方轟而來,搽著周身的胸膛飛了過去。
    不過,就在攻擊落空的那一瞬,齊岳猛的變拳為掌,橫拍而下,源氣拍擊空氣,強悍的勁力令得空氣形成了刺耳的空氣炮,轟在了周元胸膛上。
    蹬蹬!
    周元身形急退,胸前隱隱傳來痛感,先前那一擊,即便只是被齊岳拳風所帶起的空氣炮,卻依舊是威力十足。
    顯然,在破開八脈后,齊岳的實力,變得更強了。
    “看你能躲多久?!”齊岳眼露寒光,身影再度暴射而出,攻勢凌厲如閃電,一波波的對著周元籠罩而去。
    而面對著此時極為強勢的齊岳,周元也是步步急退。
    局面瞬間轉入下風。
    廣場上,無數道視線也是這猛然變幻的局面驚嘩出聲,任誰都是看得出來,此時的局面,齊岳完全占據了上風,若是周元沒其他底牌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徹底落入齊岳的掌控。
    甲院這邊,所有學員都是面色凝重而擔憂,蘇幼微玉手緊握,俏臉上也是有些焦急,因為此時的齊岳,實在是太強了。
    高臺上,周擎也是神色凝重,而那齊王齊淵,則是露出了一抹得意笑容。
    轟轟!
    石臺上,兩道身影不斷的追逐,齊岳攻勢兇猛,一波接一波,而周元則是在不斷的躲避,避開著齊岳的鋒芒。
    不過,在齊岳的壓制下,周元躲避的空間越來越小。
    直到某一刻,他的步伐,已是來到了石臺邊緣,而此時,那齊岳滿臉猙獰的一笑,那兇悍的掌風,便是陡然橫掃而下,地板都是在那掌風下,裂開縫隙。
    這一掌,足以將周元掃出高臺,決定勝負。
    因此,在那廣場中,已是有著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
    “給我滾下去吧,真以為你能改變什么嗎?!”齊岳獰笑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掌風撲面而來,周元卻是在此時猛的抬頭,那面龐上,竟并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反而是揚起了一抹充滿著寒意的笑容。
    “我說過,得意忘形,可不是什么好事!”
    轟!
    周元體內,忽有異聲響起,只見得那天地間的源氣,也是在此時涌入他的體內,令得其體內的源氣波動,陡然暴漲。
    周元這般變化,自然立即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當即一道道不可思議的驚呼聲響徹而起:“周元殿下也打通了第六脈?!”
    “難道也是用了破脈術?”
    “不是破脈術,周元殿下體內的源氣依舊雄渾,沒有半點紊亂跡象,這是因為熟練掌控的原因,所以并非是突然破脈。”
    “這是真正的打通了第六脈才有的表現。”
    “也就是說,周元殿下的第六脈,早就打通了,但他一直在隱藏實力!”
    “好深的心機,有這種實力,卻還故意退避示弱,讓得那齊岳以為勝券在握,心生大意!”
    “……”
    無數聲音響起,所有人都被周元突然間的爆發所震驚。
    “怎么可能?!”齊岳瞳孔也是在此時猛的一縮,原本他以為周元是被他逼到死路的兔子,哪料到下一刻,這兔子卻是顯露出了猙獰的獠牙。
    “你真以為我在黑林山脈待的這兩個多月,只是打通了第五脈嗎?!”周元森然一笑,他在黑林山脈,日夜與源獸搏殺,還有著夭夭為他刻畫“三十六獸開脈紋”,可謂是吃盡了苦頭,所以,在離開黑林山脈的前五天時間,他就水到渠成的打通了第六脈。
    只不過他一直隱藏著這種提升,只是讓得自身表現出第五脈的實力。
    “龍碑手,裂地!”
    周元出手迅猛,反擊得異常凌厲,手掌橫拍,源氣滾滾而來,空氣噗噗的不斷炸裂開來,勁風逼人,兇悍得無以復加。
    周元的反擊,直接是令得齊岳渾身汗毛倒數,一股危險的氣息涌來,令得他倉促間根本來不及多想,只能夠拼命的催動源氣。
    “奔雷拳!”
    倉促之下,齊岳一拳轟出,下一刻,就與周元那凌厲反撲的掌風硬憾在了一起。
    砰!
    低沉之聲響徹而起,兩人腳下的石板盡數的龜裂,然后被肆虐的勁風席卷散開。
    而在碎石飛舞間,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齊岳身軀一震,雙腳搽著地面倒飛出去,最后強行穩住時,已是一聲悶哼發出,嘴角有著一抹血跡浮現出來。
    而反觀周元,卻是因為那兇猛的反撲,僅僅只是退后了半步。
    嘩!
    整個廣場再度的嘩然,無數人暗暗喝彩,周元這一招示敵以弱,無疑是取得極為不錯的效果。
    “好厲害,好老辣的戰斗意識。”諸多眼光毒辣者,都是暗暗點頭,雖說齊岳的實力看上去更強,但論起戰斗意識,卻弱了周元一頭。
    而且周元出手,皆是老練兇狠,凡是爆發,必有成效。
    石臺上,齊岳緩緩的搽去了嘴角的血跡,他的臉龐微微抽搐著,最終他還是深吸一口氣,死死的壓制著心中要沖毀理智的暴怒。
    “沒想到,你竟然早就打通了第六脈!”齊岳寒聲道。
    周元淡笑一聲,道:“總得留點手段不是。”
    若是一開始就將底牌全部都掀了,反而沒了這種出其不意的效果,至少現在,齊岳因為大意,已經傷在了他的手中。
    齊岳眼神陰冷的盯著周元,緩緩的道:“的確,你給我上了一課。”
    他閉著眼睛,點了點頭,漠然的道:“所以為了感謝你,我會用我最強的力量來打敗你,我會讓你這些自傲的底牌一張張的撕爛,讓你體驗到真正的絕望。”
    當其聲音落下的時候,他慢慢的抬起的手掌,然后所有人都是見到,在其手掌上,有著淡淡的青色光芒浮現出來,那光芒伸縮不定,隱隱間,有著一種令人色變的鋒芒傳出來。
    空氣都是被那青芒所撕裂。
    望著那道青芒,在場一些識貨的高手,都是面色一變,有著震驚的聲音響起:“那是…齊王府頂尖源術之一的玄芒術?!”
    “這齊岳,竟然修成了玄芒術?!”
    “這下子不好辦了,周元殿下危險了,這玄芒術雖說只是下品玄源術,但其威力,卻連一些中品玄源術都比不上!”
    “齊岳修成了此術,養氣境下,恐怕當屬無敵了!”
    
    (本章完)
三分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