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百七十章 截殺
/p>    咻!
    濃濃的迷霧之中,忽有狂風呼嘯,只見得一道藍色的影子疾掠而過,寒風陣陣,連附近的樹葉,都是直接被冰凍。
    藍色光芒中,是一頭巨大的冰鳥,而在那冰鳥背上,正坐著周元與綠蘿。
    周元微皺著眉頭,望著后方,自語道:“那個黑袍青年,應該就是與武煌聯手打傷夭夭的葉冥了吧?”
    “的確不簡單。”
    雖然先前那葉冥并沒有出手,但周元憑借著神魂感知,卻是能夠察覺到他具備的威脅性,絲毫不比武煌弱。
    武煌,葉冥再加上一個祝罌,對方的陣容顯然比他與綠蘿要強,所以周元并沒有與對方硬碰的想法,而是直接借助與武煌的硬碰,選擇果斷撤退。
    “周元,咱們闖進迷霧了,這里的迷霧能夠隔絕感知,陷入進去可是很麻煩的。”綠蘿有些擔憂的道。
    周元搖搖頭,道:“沒辦法,先前晚走一步,對方就要全力出手攔截我們了,到時候陷入其中,對我們極為的不利。”
    “只有進入了迷霧,才能夠甩掉他們。”
    綠蘿氣得緊咬銀牙,道:“這些混蛋,就仗著人多,等我們和夭夭姐匯合了,看我弄不死他們!”
    她這萬獸王朝的小郡主,哪里受過這種委屈,被人攆著到處跑。
    周元笑了笑,倒是比較豁達,他回味著先前與武煌的硬憾,雙目微瞇著,顯然,比起上一次與武煌交手,他已經變強了許多。
    上一次與武煌硬憾,他幾乎被毫無懸念的壓制,可先前,他卻已經能夠正面接下武煌的攻擊。
    這足以說明他的進步。
    “武煌,現在的你,是什么感受?”周元嘴角微掀。
    咻!
    周元的神色忽然動了動,看向迷霧彌漫的后方,那里隱隱有著波動傳來,當即道:“綠蘿,加快速度,他們追來了。”
    綠蘿一驚,道:“我們進了迷霧都追?他們不怕迷失方向嗎?”
    周元平靜的道:“看來是我讓那武煌受驚了,他現在應該很想徹底除掉我。”
    武煌應該也感受到了他的進步,而這種進步,顯然讓局面有些脫離武煌的掌控。
    綠蘿小手輕輕拍了拍冰鳥,頓時冰鳥發出清鳴之聲,雙翼扇動,寒氣在其身后炸裂,而其速度陡然加快,化為一道影子,暴掠而出。
    在冰鳥化為影子消失在遠處后不久,霧氣波動,三道人影疾掠而來。
    “跑得真快。”武煌面無表情的道。
    葉冥眼中漩渦流轉,淡淡的道:“那個周元,好敏銳的神魂感知,他的神魂很強,能夠察覺到我們的靠近。”
    “不過你放心吧,他逃不掉。”
    他目光忽然轉向另外一個方向,屈指一彈,有著一道源氣炸裂開來,傳出異樣的波動。
    很快的,那個方向的迷霧也是撕裂開來,最后有著三道人影破空而來,赫然是另外三位東玄大陸的頂尖驕子。
    “江泉,如何?”葉冥看向其中一人,赫然是那阻截甄虛的青年。
    那有著一張娃娃臉的江泉,笑瞇瞇的點點頭,道:“那個家伙挺厲害的,很耐打,不過現在應該也受了傷,逃入了迷霧中。”
    葉冥漆黑的眼眸掃視開來,漠然的道:“不急,都跑不掉。”
    “走。”
    他手掌一揮,便是與武煌掠了出去。
    …
    “怎么他們的人變多了?”
    迷霧中,周元神魂感知散發,竭力的探知著,旋即他面色微變,因為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遠處后方的源氣波動,突然變多了起來。
    而且那每一道源氣波動,都極為雄渾,顯然不是弱者。
    綠蘿小臉也是微變,咬著銀牙道:“看來他們是打定主意來圍剿我們了。”
    周元眉頭微皺,旋即他眼神忽的一凜,手中天元筆一抖,雪白毫毛便是化為長鞭暴射而出,對著前方某個迷霧中暴刺而去。
    噗!
    一顆大樹爆裂開來,露出了其后的一道身影。
    周元與綠蘿瞧去,都是不由得一怔,只見得那道人影衣衫破碎,看上去頗為的狼狽,面色蒼白,赫然是那閻羅宗的甄虛。
    “甄虛?”綠蘿驚訝的道:“你躲這里做什么?”
    周元瞧得他那面無表情的面龐,倒是心頭一動,道:“你也被那些東玄大陸的人找上了?”
    甄虛沉默了一下,然后點點頭。
    “你竟然打不過人家?”綠蘿鄙視的道。甄虛眉頭皺了皺,道:“那與我對戰的人,我并不懼他,但他們卻還有兩人隱匿暗中,鎖定了我,令我分神,不敢全力,這才被他尋了破綻。”
    綠蘿怔了怔,道:“竟然這么卑鄙?”
    “這些東玄大陸的人,為什么找我們的麻煩!”綠蘿恨恨的道。
    “因為只有你們,才有資格對他們造成威脅。”周元平靜的道。
    “他們匯成一團,而你們都是一團散沙,逐個擊破,自然能夠打壓下蒼茫大陸上所有驕子的心氣,讓人不敢與他們爭奪造化。”
    甄虛有些虛弱的咳嗽了兩聲,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就欲離去。
    “他們似乎能夠窺破迷霧,我建議你和我們一起走。”周元望著他的背影,忽然道。
    這甄虛顯然是受創不輕,若是單獨行走的話,必定會被后方趕來的武煌,葉冥等人追上,到時候,怕是下場不妙。
    甄虛腳步一頓,微微偏頭,灰白的眼目看向周元,道:“我先前要對付你,你還幫我?”
    周元淡笑道:“我與你并沒有恩怨,但后面那些家伙,卻跟武煌攪在一起,我自然分得清楚輕重。”
    甄虛沉默下來。
    “別婆婆媽媽了,你現在什么狀態,自己再清楚不過,想死的話,就走吧。”周元道。
    甄虛眼芒動了動,最終忽的身形掠起,落在了冰鳥背上。
    “謝,謝了,這個人情我記住了。”甄虛聲音有些艱澀的道,顯然,他感到有些難堪,畢竟在不久前,他還在對周元出手,然而現在,卻不得不借助周元的力量。
    周元卻是隨意的擺了擺手,武煌聯合了東玄大陸的人,他自然也要想辦法聯合一些力量,而被東玄大陸針對了的甄虛等人,顯然是最佳的人選。
    “現在怎么辦?去哪?他們人多,我們這邊還帶一個傷殘,正面碰上,肯定全軍覆沒。”綠蘿苦著小臉道。
    周元沉吟片刻,眼芒閃爍,片刻后,他伸出手指,指向了迷霧最深處。
    “你之前說,在山脈深處,金池那里,有不少四品源獸,還有一個神秘的源獸首領?”
    “嗯。”
    “那就去那里吧…只有將水攪渾,我們才能擺脫他們。”
    
    (本章完)
三分彩正规吗